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屠光紹:聚焦三大結構變動 從金融視角解讀“雙循環”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16:4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上海交通大學兼職教授、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執行理事屠光紹:聚焦三大結構變動 從金融視角解讀“雙循環”

  來源:上海證券報

  近期,“雙循環”成爲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的熱詞。昨日,在上海證券報社主辦的“2020年資產管理高峯論壇”上,上海交通大學兼職教授、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執行理事屠光紹從雙循環的金融視角切入,分享了金融體系中三大結構變動及其相互之間的動能循環。

  在屠光紹看來,循環就是要讓各種市場資源和要素暢通起來、連接起來,形成更高的發展能量和質量。就金融體系的變化和動能循環,屠光紹認爲,要在國內外經濟市場環境的變化中重點關注三大結構的變化。

  首先,社會融資結構的變化。這主要是回答一個問題,即實體經濟的錢從哪裏來?具體到融資形式和融資主體,需要重點關注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債權融資和股權融資、長期資金和短期資金、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四個方面。

  屠光紹認爲,將來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比例一定要均衡,這樣才更爲合理。同時,在應對經濟和產業結構的變動,特別是創新創業的發展,要大力增加股權融資比例。資金層面,更重要的是如何不斷地把短期資金轉變爲長期資金。而融資結構的變化,最終要反映落實到銀行和非銀行的金融機構上。“下一步,銀行業的發展一定是質量重於數量,以金融科技爲支撐,促進已有銀行機構更多走資源重新配置、重新組合之路。”他強調,要大力發展非銀行金融機構,如資產管理公司、保險公司等,以適應融資結構的變化趨勢。

  其次,要關注居民財富結構的變化,即居民家庭的錢往哪裏去?屠光紹認爲,應該從儲蓄和非儲蓄、房地產和金融資產、單一資產和多元配置、普通羣體和高淨值羣體等方面關注其中的變化。在他看來,從儲蓄到非儲蓄的比重調整還在持續,這與居民收入增長和金融體系發展提供更多選擇密切相關。同時,居民家庭從對房地產等不動產的投資,正在向更多金融資產投資進行轉化。而在資產配置方面,隨着家庭收入增長,資產多元配置正成爲一種潮流。不過,居民理財需求的加速增長,也伴隨着理財需求的分化,由此金融機構也在滿足普通羣體投資理財需求基礎上,加大了對高淨值羣體財富管理的資源投入。

  最後,要關注資本市場結構的變化。屠光紹指出,無論實體經濟的錢從哪裏來,還是居民家庭的錢到哪裏去,都離不開資本市場這一重要載體,而資本市場結構也一直在變化、優化、調整。爲此,他建議,從市場結構、企業結構、資本和資產結構、股東和股權結構等角度,觀察資本市場的功能。

  “市場結構以包括私募股權基金在內的多層次市場爲依託,更看重對於不同類型企業服務的能力和包容。企業結構則更多體現在企業的行業結構變化上,近年來,一個明顯的變化是,資本市場越來越多地擁抱新經濟,面向新經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企業越來越多,這種企業結構的變化就反映了資本市場服務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功能。”屠光紹分析稱。

  而資本市場更細微、更深層次的變化則是股東和股權結構的變化。屠光紹注意到,伴隨市場發展產品豐富,特別是註冊制改革後,專業化、機構化步伐明顯加快,上市公司股東結構因此發生很多變化。在科技創新企業發展過程中,股權的架構也會面臨新的需求,由此會產生雙重股權架構的企業。值得一提的是,科創板的包容性已經爲A股市場迎來特殊表決權的上市公司。

  屠光紹表示,社會融資結構、居民財富結構和資本市場結構之間相互影響、循環互動。資本市場的發展必然會促成資本市場的結構優化,必然會滿足實體經濟越來越多的需求。而資本市場的結構優化和功能提升也必然會加速家庭財富結構的變動,其變動又會影響社會融資結構,反之也一樣。“三大結構之間的互動和良性循環是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在金融體系的具體體現,最終反映的是金融體系與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