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周延禮、屠光紹、肖鋼的上海往事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12:15   北京新浪網

  金融“黃埔”的新任務

  ——4位全國政協委員熱議上海金融開放下半場

  人民政協報記者 崔呂萍

  “搞金融的人,都對上海有特殊的情懷。”在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的工作履歷中,有一段經歷令他難以忘懷——1999年12月,周延禮以當時中國保監會上海保險監管辦公室籌備組組長的身份來到上海,直到2003年9月,他以上海保險監管辦公室主任、黨委書記的身份調回北京總部升任原中國保監會主席助理。近4年時間,周延禮不僅參與並見證了上海市邁向國際金融中心的點滴,更在生活習慣上深深植入了上海元素:“現在看新聞聯播都習慣從東方衛視看,《解放日報》一看就是20年。”

  “我於上海而言是幾齣幾進。”本次調研途中,大巴車上,看着黃浦江兩岸林立的金融機構大廈,全國政協委員屠光紹談起了與這座城市的緣分。的確,從1997年8月出任上海證券交易所總經理開始,中間任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到2007年任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長,到2016年從上海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常務副市長任上赴中投公司任總經理,再到2019年出任上海交通大學高級金融學院執行理事、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長,屠光紹談起這個“螺螄殼裏做道場”的地方,有着訴不完的情愫與往事。

  同爲調研組成員,全國政協委員肖鋼也曾與上海“親密接觸”過。人民政協報記者此前在委員故事稿件中曾有這樣一段話,“1996年10月,上海外灘剛剛入秋,一手將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組建完成並正常運行後,肖鋼踏上歸程,回到秋意漸濃的北京,回到闊別了三年的中國人民銀行總行,擔任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

  在金融人眼中,上海是塊福地,是對外開放的試水池,是金融人才培養的“黃埔軍校”,而賦予其多重身份的不僅是獨特的地理位置,更有區域發展政策的不斷加持。

  “作爲曾經在上海工作過的一個金融老兵,能看到上海在今年如期實現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目標,我感到非常高興。後2020時代,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可以說機遇和挑戰並存,特別是在當前複雜的外部環境下,要衝刺到一流,比肩紐約、倫敦,任務並不輕鬆。在此背景下,我認爲下一步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應進入一個更高層次的開放階段,特別是在全國金融的開放方面,上海要走在前面。”談及此,肖鋼這樣說。

  站在2020年這一歷史關口看未來,金融市場的開放和發展已經到了需要轉變模式的時刻。其中,由正面清單到負面清單,轉變巨大。“比如我們要參加《全面與進步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就需要進行負面清單的談判,將倒逼我們自上而下地改變過去那種碎片化、管道式的開放模式,除保留必要的管制措施外,其他均要進入系統性、制度性開放。在這方面,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一定要先走出這一步。”肖鋼表示。

  肖鋼同時表示,實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後,可以設置金融風險防控“防火牆”措施,這對監管提出很大的挑戰,也倒逼監管體制改革和監管能力的建設,但監管體系完善了,市場行爲也就捋順了,市場主體的活力也就激發出來了。

  “在助力國內大循環、參與雙循環的背景之下,再談上海作爲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話題,關鍵是把握好變與不變的關係,我認爲必須在堅持戰略和目標定力的同時還要與時俱進。”在屠光紹看來,當前,全球經濟環境在變,金融體系也在變,科技手段正在改變金融格局。同時,不僅國家有夢想,城市也有夢想,上海作爲國際金融中心,其夢想是不止步於全球第四大金融中心的位置。另外,作爲代表新興經濟體發展起來的國際金融中心,上海還要承擔很重要的任務,不僅戰略定位和發展路徑要適應“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趨勢,發展的具體方式也要調整。“當前,上海市也在制定‘十四五’時期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規劃,同時提出2035發展願景,這體現了中國的優勢,我們非常重視戰略規劃的推進。”屠光紹這樣說。

  爲下一步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提供更好的戰略引領,屠光紹建議:一方面上海要制定好發展規劃,充分反映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推進中的需求;另一方面要抓住一些戰略重點實現突破。“能不能把這個規劃做好,能不能提供引領,關鍵就在於這個規劃的具體內容、具體措施,我們要在解決問題當中創造更有利於推動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發展更好的環境。”屠光紹表示。

  圍繞後2020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周延禮提出了五個思考題。

  第一,我們要關注其他國際金融中心在建設過程中的失敗案例和教訓,避免重蹈覆轍。

  第二,開放的前提是要看我們對於金融風險監管能力是否強、監管環境是否適宜、監管措施是否到位、監管切口是否精準。

  第三,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金融治理體系變局也不小,目前相當一部分跨國金融合作已經停擺,我們如何突圍。

  第四,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如何應對英鎊美元話語系的干擾。

  第五,上海要成爲監管政策、監管實踐、監管探索的策源地,就需要膽子再大一點,敢於創新、先行一步,具備全球眼光和思維,不能墨守成規。未來,做好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要始終把握好金融服務國家整體的發展戰略。

  “大循環、雙循環應當如何搞?我們應在國內畫好圓點,在全球範圍內畫好同心圓,金融業本身就是國際國內各行各業的交叉點,要做好服務工作。目前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第一階段目標已經達成,將來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要實現的最高目標就是負面清單。個人認爲還可以加上國家安全審查來解決一些例外的問題。”周延禮這樣說。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解冬表示,針對未來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定位和路徑,各界專家提出了不少好的政策和措施建議,未來希望能積極推動這些建言落地,持續助力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朝着更高的目標邁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