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經參評論:禁設最低消費也有反浪費之義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10:0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禁設最低消費也有反浪費之義

  作者:張玉勝

  來源:經濟參考報

  近日,廣州市人大常委會發布公告,公開徵求廣大市民和社會各界對《廣州市反餐飲浪費條例(徵求意見稿)》的意見和建議。《徵求意見稿》規定餐飲服務經營者發現消費者明顯過量點餐時,應主動進行提醒勸告,不設置最低消費額或者以包間費等方式變相設置最低消費額。違者,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責令其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以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罰款。

  餐飲業設定“最低消費額”已盛行多年,儼然成爲世人皆知的業內“行規”。消費者、行業管理者和餐飲經營者圍繞此類“霸王條款”的博弈也一直持續不斷,但治理效果並不理想。廣州市以立法形式將“不設置最低消費額”納入地方性法規,且指明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負責落實,並明確規定了違反禁令的處罰標準。

  所謂的“最低消費額”,意指消費者在接受服務時的消費金額必須達到經營者規定的消費底線。這顯然是要求顧客多點菜、點貴菜,誘導、縱容甚至逼迫人們浪費食物,不僅有違“多寡隨意、豐儉由人”的傳統用餐消費美德,更有悖勤儉節約的道德。

  更爲重要的,“最低消費額”涉嫌損害了消費者自主消費的權利。《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九條規定:“消費者享有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的權利。”當消費者在沒有足額地進行最低消費時,餐廳仍要求消費者按“最低消費”標準支付費用,明顯是限制了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濫用了法律賦予的自主經營權,是有違法規的侵權之舉。

  與上述法規相比,《廣州市反餐飲浪費條例(徵求意見稿)》的最大亮點,就是明白無誤地把“不設置最低消費額”的概念寫入了條例。這不僅填補了我國目前沒有相應法規明令禁止設置最低消費標準的空白,也讓餐飲經營者無法再實施“打擦邊球”的模糊做法,更讓執法者的針對性處置有了明確精準的依據。無論是對消費者的舉報維權、餐飲經營者的行業自律和政府職能部門的監督執法,此舉的積極意義都顯而易見。

  徒法不能自行。有了“不設置最低消費額”的法規禁令,還需有執法者有法必依、違法必究、令行禁止、執法必嚴的零容忍落實。期待由消費者、餐飲經營者和市場監管者的共同努力,徹底剷除“最低消費額”這一頑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