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關於內卷,華爲內部吵翻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16日 18:00   北京新浪網

  關於內卷,華爲內部吵翻了!

  編輯:冰川松鼠

  來源:藍血研究(lanxueyanjiu)

  增量博弈變存量博弈。

  用戰術上的勤奮彌補戰略上的懶惰。

  我TM看成肉卷點進來的……

  ——藍血摘要

  內卷是一個新名詞。作爲新詞,目前尚未查到有任何標準或權威的定義,只有一些大致上的理解。內卷這個概念的內涵很豐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爲了普及和傳播知識,我參考了相關的信息,把我個人的粗淺理解奉獻給朋友們。

  內卷 involution,與之對應的是 evolution,即演化。直觀地說,內卷就是“向內演化,或繞圈圈”。更寬泛一點說,所有無實質意義的消耗都可稱爲內卷。生活中許許多多低水平重複的工作,貌似精益求精,大家都按部就班,埋頭苦幹,樂此不疲,但只在有限的內部範圍施展,不向外擴張,工作方向是向內收斂的,而不是向外發散的,這就叫內卷。

  試以七個大家熟悉的事例來作解釋。

  1、無意義的精益求精是內卷。比如大會堂桌面上擺的幾千只茶杯,橫看豎看側看皆成行,蔚爲壯觀!那是很多工作人員花很長時間用繩子逐一定位折騰出來的。相對於會議的內容及其意義而言,這種嚴格和精準的擺設起不了什麼作用,這就叫內卷。

  2、將簡單問題複雜化是內卷。例如,有些單位爲了落實上級領導決定的項目,又要冠冕堂皇使整個決策過程看起來科學化,以應付審計和巡查,爲此,大費周折,搞了一套又一套的可研報告,邀請了一批又一批的專家學者提意見和建議,開了一次又一次的評審論證會,窮折騰一番,其實項目早就由領導拍板決定了,這些龐大繁忙的工作,費錢費時又費力,把簡單問題搞得很複雜,目的只是補程序,把所謂決策科學化的圓圈畫完,這就是一種內卷。

  3、爲了免責,被動的應付工作也是內卷。每逢重大節日或敏感時期的前幾天,下級機構必須響應上級號召,組織大規模的安全生產(或維穩之類)大檢查。大家都明白,大部分領導可能連安全生產的資質證書也沒有,這些檢查未必有什麼實際效果,但還得動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完成這個固定動作,以期萬一出了事可以免責,這也是一種內卷。

  4、與預期的目標嚴重偏離的工作也是內卷。社會上許許多多的創建評比就是內卷。因爲這些評比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卻不能借助這些評比大賽來推動其預期的工作,無法實現其初衷,做秀成分多於實質效果。

  例如,某某創業之星大賽,又或某省幾個部門聯合搞的科技創新先鋒大賽等等,事實上,個人不會因大賽才去創業,科技企業也不會因爲大賽才搞科技創新。大賽的初衷是推動個人創業和科技創新,但實際作用卻微乎其微,這種大賽當然是內卷。

  5、低水平的模仿和複製是典型的內卷。微雕和微刻只是形式上的藝術,其創作內容只會少於正常尺寸的藝術品,尤其在着色方面,微雕微刻受到致命的限制,微雕微刻的藝術內涵不可能超越正常的藝術創作。這種刻意的微細化就是一種內卷。這是一種自我較勁,一種樂在其中的自討苦吃,花費了大量時間、耗盡了意志力,不但沒有創作出新內容,還得拿個放大鏡看,累死人。

  6、限制創造力的內部競爭是制度性的內卷。例如,僵化的考試製度嚴重限制了學生的自由學習和成長的空間。學生爲了考取高分數而被迫在教學大綱範圍內下苦功夫,限制的學生自由的靈性,扼殺了學生的創造力。同時,爲了比出高下,出題人只好把考試題目出得離奇古怪,比如某某起義誰開了第一槍,誰開了第二槍,誰開了第三槍等等無聊之極的考題,這就是內卷。

  7、在同一個問題上無休止的挖掘研究是內卷。中國人對很多歷史名著的研究讓人咋舌,就這麼幾本書,一兩百年來無數學者沒完沒了地去挖掘,你還能整出什麼新東西來呢?但是研究仍在深入,精細還能再精細,沒完沒了。研究人員前赴後繼,內容卻不斷重複炒作,論文抄來抄去,不斷用曲解原著和牽強附會的佐證來標新立異,實際上都是那鍋裏的一堆爛肉,這是典型的內卷。

  內卷的成因很多,我們不必深究,也不必窮舉,否則自身也可能掉入內卷之中。略略從制度和文化的二個維度來認識一下。

  人們爲什麼會身處內卷困境而無法自拔呢?

  囚徒困境理論對此作了很好的解釋。按照囚徒困境博弈模型,在制度的壓力下,人如同囚在困境中,爲了自身的利益,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配合”的方案,極少人會選擇與體制對抗。因此,人們便樂此不疲地與小範圍內的相關的人員進行零和甚至負和的博弈,客家諺語把這種現象叫做“褲襠裏面打拳”,大家爭來爭去,累死累活,不管你再努力,付出再多,利益總量不會增加,還是這麼一點點。由此看來,制度化的內部競爭是內卷的第一成因。

  從文化基因上看,二千多年的帝王文化和太監文化馴化出無數的“順民”。帝王文化的核心是愚民,以利於其統治,而太監文化的最大特色就是拍馬屁,討好主子,以期獲得主子的恩賜。所以,中國人從小就要求聽話,要求坐言起行都規規矩矩,習慣於在狹隘的人際關係裏尋求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文化基因裏決定了中國人習慣於內部競爭,而缺乏向外開拓創新的勇氣。看看現實中的官場職場的殘酷內鬥,即可理解。

  從文化的另一個角度看,傳統文化到了某個階段而無法適應新的形勢後,就容易走偏,走進死衚衕,既然無法適應外來文化挑戰的新形勢,只好在內部不斷深挖,尋找寄託。中國幾千年積累下來的諸多規矩、講究、禁忌就是內卷。封建迷信更是將內捲髮揮到極點了。人性是閒不住的,若是沒有新的思想產生、沒有新鮮事物可以期待,就必然會琢磨出一些東西來折騰,如各種風俗習慣,又如微雕、微刻和書法等等,以增加一點生活的花樣。這也是內卷的成因之一。

  內卷是一種無聲的悲哀。它慢慢消耗了我們的聰明才智和青春年華,磨平了個人的銳氣。陷入內卷之後,對個人而言,是一種無聲無息不知不覺的虛度;對社會或機構而言,大量的人默默地做無用功,白白浪費了資源,降低了整體效率,削弱了對外的競爭力。我國擁有全球最多的博士、教授和研究員,但是,我們的科技創新競爭力卻與之很不相稱,這或多或少與我們的教育體制和科研體制的設計有關,無數的人才被困在內卷化的制度性環境裏無法自拔,造成巨大的人才浪費,令人痛心。

  內卷告訴我們,表面的精細、複雜、講究不等於高級,更不等於先進,那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假象,一種黑暗中無知的消耗,一種悲哀的精神寄託。只有跳出圈圈,站在更高層次上的不斷向外突破、創新和創造,才能不讓那種精緻的、繁複的、看起來特別敬業的內卷化狀態困擾我們,才能回歸到向上勃發的新常態上來。

  明白了內卷的含義,大家便可以有意識地避免陷入內卷,減少內卷造成的浪費和傷害。無論你是決策者還是執行者,做事之前都要判斷一下,儘可能避免內卷。社會應該鼓勵和推動開放自由的競爭環境,體制改革的目標應該放在鼓勵發明創造,建立最小約束的自由機制上來。在宣傳和教育方面,要以五四運動倡導的德先生和賽先生來改造我們的傳統文化,讓自由和科學之精神深入人心。

  【跟帖開吵】

  沒有evolution(進化)或者revolution(進步的革命),就會involution(內卷),就會進入馬爾薩斯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囚徒陷阱、帝國主義擴展陷阱、創新者的窘境…… 螺旋而不上升。從西進到海權論,從大憲章到知識產權保護,從農業到工業革命,從物理世界到數字世界,從新鐵公基到新基建,都是在試圖避免內卷,進入到新的螺旋式上升、新的S曲線,都是痛苦的。“沒有原創就會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房屋、汽車……都會飽和的,飽和以後如何發展?不發展,一切社會問題都會產生。”公司市場、業務規模可能會收縮,客戶和市場空間少了,都開始在內部繡花,就更容易出現各種內卷。如何拓展新的產業組合、如何解決涉及生存的根技術、如何開拓新的邊疆找到新的增長和利潤區……解決這些問題,才能更好的減少內卷問題。

  內卷的根源是一個組織獲得資源的速度趕不上對資源需求增長的速度,組織成員的努力只是爭奪現存資源而對開拓資源沒有任何意義;從國家層面,高端產業向外向高擴張受限,中低端產業人員溢出(例如35歲,人才越高端中低端產業越無法承受);反映到個人就是,越優秀卷得越厲害,例如碩博擴招、清北去街道辦當公務員,捲到博士直接卷王之王,sci多如狗,nature遍地走。一句話就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領導不懂業務,天天扯皮,四處摘桃子,搞技術的幹不過搞政治的,就是普天下最大的內卷;膠片文化是大忽悠們最喜歡的舞臺……

  處在內卷的環境裏,大家爲了獲取更多的利益,逐漸摸清內卷的套路,更有甚者利用內卷的規則。於是,內卷得益者佔據更多的資源,資源獲取更加困難,內卷繼續加劇。

  華爲各個部門都有大量的內卷,特備是質量運營成了內卷最大的推動者。因爲華爲的流程、制度的大的框架已經很完善了,但是各個部門爲了出績效,把流程不斷打補丁,搞得越來越精細化、越來越趨向“完美”。還有IT,本來以前的工具很好用,非要推倒重來搞新的,搞了新的反而不好用了。華爲現在這種內捲浪費太多了!

  最直觀的結果就是:國人基本上是世界上最累,最勤勞的國家。然而沒有搞出跟我們人口,經濟總量相當的創造和技術,沒有掌握像樣的核心技術(可以卡脖子的)。這就是內卷造成的,內耗掉了。

  本質上還是蛋糕不夠大,僧多粥少愈演愈烈。市場只能養活500萬個碼農,但是每年又有100萬新人進來,你說該餓死誰?可能等到GDP有5個美國時才能解決,但問題是才到0.6,美國就已經被嚇得跳腳。全世界人民一起捲起來吧。

  從基因繁衍和進化論的角度看,內卷是無法避免,必然會來的。內卷嚴重到了一定程度,就會以自然進化(或者自然變異、再或者自然滅亡)等各種方式結束內卷。以外力干涉內卷的結果幾乎只會有一個,迅速形成新的內卷,形式不同,內涵一致。

  內卷就是在電影院看電影,前面有人站起來看,最終導致所有人都站着看。

  大量專家在做的證明題(證明主管決策正確)就是典型內卷。老闆剛剛發了一個發揮專家價值的講話,我覺得風險很大,弄不好就是進一步的內卷。比如,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很多領導。沒本事去市場驗證,就做內部各種撕扯,講膠片以奪眼球,搶功勞以證能力,踩前人以博出位。其實更重要的在於,誰給了“內卷”的氛圍?爲啥擅長“內卷”的人能獲得好評升官發財,從而影響更多的人加入“內卷”行列?

  咋說呢,說爛了的道理 任何一件事都有正反兩面。你看博物館裏的展品,不都是自古以來 皇室貴族 吃飽了撐的,錢多的沒地兒花,一個小物件耗費幾百幾千工匠十幾年做出來的嗎?沒有皇室的內卷,大概就沒有兵馬俑、故宮、盧浮宮、大英博物館了吧!

  想起一個詞“熵增定律” 就是說萬事萬物都是朝着混亂的方向發展的, 人必須要做出努力去克服這個宇宙規律,使得事物朝着規律化、穩定化的方向發展,也就是“熵減”。所以這是不是說明,內卷這件事情,是宇宙發展的一種必然,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有。既然如此,正視它的存在,想辦法去儘量減少這種內卷,並且從內心裏去允許這個過程的存在,會好一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