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姚洋:不以"零新增"爲包袱 提高復工優先級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20:17   新京報

  姚洋:不以“零新增”爲包袱,提高復工優先級 | 新京報專欄

  在防止反彈與輸入的前提下,不以“零新增”爲包袱,也可加快復工復產的節奏。

  文 | 姚洋(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

  從疫情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兩個多月,眼下疫情防控形勢積極向好,表明我國採取的以隔離爲主的防疫策略是可靠的。病毒的傳播從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開始,隔離阻斷了病毒的傳播途徑,最有效地遏制了疫情的蔓延。

  而美國和很多歐洲國家在疫情蔓延的初期,沒有對公共場所的活動加以有力限制,錯失了遏制疫情暴發的最佳時機,最終也不得不採取嚴格的隔離措施。我國已經向歐洲部分國家派遣醫療援助隊伍,體現了我國的國際擔當。

  目前,我國的境內新增病例基本上清零,一些地方已經幾個星期沒有新增病例,防疫工作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

  在這種情況下,從中央到地方,在做好防疫的同時,也在積極復工復產。但如何在防止疫情輸入與反彈的前提下,加快復工復產的步伐,也是各級政府面臨的挑戰。

  當前復工情況並不樂觀

  目前的復工復產狀況並不樂觀。疫情開始之後,中央決定延長春節假期,把全國的復工日推遲到2月10日。

  但在此之後,各地復工速度仍較慢。儘管根據國家發改委在3月21日的介紹,除湖北外全國重點項目復工率89.1%,但復工存在較大的行業和地區差異。

  製造業的復工情況最好,規模以上企業的復工基本上達到100%;但中小企業復工比例較低;服務業的復工情況最差。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的一項調查顯示,3月初的服務業的復工程度只達到三分之一;以過去兩週的復工進展來看,目前估計也不會超過一半。

  復工遲緩,不利於實現“六穩”

  從復工狀況來看,今年一季度GDP增長,令人擔憂。

  受國外疫情的影響,今年的出口形勢非常嚴峻。頭兩個月的出口下降15%,估計未來幾個月也不容樂觀。

  二季度的經濟增長將主要依賴國內需求的增加,而需求增加的一大來源是服務業。

  一方面,服務業增加值已經佔我國GDP的55%,而且,服務業佔據製造業產品銷售的關口,服務業復工率持續低迷將拖累整體經濟消費的復甦。

  另一方面,服務業是提供就業的主力,疫情期間調查失業率有較大的上升,和服務業的停頓有很大的關係。

  與服務業相似的是建築業。由於建築業的作業面比較集中,且工人常居住在臨時建築內,疫情傳播的風險較大,所以,建築業的復工也比較緩慢。

  但建築業是國內需求的主力之一,建築業停頓,鋼材、水泥、裝修材料等的需求就會大幅度下降,這同樣會影響經濟增長。

  消費上不去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各類學校的復課率很低。時至今日,只有部分農村地區的中小學復課,城市地區的學校多以網課的形式授課。學生是一個很大的消費羣體,特別是大學生,因爲離開父母的緣故,外出消費的量很大。但因爲沒有復課,這部分消費也被抑制。

  復工復產爲何如此緩慢?

  復工復產緩慢,原因其實是顯而易見的。

  首先,這取決於全國上下對疫情的重視態度。

  疫情的暴發,極大提高了全體民衆的防疫意識,任何地方只要出現一例新增病例,可能都會引起一定的緊張。

  我們看到,即使許多地方已經長時間無一例新增病例,但民衆的自我保護意識仍然沒有放鬆。比如,防疫專家早些時候就指出,在空曠的地方、在通風良好的室內,沒有必要戴口罩,但很多民衆的警惕心其實並沒有放鬆下來。

  在這種態度的支配下,民衆自然會盡量避免外出就餐或購物,政府也會保持很高的防疫警戒。

  其次,儘管各級政府已經把防疫與復工並行作爲工作策略,但在考評壓力之下,很多地方官員或難免不敢“放手復工”。

  這背後的原因,部分緣於外部輸入風險提高,特別是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口岸城市。但不可否認的是,基於職位風險的考量,一些地方官員也不敢冒險。

  在疫情高峯期,防控不得力的官員有的被就地免職,這在當時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這種“一票否決”的做法在官員中造成了一種擔心,即一旦出現新的病例,自己也會被上級問責。

  這種現象在越不發達的地方越普遍。數據顯示,復工率與疫情的嚴重性沒有多大關係,一些疫情較輕的中西部省份,復工率反倒比疫情嚴重的沿海省份低很多。

  其三,我國服務業就業的一個顯著特徵是,非本地人口的就業佔據很大的比例。目前,雖然大多數省份實現了“一碼通行”,不過政策仍在釋放中,跨省人口還沒完全流動起來,這也需要一個過程。

▲疫情大流行讓全球人流、物流遭受前所未有的物理阻遏,也給我國宏觀經濟中的“穩外貿”帶來新的風險和挑戰。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疫情大流行讓全球人流、物流遭受前所未有的物理阻遏,也給我國宏觀經濟中的“穩外貿”帶來新的風險和挑戰。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不妨提高復工復產優先級

  找到了復工復產難的原因,也就找到了推進復工復產的鑰匙。

  首先,要多宣傳防疫的正面知識,讓專家出面談理性防疫措施,降低民衆對疫情的恐慌心態。

  這當然不是鼓勵民衆不採取任何防護措施,更不是鼓吹“人羣免疫”,而是讓民衆認識到,只要做好適當的防護,特別是在人流密集的地方戴口罩、保持適當的距離、回家洗手,病毒就不容易傳播。領導帶頭逛商場、下館子、開會不再戴口罩,也是增強民衆信心的有效辦法。

  其次,各級政府或許也要改變防疫策略,不再以“無一例新增”爲目標,而是容忍零星的新增病例。

  此前,國家衛生健康委派駐武漢市工作組專題會議上就提到,“不把‘零新增’作爲防控包袱”。這意味着,防控貴在精準,而非單純追求表面數字,各地對此需有所領會。

  在這方面,做一些成本-收益分析是必要的。在疫情高峯期,嚴格隔離是必要和有效的,但是,拿嚴格隔離來對付零星的病例就是“殺雞用牛刀”了。

  一方面,在疫苗發明之前,要完全杜絕新增病例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另一方面,嚴格隔離帶來的經濟損失會越來越大。兩相權衡,提高復工復產的優先級,容忍零星的新增病例,是現階段的最佳選擇。

  具體而言,除非國外輸入風險很高的地區,一些地方的社會防控可以適度放寬隔離措施,同時有序取消小區和工作場所的疫情出入證,鼓勵各大公司居家辦公和現場辦公相結合;也要放寬對消費和娛樂場所的限制令,在此基礎上,各地制定與這些措施相適應的新的防疫指南,並對社會公佈。

  另外尤其需要注意,此前各地嚴格的隔離14天措施,不僅阻礙了非本地人口返工就業,而且給商業出行按下了暫停鍵,對於生產和商業活動的打擊是致命的,可以說這是阻礙復工復產的最大因素之一。

  如今,隨着湖北放開離鄂通道(武漢要到4月8日),各省都應該做好綠碼通行銜接,保證每個低風險地區出來的人可以憑綠碼復工或來本地出差。

  總之,復工復產是當下的當務之急,而改變防疫觀念和防疫措施是推進復工復產的關鍵。這也需要各地不以零新增爲防控包袱,更好地實現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產的動態平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