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於澤:不設增速具體目標有利於保障經濟長期健康發展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04:51   澎湃新聞

  原標題:不設增速具體目標有利於保障經濟長期健康發展

  這次全國“兩會”,沒有提出2020年經濟增速具體目標,而是集中全力聚焦“六保”,這是權衡了經濟短期增速和長期發展之間的良性互動,將極大增強中國經濟長期健康發展潛力。

  疫情走勢和經濟發展面臨極大不確定性

  不設立經濟增速具體目標的根本原因是,疫情對經濟影響機制與傳統的經濟衝擊不同,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巨大不確定性。

  疫情影響經濟的途徑是由於疾病會導致人與人的傳染,人們出於恐懼心理會大幅度減少人與人有接觸的生產和消費活動,對經濟產生最爲全面的衝擊。傳統的經濟衝擊因素,例如能源價格,政府支出,央行調整利息等等都是最初集中在某些特定的部門,然後在各種的放大機制作用下,在整個經濟體中蔓延。疫情是全方位影響人與人的交流,這直接打擊了人類組織各類活動的能力。

  人類建立“文明”的目的就是組織更多的人集體解決各種生存問題。經濟組織就是要能夠有效組織人與人合作、交流來進行生產與分配。疫情的發生將人類聚集的優勢變爲了劣勢,將打亂整個經濟組織循環,嚴重的甚至會導致整個文明的崩塌,例如歐洲在面對黑死病時候導致大量小經濟體崩潰。

  當前國際疫情還在發展中,全球已有510萬人以上受到感染,俄羅斯和巴西疫情快速發展,未來非洲和南亞也面臨巨大挑戰。隨着歐美國家逐漸放開經濟,各國感染人數可能進一步攀升,跨國人員流動有可能進一步導致疫情全球擴散。在全球疫情得到根本性控制之前,我們都很難獨善其身。

  由於疫情影響範圍大,不確定性也就隨之加大。最大的不確定性就是疫情何時以何種方式結束。從一般原理上,應對疫情是通過檢測、隔離等措施壓平傳染曲線。但是,針對疫情結束方式的不同,具體的應對策略也就不同。如果可以在較短期內開發出疫苗或者特效藥,就需要前期執行最爲嚴厲防控措施。但是如果開發週期很長甚至很難,防控措施就需要較爲溫和,保證經濟活動還能適當開展。在疫情病理研究還需要深化的情況下,防疫等措施面臨巨大不確定性,這必然對經濟循環帶來不確定性。

  在疫情下,國際國內經濟形勢變化迅速,不確定性也進一步加大。此次疫情打擊了主要經濟體,包括美國、西班牙、意大利、法國、德國、英國和日本都受到嚴重影響。加上我國,佔據了世界GDP的60%,製造業65%的產值和41%的出口。主要經濟體受到影響會導致世界供給和需求全面收縮,尤其是高收入國家需求會大幅度下降。同時,全球價值鏈面臨分割、停擺,全球化受阻。新興市場國家資金外流和大宗商品價格承壓導致的資金短缺,財政狀況堪憂。

  國內同樣面臨着疫情零散發生,防控政策常態化轉型調整,長期結構性下行壓力猶存等等問題。疫情對我國經濟的影響與短期波動因素、長期結構性因素相糾纏,作用機制複雜,未來走勢特點是變化快,波動大,不確定性強。

  總之,在疫情對經濟影響高度不確定性的情況下,當前經濟與正常時期不可同日而語,甚至與一般經濟衝擊情況也大不相同,不設立經濟增速具體目標是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是對未來形勢的客觀判斷。

  不設具體目標有利於防止短期政策過度干預

  留得青山,贏得未來。我國經濟發展最大的潛力就在於黨領導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只有真正保住市場經濟這個根本點,才能在今後發揮好市場對經濟增長的推動作用。

  面對不確定性,我們並不是不能設立目標,只不過,設立目標後需要極大的宏觀政策推動。如果設定5%的全年增長目標,給定一季度經濟增長-6.8%,需要在後面三個季度達到平均8.35%的增速,這要求在下半年經濟平均增速在12%以上。

  我們能不能做到呢?當然可以。但是,這需要財政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在基礎設施建設、政府消費領域投入,中央銀行要放開貨幣閘門,環保政策要所放鬆,土地審批放開等等。強力政策推動會帶來我國結構性、體制性問題的進一步加劇。

  疫情總會過去,影響我國更根本的是一直面臨着一系列結構性問題。例如,創新能力還需加強;殭屍企業退出不暢,過剩產能難以消化;實體產業收益持續下滑,經濟由實入虛嚴重;收入分配不合理;城鄉建設不同步,鄉村明顯滯後;城市羣空間分佈不平衡,內部中心城市帶動能力有待加強等等。同時,在體制上,也面臨着距離高標準的市場體系還有較大差距;國有企業和民營經濟協同發展存在障礙;財稅體制滯後於經濟結構轉型;金融對實體支撐不足;對外開放需要進一步走向制度化等等。

  如果面對疫情,不計成本加大政策投入,誠然可以保住短期經濟增速。但是由於政策更多由政府推動,這必然帶來結構性和體制性問題更加突出,打破政府與市場的良好界限,擠佔市場空間,降低未來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

  同時,如果設定具體的全年增長目標,地方政府就會盡全力保增長,忽視調結構等問題,甚至再現“數字造假”,爲未來發展埋下隱患。不設增速具體目標爲地方政府謀發展創造了一個寬鬆的環境。這裏特別需要注意的是,過度強調經濟增速,地方政府甚至可能忽視民生等問題,導致本末倒置。經濟發展是爲了提高人民的獲得感。但是,很多民生問題創造GDP很小。爲了保增長,地方政府可能會忽視很多重要民生問題。疫後經濟最重要的就是穩定百姓生活,提高民生質量,這也是此次“兩會”設立的發展目標。

  強化“六穩”、“六保”引領預期的作用

  不設增速具體目標不意味着沒有目標。越是在疫情期間,越是要重視經濟發展。無論幹什麼工作,都要有經濟增長支撐,穩定經濟運行事關全局。不設具體目標是爲了在巨大不確定中,創造良好工作環境,專注“保民生”等任務,專注以改革爲動力促進經濟發展。

  在巨大的不確定下,雖然不再設增速具體目標,但是在執行中需要更加註意引導預期。在不確定性的環境中,人們的信念就會發生分化,行爲會更加短期化,投資等長期活動減少,經濟活動更加難以協調。只有預期一致了,經濟才能穩定發展。

  下半年要大力發揮“六穩”、“六保”的預期引領作用。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宏觀政策界就日益關注“前瞻指引”等預期管理工具的使用。“前瞻指引”是對主要政策工具指標,例如利率等未來一段時間的走勢進行說明,讓公衆穩定預期。“六穩”是下半年工作的總體要求,“六保”是“六穩”工作的主要抓手。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體現了政府各項工作的總體方向和走勢。在疫情衝擊下,是最合適的“前瞻指引”。讓老百姓充分感受到“六保”,就讓全社會樹立信心,明確方向,協調行動,保證中國經濟行穩致遠。

  (作者於澤爲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