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賽迪顧問解讀“兩新一重”:新老基建結合 促進城鄉融合發展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18日 19:20   澎湃新聞

  原標題:賽迪顧問解讀“兩新一重”:新老基建結合,促進城鄉融合發展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重點支持“兩新一重”建設,即新型基礎設施、新型城鎮化,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同時今年3月以來,“新基建”成爲廣受關注的市場熱詞,“兩新一重”的新提法與“新基建”有何不同和相同之處?將怎樣助力復工復產、帶動新經濟的發展?

賽迪顧問總裁秦海林賽迪顧問總裁秦海林

  近日,賽迪顧問總裁秦海林博士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對“兩新一重”的投資重點方向進行了解讀,他表示,“兩新一重”既繼承了傳統基建逆週期穩增長的作用,也充分瞄準了未來國家和區域競爭力的發展需要,是在新形勢下兼顧總量增長與結構調整的重要工作。

  秦海林是賽迪顧問總裁,曾任賽迪智庫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他主要從事工業經濟、產業規劃、園區戰略定位以及財稅政策、國際經貿規則等領域的研究,圍繞製造業高質量發展、中美經貿磋商等重點問題研究,爲國家部委、地方政府、國家級園區等部門提供智力支撐。

  此前有專家表示,當前新基建投資仍存在體量較小、“遠水難解近渴”等問題。秦海林認爲,“兩新一重”不僅強調新基建投資的作用,也同樣重視鐵路公路、水利等傳統基礎設施建設的作用。

  秦海林表示,在今年“六穩”、“六保”的大背景下,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兩新一重”是保持經濟平穩運行和推動全面高質量發展的結合點,既有助於加快動能切換與產業轉型,又可以激發更多需求,創造更多業態,實現新老結合,新老交替,新老共同作用。

  賽迪顧問認爲,當前我國正處於高質量發展、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期,深度工業化和數字經濟高速發展的雙輪驅動期。

  以鐵路、公路、水利等建設爲主的傳統基建是面向工業經濟時代的能力底座,而以信息、融合和創新爲核心內涵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是面向數字經濟時代的平臺基石,新型城鎮化則是面向全面小康社會建設、改善民生需求、加快城鄉融合發展的重要工作。

  釋放有效投資,促進城鄉融合發展

  澎湃新聞: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以穩民生、保就業爲今年經濟工作要點,“兩新一重”建設將怎樣拉動就業、促進民生?

  秦海林:我們認爲,“兩新一重”主要從四個方向穩民生、保就業、實現高質量發展,可以歸納爲“加減乘除“。

  :“兩新一重“最爲直觀的作用在於通過投資直接拉動相關產業,根據賽迪測算,僅數字新型基礎設施就可以帶動直接相關產業鏈收入增長超過2.5萬億。兩新一重可以直接拉動相關產業鏈發展,釋放有效投資紅利。

  :新時代的“兩新一重”特別是交通、水利等傳統基礎設施建設,在我國傳統基礎設施建設已經具有一定基礎的大背景下,更多側重於“補短板,疏堵點、減損耗”,隨着“兩新一重”的建設,我國在供應鏈產業鏈中的一些堵點有望得到疏解,經濟當中的低效率、無效率環節有望得到解決。

  :新型基礎設施是面向未來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平臺體系,是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發展的重要基礎,具有較大的”乘數“效應和”裂變“功能,能夠促進和激活一批新業態與新模式,對於穩民生、保就業意義重大。

  :兩新一重、穩民生、保就業的過程中,營商環境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兩新一重”需要各地加快提升營商環境,除去效率低下的行政管控行爲,下大力氣消除營商環境中的弱項短板,加快提升營商環境優化,發揮營商環境的生態支撐作用,最大限度加快兩新一重的建設速度,提升其對穩民生、保就業的支撐作用。

  澎湃新聞:除了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兩新一重”還提到新型城鎮化等,新型城鎮化的建設核心在哪裏?“新”在哪?

  秦海林:新型城鎮化的建設核心在於充分發揮城鎮化對經濟增長的拉動和支撐作用,搭建城鄉統籌、城鄉一體、產業互動、節約集約、生態宜居、和諧發展的城鎮化體系。

  “新”在四個方面:

  新目標:圍繞戶籍制度改革和城鄉融合發展,到2020年實現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是本次新型城鎮化的重要目標。

  新方向:將新型城鎮化建設與城鄉融合發展結合起來,在新型城鎮化的過程中推動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雙輪驅動,實現高質量的城鄉融合發展。

  新體系:本次新型城鎮化,是要進一步完善和落實主體功能區戰略,發揮重點城市羣、都市圈、中小城市、縣城、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各功能節點的效能,構建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的城鎮化空間格局體系。

  新載體:本次新型城鎮化建設,特別提出了以縣城爲重要載體的新型城鎮化建設,通過系統提升縣城的基礎設施建設、公共衛生設施、公共服務體系,加快推動縣和縣級市中心鎮成爲新型城鎮化體系中關鍵的支撐力量。

  澎湃新聞:“兩新一重”中的“加強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就是指傳統的“鐵公基”建設嗎?

  秦海林:從方向上,與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與傳統的鐵公基項目基本一致,但是在目標、內涵、建設方式、投資形式等方面與傳統”鐵公基“有着一定的區別,體現了我國基礎設施網絡發展的階段性特點與現階段“兩新一重’的特殊使命。

  難點在於方向、資金和節奏,要完善投融資模式

  澎湃新聞:我國目前的“兩新一重”建設面臨哪些痛點難點?應如何解決?從投資方面看需要注意些什麼?如何推動更高水平高質量的重大工程建設?

  秦海林:我們認爲,“兩新一重”存在三個痛點難點,即方向問題、資金問題和節奏問題。

  方向問題,“兩新一重”尤其是新基建,其模式和方式在世界範圍內都沒有一個參考案例,中國從跟跑到領跑的身份地位變化,實際上爲科學確定兩新一重產業發展方向提出了要求。

  資金問題,目前各級政府的負債率已經較高,如何採用更科學有效的方式,激活社會資本解決“兩新一重”建設中的投資資金問題,也是應該重點考慮到的方面。最後節奏問題,如何科學有效把握“兩新一重”的投資結構與建設節奏,在適度超前的前提下避免產能再次過剩,也是目前“兩新一重”建設也是應重點關注的問題。

  我們認爲,更高水平推進兩新一重建設,應做好如下幾個方面

  一是做好科學全面系統的前瞻研究。“兩新一重”帶動效應強,特別是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具有更強的增量空間和輻射能力,各地應根據自身特點和產業技術,科學規劃、分類施策,加強對區域需求和技術路線的前瞻預測與產業發展路線的系統研究。

  二是完善多元化的投融資模式和市場主體參與方式。“兩新一重”建設應在充分發揮財政資金撬動作用的同時,加強各類市場主體的參與程度。通過遵循“市場主導、政府引導”原則,鼓勵不同主體運用市場機制,靈活開展多種形式合作

  三是加強“兩新一重”對供應鏈和產業鏈的牽引作用。“兩新一重”是激活國內需求,牽引國外需求,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發展新格局的重要抓手,各地在推進兩新一重建設的過程中,也應充分發揮基礎設施建設對產業鏈、供應鏈的牽引帶動作用,圍繞重大工程、重大項目打通堵點、連接斷點,加快提升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水平。

  數字基建加速佈局,數字經濟發力產業互聯網

  澎湃新聞:此次疫情後數字經濟將成爲我國經濟發展新增長點,數字經濟接下來的發展具有哪些突出特點,將怎樣幫助我國疫情後復工復產?

  秦海林:疫情過後,未來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或將呈現以下新的特徵:

  一是數字基建加速佈局,釋放經濟增長新動能:疫情以來,以5G基站、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爲代表的數字基建備受關注,作爲數字經濟運行的底層支撐,未來數字基建將會持續推動數字經濟發展,釋放經濟增長新動能。

  二是數字經濟深度演進,邁向產業互聯新階段:我國數字經濟發展一直呈現出消費互聯網一枝獨秀、產業互聯網進程緩慢的特徵。

  疫情迫使我們意識到,產業鏈協同和供應鏈安全是我國經濟持續高質量發展的關鍵保障,產業互聯網是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短板所在,也代表着我國數字經濟的未來。復工復產以來,“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作爲“六保”之一被反覆強調,產業互聯網受到關注,成爲下一階段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着力點。

  三是數字轉型全面提速,催生新模式新業態:本次疫情對傳統企業生產和線下消費衝擊巨大,但製造業智能化、企業數字化轉型呼聲四起,以智能化、數字化、線上化、無人化等爲發展方向的數字經濟成爲疫情之下社會經濟的“免疫力”所在,極大提升了國民經濟的“韌性”。

  疫情終會結束,但“數字生活”會一直延續,推動這些新興業態、商業模式得到更爲充分和長足的發展。

  宏觀來看,數字經濟對於復工復產的作用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最爲直接的是大數據、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數字技術的運用和數字應用的普及,將對復工復產後的疫情監測分析、風險預警、防控救治等起到關鍵性作用,成爲保障“戰疫”成果的強大後盾。

  另一方面,數字基建大力佈局,短期內可以形成較大投資需求,直接對衝疫情防控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對於擴需求、保增長、穩就業有立竿見影的效果;

  長遠來看,數字基建將會爲產業發展注入數字動力,釋放經濟增長潛力,激活復工復產達產新動能。

  未來,隨着我國數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跨區域、跨部門、跨產業的信息溝通、設施聯通、物流暢通、資金融通、人員流通、政務聯動等協同機制將逐步探索、建立、完善,充分釋放我國內需市場活力,從根本上提升國民經濟的抗風險能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