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3萬億美元國債,美聯儲包攬近半!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8月06日 04:4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3萬億美元國債,美聯儲包攬近半! 來源:人民幣交易與研究

  本文來自人民幣交易與研究

  芝商所董事總經理及首席經濟學家Bluford Putnam解析了美國財政部2020年上半年發行逾3萬億美元國債的具體流向,最大買家是國內國際的資管公司和對衝基金,而美聯儲承包了46%,海外央行卻未參與。Putnam最後表示,美聯儲的干預使得當前國債收益率曲線低估了貨幣政策的放鬆程度。美國長期通脹預期的增加,反映在黃金價格上漲和美元走弱上,但沒有反映在國債價格或收益率曲線上。

  爲拯救遭受疫情衝擊的經濟,美國財政部2020年上半年新發行了超3萬億美元的債券,那麼有三個關鍵問題,籌集的錢流向了哪裏?誰在購買這些債券?爲什麼瞭解債券買家很重要?

  美國政府把錢花到了哪裏?

  爲了分析大流行對經濟破壞的影響,我們將美國聯邦政府的支出分爲三類。

  首先,有多少錢流向了個人?聯邦政府的社會保障、失業保險和食品券等項目被認爲是轉移支付,即在沒有收到商品或服務的情況下進行的支付。美國聯邦政府大約一半的支出都通過這些社會保障項目流向了個人。這些支出在2020年上半年大幅增長,達到1.8萬億美元,比2019年增長了約55%。

  第二,有多少錢會以撥款的形式流入州和地方政府?對州和地方當局的撥款是分析大流行應對措施的一個重要類別。各州和地方政府處於應對疫情的第一線,其收入來源受到嚴重損害。由於失業率上升,所得稅收入下降。許多企業被迫關閉導致銷售稅收入下降。

  房產稅收入下降,因爲官方計劃允許延遲還款,而一些還款只是因爲財務困境而無法按時支付。關鍵是,州和地方政府需要聯邦政府的支持來維持運作,而且不能像2008-2009年大衰退後那樣大規模裁員。2020年上半年,聯邦政府給各州和地方政府的撥款約爲5000億美元,比2019年的長期利率高出約65%。

  第三,有多少錢用於其他政府支出?這是一個很寬泛的範疇,包括聯邦機構的運營開支,包括國防部以及新的流行病項目,如向小企業提供貸款(工資保障計劃)、向大企業提供貸款、向製藥公司提供撥款以加速疫苗生產等。2020年上半年,聯邦政府的其他支出總額爲1.2萬億美元,比2019年的水平高出約30%。

  誰在購買新發行的美國國債?

  美國財政部在2020年上半年發行了超過3.3萬億美元的新債券。那麼,是誰買了這些新發行的債券呢?

  最大的買家是私人投資者,包括國內和國際的資產管理公司和對衝基金,他們承擔了近1.8萬億美元的債券

  緊隨其後的是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它購買了近1.6萬億美元,佔新發行債券的46%。有趣的是,世界各地的央行在其外匯儲備組合中持有數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在2020年上半年並沒有參與購買新發行的美國國債。

  爲什麼誰買債如此重要?

  美聯儲對美國財政部的支持涉及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融合,這是自二戰以來從未出現過的,這種融合在1951年的“協議”《The Accord》中結束,該協議授予美聯儲在制定利率政策方面獨立於美國財政部的權力。

  這使美國堅定地站在現代貨幣理論(MMT)的陣營,該理論認爲,美聯儲能夠而且應該成爲爲聯邦政府支出提供融資的合作伙伴。

  如果美聯儲沒有出手購買近一半的新發行國債,多數經濟學家會辯稱,大量新債供應將壓倒需求,導致價格下跌(收益率上升)。如果沒有美聯儲的購買,收益率會提高多少,這是一個值得激烈討論的話題。

  然而,在沒有美聯儲干預國債市場的情況下,長期國債收益率跌破當時的核心通脹率,這是不是非常不尋常?

  舉例來說,按照這個標準,美聯儲可能會將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大流行時期1.0%的核心通脹率區域推低到0.5%以上,或者說可能會比原本的收益率低50個基點。如果說某些敏感的相關市場,如黃金上漲、美元貶值等,都在傳遞長期通脹預期上升的信號,那麼以歷史通脹率爲導向,收益率可能會比所顯示的更高。

  除了較低的國債收益率外,美聯儲將貨幣政策與擴張性財政政策相結合,降低了國債市場的波動性,降低了與股市相比的最低預期利率或競爭門檻,從而支撐了股市的強勁反彈。

  另一個後果是,收益率曲線的形狀可能不再是貨幣政策相對寬鬆或緊縮的可靠指標。

  來自國債收益率曲線的價格信號現在是美聯儲政策和投資者需求的複雜組合。也就是說,如上所述,如果美聯儲沒有在財政政策中爲近一半的擴張提供資金,收益率曲線可能會更加傾斜,表明政策立場會更加寬鬆。

  進一步說,隨着市場動態變化,黃金和美元市場參與者仍然對其讚賞,但收益率曲線可能低估了貨幣政策的寬鬆程度

  這裏的底線是,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融合,以及對現代貨幣理論的接受,可能導致美國長期通脹預期的增加,反映在黃金價格上漲和美元走弱上,但沒有反映在國債價格或收益率曲線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