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馮俏彬:新冠疫情下財政政策的新特徵與新使命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21:5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馮俏彬:新冠疫情下財政政策的新特徵與新使命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長期以來,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分工格局是:財政政策主要管結構,貨幣主要管總量。疫情之下,這一情況正在改變。央行在6月1號發佈《關於加大小微企業信貸支持力度的通知》,明確說要按照季度購買符合條件新發放的普惠小微企業信用貸款的40%,期限不少於6個月。這跟美國主街計劃非常類似,有明顯的結構性特徵。實際上,自2014年以來我國結構性的貨幣政策工具就快速發展,到現在已形成了一個由多種多樣工具組合而成的體系。

  與之對應的是,近年來財政政策也有明顯的總量特徵。一是支出工具,自2008年以來,財政支出的增速大部分年份遠高於GDP增速,增加的態勢很明顯。二是債務方面,一是中央政府的赤字率一路走高,地方政府債務花樣翻新,速度和總量都非常驚人。以專項債爲例 ,2015年引入時,當年只發行了1000億,但到2020年已經是3.75萬億了。三是收入方面。2015年以後,基本上每年是1萬億左右的規模減稅降費,2019年是2.36萬億,今年是2.5萬億。這些都大大擡升了整個社會的總需求水平。今年“積極財政政策三支箭”——提高赤字率、增加地方債、發行抗疫特別國債——也有同樣的總量特徵,共同目標都是提升總需求水平。

  疫情衝擊之下,積極的財政政策已經明確擔負了一定的總量調節的新使命。如何才能更好地履行好這個新的使命?換個說法,積極財政政策怎樣才能更加“有爲”?我認爲當務之急是要調整認識,認清新時期財政政策正在顯性化和強化的總量調節的新使命。在此基礎上,要進一步加強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近些年圍繞着財政貨幣政策的協調問題,學界屢屢發生激烈論爭,說明大家在這個問題上有不同的看法,說明協調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願望和現實還存在相當的差距。

  當前,積極財政政策通過“三支箭”把總量推上去了,但這只是第一步。第二,在使用過程當中要金融化、市場化,放大財政資金的槓桿效率。第三,要創新財政政策工具。財政要履行總量調節的功能,就必須要有相應的工具和抓手。地方融資平臺、PPP、政策性金融、SPV、財政擔保、財政貼息、特殊轉移支付等,都是可以大力使用的政策性工具,當然需要克服一些固有的問題。第四,除了加強對地方債的行政控制與管理,還要強化其市場約束。這些年,圍繞地方債務管理,從行政層面出臺了很多辦法,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但債務作爲一個介於財政和金融之間、政府和市場之間的交叉物種,還要有實實在在來自於市場本身的約束,目前這一點遠遠不夠。

  第五,要增強地方債的市場功能,要有一個活躍的地方債二級交易市場,長期、中期、短期債券都可靈活交易,這樣不僅可以滿足投資者的需求,而且也能滿足財政資金靈活週轉的需要。第六,要切實加快各級政府的年度財務報告、資產負債表等技術性工作,爲國債、地方債的投資交易創造更好的條件。第七,要深化改革,尤其是那些釐清政府間財政關係、政府與市場關係的相關改革,這樣才能防止一些問題(如隱性債)的反覆出現。

  (6月21日,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博智宏觀論壇線上專題研討會通過網絡平臺順利召開,主題爲“如何使積極的財政政策更爲有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副部長馮俏彬出席會議並發表主旨演講。本文爲演講實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