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金融系統年中會釋放監管信號:加快補齊風險處置制度短板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8月04日 16:5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金融系統年中會釋放監管信號:加快補齊風險處置制度短板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近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及外管局陸續召開年中工作會議,總結上半年各項工作,分析經濟金融形勢,並對下半年重點工作作出部署。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推動金融業對外開放是各部委下半年工作的重點。

  按照安排,今年是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收官之年。監管部門並未打算將攻堅戰的收官時點延後,而是明確推動攻堅戰如期收官,後續將加快補齊金融風險處置制度短板,從而推動風險防控和風險處置轉入常態化。從具體風險看,下半年將聚焦化解銀行不良反彈、房地產貸款亂象、場外配資、債券違約等市場風險。

  “疫情全球蔓延衝擊下,當前全球經濟增長動能大幅放緩,不確定性顯著增加。在實體經濟層面,全球面臨着上世紀‘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需求收縮衝擊;在金融層面,全球金融體系更加錯綜複雜,不穩定不確定性因素增加。”財信研究院副院長伍超明表示,“當前應完善和改進金融治理,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爲國內經濟發展提供穩定的金融環境。”

  推動金融風險攻堅戰如期收官

  按照部署,2020年是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收官之年。央行去年發佈《金融穩定報告(2019)》披露了時間表:2018年邊制訂攻堅戰行動方案,邊落實各項工作舉措;2019年承上啓下,全面、縱深推進各項任務部署;2020年是攻堅戰收官之年,力爭從基本完成風險治標逐步向治本過渡,完成攻堅戰的既定任務。

  今年疫情對經濟社會衝擊較大,但監管部門並未打算將攻堅戰的收官時點延後。央行明確表示,繼續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既定部署,以及金融委的具體要求,推動三年攻堅戰如期收官,並轉入常態化風險防控和風險處置。此外,央行還提出,加快補齊金融風險處置制度短板,健全重大金融風險應急處置機制。這可能意味着金融風險化解將逐步轉入治本階段。

  《金融穩定報告(2019)》提出,金融風險攻堅戰重點推進五項工作:一是有效穩住宏觀槓桿率,控制重點領域信用風險;二是穩妥化解影子銀行風險;三是有序處置各類高風險金融機構風險;四是全面清理整頓金融秩序;五是深化金融業改革開放,加強預期管理和輿論引導,切實防範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外部衝擊風險。

  站在2020年中時點看,後面四項任務取得積極進展,尤其是影子銀行化解和高風險金融機構處置。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5月末,三年來已累計壓降影子銀行16萬億,其中大部分爲結構複雜、存在較大監管套利和風險隱患的高風險業務。高風險機構處置方面,包商銀行、“華信系”風險處置工作基本完成,P2P機構大量出清。

  對於下半年具體金融風險化解,外管局表示要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銀保監會表示,堅決防止影子銀行死灰復燃、房地產貸款亂象回潮和盲目擴張粗放經營捲土重來;要確保如期完成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實現風險出清。

  提前處置風險

  受疫情影響,今年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反彈也備受關注。銀行業協會數據顯示,6月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爲2.1%,相比去年末上升0.24個百分點。“銀行不良暴露具有一定的滯後性,今年三四季度不良率還會進一步反彈。”華南地區某城商行副行長坦言。

  對此,銀保監會表示,提早謀劃應對銀行業不良資產大幅增長,按照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嚴格資產質量分類,做實利潤、提足撥備、補充資本,增強風險抵禦能力。

  證監會則表示,積極推進化解股票質押、債券違約等重點領域風險,力爭處置效果有新的提升,風險進一步收斂。同時,要求加強風險研判,強化對槓桿資金的監測,防範和打擊體系化、規模化場外配資,努力走在市場曲線的前面。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表示,英文裏有個詞組“behind the curve”,意爲落後於形勢、後知後覺、反應遲緩。“走在市場曲線前面”應該是“before the curve”的反義,意思就是要提前處置風險。

  各類風險中,上半年宏觀槓桿率快速上行引起各界關注。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宏觀槓桿率增幅爲21個百分點,由上年末的245.4%上升到6月末的266.4%。而發展資本市場股權融資被視爲降槓桿的重要舉措。

  證監會表示,要保持IPO常態化,推進創業板改革並試點註冊制平穩落地和穩定運行。此外,加快推進基礎設施領域公募REITs試點落地,儘快形成示範效應。“基礎設施REITs既有利於去槓桿,又有利於降低地方政府的債務,同時還可能爲新建基礎設施籌集資金。”國家發改委投資所體制政策研究室主任吳亞平稱。

  推動金融業對外開放

  自2018年4月監管層在博鰲亞洲論壇年會上宣佈金融開放舉措後,中國的金融開放就一直在提速。僅僅兩年多的時間,中國先後取消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放寬證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外資持股比例上限,滬港通、深港通也在擴容等等。

  今年2月28日,中國國債正式納入摩根大通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吸引了更多的外資進入中國債券市場。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債登爲境外機構託管債券面額淨增量達3190.38億元,是去年同期的2.3倍。

  央行表示,繼續落實好已宣佈的金融開放措施,推動全面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制度。積極穩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和資本項目可兌換,統一債券市場對外開放外匯管理政策。近期債券市場在監管執法、評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等方面逐漸實現了統一,按照央行的安排,下一步將推動債市對外開放外匯管理政策統一。

  外管局表示,下半年將不折不扣落實各項外匯便利化措施,擴大貿易收支便利化試點,推進服務貿易付匯稅務備案電子化。證監會表示,持續推進市場、行業和產品開放,研究逐步統一、簡化外資參與境內市場的渠道和方式,同步加強開放條件下監管和風險防控能力建設。

  “金融開放會帶來國內外市場聯動的問題。外資規模擴大後,其流動會受經濟基本面、政策、地緣政治等多因素影響。”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表示,“但中國資本市場開放利大於弊,市場關注點也不應該聚焦於國際資本超預期流動帶來的負面影響,應多關注提升人民幣匯率彈性、加大債券市場深度等改革措施層面的問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