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多國央行或放緩貨幣政策寬鬆步伐 澳大利亞維持利率不變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8月04日 10:1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多國央行或放緩貨幣政策寬鬆步伐 澳大利亞維持利率不變

  來源:經濟參考報 記者 閆磊 綜合報道 

  本週,相關國家央行將公佈最新利率決議。澳大利亞央行4日維持利率不變的決議反映了全球基調,暫時按兵不動,顯示前期大規模寬鬆貨幣政策後,各央行刺激政策有放緩苗頭。

  澳央行啓動購債

  澳大利亞儲備銀行(央行)4日在8月份政策會議上宣佈,將基準利率維持在0.25%的歷史低點,符合市場預期,同時宣佈於5日起購買國債穩定市場。

  議息聲明提到,澳洲經濟正經歷自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收縮,預計失業率在今年稍後時間會升至10%,央行承諾會盡力支持就業、企業,而5日起將恢復購買國債,有需要時會加碼。

  央行表示,在實現充分就業、通脹目標取得進展之前,利率會保持不變。央行預計,未來幾年的平均通脹將在1%至1.5%之間,預計通脹率將維持在低於2%的水平。

  央行還指出,雖然全球經濟衰退最差時間已經過去,但前景仍充滿不確定性,認爲經濟會逐步復甦,但要看疫情是否得到控制。

  該行承諾將按需要購買國債,以便將三年期國債收益率控制在0.25%,過去幾周公債收益率略微上揚。“央行將在二級市場購買債券,以確保三年期公債收益率與目標水平保持一致,”澳儲備銀行行長菲利普·洛稱。“如有需要,還將進一步購債。”

  與此同時,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彈也給該國經濟和決策增添不確定性。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2日報告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671例,死亡病例7例。這個澳大利亞人口第二大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當天宣佈維州進入“災難狀態”,首府墨爾本施行宵禁。

  墨爾本7月8日起“封城”6周,沒能有效控制疫情。社區傳播病例數居高不下、一些確診病例感染路徑不明,促使維州施行澳大利亞迄今最嚴格防疫舉措。安德魯斯說,墨爾本的防疫限制措施將調高至第4級,直至9月13日。這一防控級別下,墨爾本市將宵禁6周。

  澳大利亞財政部在兩週前發佈的財政和經濟更新中估計,維多利亞州的限制措施將使第三季經濟增長減少約0.75個百分點。

  英央行或進一步減慢購債速度

  英國央行將於6日召開貨幣政策會議,預計也將維持處於歷史低點的利率不變。

  據報道,市場機構普遍預計英國央行將維持基準利率在歷史低位的0.1%不變,資產購買計劃規模也將維持在7450億英鎊。

  本次利率決議中最引人關注的是最新的經濟評估,對有效下限(ELB)和負利率的討論,以及量化寬鬆的未來路徑。

  預計英國央行最終會下調有效下限和擴大量化寬鬆的規模,但這可能在年底前後公佈,或者是在11月英國央行發佈的季度政策報告中宣佈。

  在6月貨幣政策會議上,英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維持利率不變,但隨着金融市場流動性問題的緩解,該委員會還將債券購買速度從之前的每週135億英鎊減至約每週60億英鎊。

  Investec首席經濟學家肖表示:“我們的預期是,委員會的投票將一致贊成‘不改變’政策利率和量化寬鬆政策。但是我們預計資產購買的速度將進一步降低。英國央行將宣佈8月6日以後進行的反向國債拍賣規模,並暗示該計劃或多或少會持續到今年年底。這表明,每週國債購買量將接近40億英鎊,以便屆時達到7450億英鎊的總目標。”

  “在試圖進一步衡量政策立場時,我們預期委員會注意到經濟有進一步復甦的勢頭。當然這也只是反映了經濟對逐步解除封鎖的反應。”

  肖指出,更爲關鍵的是,隨着CJRS(薪資補助計劃)到期,經濟在年底將如何發展。此外,成員們還將注意到歐洲大陸、美國和英國的新冠肺炎感染率上升的跡象。

  “貨幣政策委員會對當前指標的評估可能是一種謹慎的樂觀態度,但未來經濟仍面臨受到強烈打擊的風險。我們認爲,英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很有可能在11月批准另外750億英鎊至1000億英鎊的量化寬鬆政策。”肖說。

  超寬鬆政策暗藏風險

  本週泰國央行和印度央行也將公佈最新利率決議,市場預計將大概率維持利率不變。針對應對疫情時期各央行採取大規模寬鬆政策的舉措,專家表示,雖然一定程度令各經濟體渡過了流動性危機,但未來金融系統的脆弱性風險難以避免。

  國際清算銀行亞太區首席代表悉達多·蒂瓦里日前公開表示,各國央行在疫情暴發之後採取的措施避免了金融崩潰。對於央行採取的應對措施,他評價道,在第一階段中,央行的干預措施解決了流動性問題,令共同基金市場得以暢通,穩定了全球金融市場。

  具體來說,最初,各央行降低利率,甚至發行負利率債券,然後,利用公開市場資產購買計劃來疏通做市商的資產負債表,之後,央行注入流動性,同時開放市場運作。同時,央行還介入了商業票據和政府證券。在美國,央行還介入了市政市場。“央行在一些非傳統領域擴大部署,爲陷入困境的企業雪中送炭,要麼直接徹底買斷債務(即購買債券和商業票據),要麼施加援手支持銀行以融資換貸款的形式放貸,尤其是針對中小企業放貸。”

  對於央行疫情期間扮演的角色,蒂瓦里稱,這不是信貸分配,也不是爲預算提供貨幣資金支持,這只是一種干預,目的是向企業部門提供流動性,緩解疫情對企業的打擊。“當前是一個特殊時期,我不知道下一場危機會是什麼,但這將帶來決定性影響。”

  “央行需要說清楚這些舉措的治理框架,闡明它們贏得了決策的控制權,表明這些舉措是暫時的,以及它們將如何在合適的時機放權。我們多年來學到的一件事就是,不要讓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聯繫得太緊密,如果央行的界限移動得太多,可能影響央行的獨立性,也會增加金融系統的脆弱性,因此這將是未來一段時間內的一個挑戰。”蒂瓦里說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