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重磅!王忠民講述社保基金入股螞蟻背後的故事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8月04日 21:56   北京新浪網

  7月20日,螞蟻集團宣佈啓動在A股科創板和港股同步尋求上市的計劃。在螞蟻的股東中,全國社保基金是最大的外部股東。這筆投資,成爲社保基金歷史上收益率最高的一筆股權投資。未來,在國家需要的時候,這些收益會成爲養老金進入每個中國老百姓的社保賬戶。

  近日,社保基金前副理事長王忠民講述了這筆投資背後的故事和思考。

社保基金前副理事長 王忠民社保基金前副理事長 王忠民

  問:很多人對全國社保基金瞭解的不多,社保基金的主要任務是什麼?

  王忠民:2000年,國家決定財政部撥款200億成立全國社保基金,通過投資幫老百姓賺到更多的養老錢,是社保基金的主要使命。

  20年過去了往回看,國家當時成立社保基金這個決策,是非常有前瞻性的。2000年的時候,我們國家正處在人口紅利期,老齡化苗頭還未出現。但那個時候黨中央和國務院預見到了未來的壓力,成立了社保基金作爲儲備,應對未來的挑戰。而且,國務院給社保基金的政策是免稅,就是說投資收益全部都保存到基金裏面去,不需要交稅。

  全國社保基金,由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負責,直屬於財政部和國務院管理

  全國社保基金和給老百姓發放養老金的社保部門不是一回事,兩者是獨立的。社保基金做投資,並不是直接用老百姓每個月交的社保錢。社保基金做投資,資金來源主要是財政撥款、國有資產劃撥、彩票公益金,以及投資累計的收益。

  20年過去了,社保基金資產總額達到了2.6萬億元,累計投資收益額1.25萬億元,年均投資率8.15%。未來國家需要的時候,經過國務院審批,這些錢可以劃撥給社會保障部門,用來給老百姓發放養老金。

  問:社保基金爲什麼會想到入股螞蟻?

  王忠民:入股螞蟻,是螞蟻主動發來邀請的。2014年大概3月的時候,馬雲帶着當時的螞蟻集團CEO彭蕾,還有投資團隊來北京拜訪社保基金。他們提出了邀請社保基金入股的想法。

  當時我們覺得挺突然的,一方面那時候對螞蟻還不瞭解,一方面當時社保基金不能投資民營企業。所以在現場,當時的謝旭人理事長沒有給明確的表態。

  那次拜訪我沒在現場,後來投資團隊的同事跟我彙報了這個事情。我後來也沒跟馬雲說,聽到消息的時候,我內心其實是竊喜的,因爲我們一直在等待的機會終於出現了。我一直認爲,社保基金要爲老百姓做出更好的投資業績,必須看中國經濟未來的增長在哪,不能只投國企和傳統產業,新經濟產業是我們必須進入的。螞蟻是新經濟最好的代表之一。

  問:當時馬雲和團隊的邀請,最吸引社保基金的是哪一點?

  王忠民:他們團隊來的時候,其實腦海裏已經有了大概的投資框架的設想。馬雲重點說了兩個問題:

  第一個是爲什麼的問題。馬雲邀請社保基金入股,是因爲社保基金代表的是老百姓。社保基金入股賺到的收益,未來會發到老百姓的口袋裏。這樣一來,老百姓可以間接分享公司發展的紅利和成果。

  他們來的前幾天,阿里剛剛宣佈啓動赴美上市的計劃。其實馬雲內心是希望阿里在A股或者港股上市的,這樣國內老百姓可以直接買賣阿里的股票。但因爲當時兩地交易所在制度上都不允許“同股不同權”,所以只能去紐交所。這一點,馬雲當時是有遺憾的,所以宣佈上市地後沒幾天,他就帶隊來了社保基金。

2014年9月,阿里集團在紐交所掛牌上市2014年9月,阿里集團在紐交所掛牌上市

  港交所錯過阿里,後來也痛定思痛進行了改革,所以2019年阿里也回到了港股上市。當然這是後話了。

  第二個是怎麼投的問題。第一次見面,馬雲和團隊就主動提出了給社保基金“獨家折扣”的設想。在股權投資裏,給單一股東折扣是很少見的,內外部都會有壓力。願意入股螞蟻的外部投資者很多也都很有實力,但社保基金是唯一被邀請的一家。我們感受到了對方極大的誠意。

  問:馬雲的這個邀約,你如何評價?

  王忠民:這個邀約是比較敞亮的。螞蟻有高成長性,投資價值高。其次,馬雲說的入股的底層邏輯,和老百姓分享的這個邏輯,和社保基金的理念是一致的。螞蟻的業務,支付寶、餘額寶、花唄這些,業務底層的邏輯也是普惠性、國民性,讓很多原先無法獲得金融服務的人可以獲得信用、貸款等服務。

  社保基金去投資公司非常謹慎,我們投資代表的是人民的利益,也要用人民的邏輯來投。尤其是直接的股權投資,資金規模大,有比較大的政府、民衆背書效應,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社保基金的直接股權投資,多半都是和民生息息相關的,金融、零售、交通領域的國有企業。

  除了要有投資價值,投資聲譽也得有保障。也就是說,這家企業本身在商業聲譽、社會價值方面是被社會、民衆認可的,也要有足夠的貢獻。螞蟻也是符合這一條的。

  最後,“獨家折扣”這樣的具體措施,具備可操作性,確實也感受到了螞蟻方面的誠意。

  問:社保基金內部對這筆投資有分歧嗎?

  王忠民:對於是不是要投,內部沒有分歧。過去十幾年,股權投資部一直是我在主管,早在2012年的時候,我就要求我的投資團隊去研究和數字技術相關的公司。我有個觀點,互聯網的第一波紅利,社交、電商這些TO C的業務,社保基金沒有抓住。互聯網第二波紅利,我們不能再錯過。第二波紅利,我判斷是在金融場景爆發,而數字化的金融業務,首先肯定是從支付上爆發,所以支付寶肯定在我們的視野內。

  分歧在於怎麼投資、投資價格上。當時按照社保基金投資管理辦法,我們不能投民營企業。要入股螞蟻只有兩種方法可選:一是向國務院和財政部申請,走單項審批,也就是特批流程;二是爭取政策放寬投資範圍。當時團隊內部有人覺得走單項審批好。我自己的態度比較堅決,要政策,不要走特批。

  爲什麼?我希望讓團隊明白,社保基金要投資新經濟領域是趨勢決定的,我們不是爲了這次入股螞蟻去尋求政策支持,而是爲了社保基金的長遠發展。投資團隊不能滿足於找到一隻 “螞蟻”,以後還要去找其他更多的“螞蟻”。只有政策上允許,這一塊我們才能看的長遠、做的持久。

  當然,螞蟻的這筆交易,客觀上是推動了政策落地的。因爲它有代表性,收益回報的確定性也高,能夠讓上級部門看到放寬投資範圍後的發展空間和好處。所以,這一點上,要感謝螞蟻的出現。

  另外一個分歧就是投資價格。螞蟻A輪估值350億美元。2015年5月,這筆交易上投資委員會審覈的時候,有人覺得這個估值是不是太高了,我們是不是投貴了。我當時就說不貴,螞蟻做的是金融的數字化,離錢最近、流量最值錢。而且在金融這條產業鏈上,延伸產品或服務、商業化的節點是很多很多的。它的估值方法肯定不能參考傳統企業的。即使是和互聯網電商、社交對比,他的估值也應該是更高倍數的。

  當時大家討論預期收益率,我們也有做私募股權投資的部門,在籤交易條款時,會有一個回報率最低達8%的要求。對於直接股權投資,要求是達到10%以上。但投資螞蟻,回報率不是增長几個點的問題,而是翻幾倍的問題。現在這筆投資的價值已經翻了四五倍。

  問:爭取政策支持,你們做了哪些工作?

  王忠民:我們花了半年多時間,把投資方案理順暢通,這裏麪包括很多的方案和材料,比如社保基金希望投資民營企業的思考、未來投資方向、線路,以及這次入股螞蟻的情況、交易框架都梳理清楚。這些梳理清楚才能向國務院、財政部做彙報,等待審批意見。

  從我們開始準備工作,到2015年4月國務院新政策宣佈,歷時接近一年。整體還是比較順利的。不過對螞蟻來說,可能他們會覺得等待的時間有點長。螞蟻的A輪融資本來2014在年11月底要完成,其他股東都已經談好了,就一直在等社保基金。我們也沒法承諾他們時間,就只能等。最後的結果,精誠所至,金石爲開。

  問:這筆投資裏,關鍵的談判是哪幾次,大概過程是怎樣的?

  王忠民:這次投資,螞蟻發出邀約後,我們一共去了三次杭州。

  一次是2014年5月,我帶隊去螞蟻做參觀,瞭解公司的整體情況。那次主要是彭蕾和我聊,介紹了螞蟻從支付寶慢慢發展到螞蟻的10年曆史。那次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讓信用成爲財富”。也就是說,信用取代實物,成了全新的“抵押物”,成了一個人獲得各種服務、不僅僅是金融服務的憑證。這讓我們對螞蟻有了更樂觀的預估,我甚至認爲是便宜的。

  第二次是2015年4月,那時候政策已經落地了,我帶隊去螞蟻做投資前的盡調。那次是馬雲和我聊。我當時問他阿里和螞蟻的對手是誰,他給我一一做了列舉。那次我感受到,馬雲是個比較清醒的成功者。對於一個公司來說,沒有危機感是最危險的,保持危機感就會減少犯錯,保持了糾正錯誤的能力。

  第三次是最終談判,當時的社保基金理事長謝理事長帶隊,那次會議馬雲、彭蕾、井賢棟都在,兩邊的投資團隊也都在。入股金額、佔比、折扣等核心條款都在這次會議上最終確定。

  問:當時如何給螞蟻估值?

  王忠民:之前也提到了,在金融這條產業鏈上,延伸產品或服務、商業化的節點是很多很多的。它的估值方法肯定不能參考傳統企業的。即使是和互聯網電商、社交對比,他的估值也應該是更高倍數的。如果說社交、電商的成長是平方級的,那螞蟻這樣的數字金融的公司的價值成長,應該是立方級的。

  在我們自己的團隊去做盡調前,我們也請了外部的專業機構去做盡調,給我們一些參考。公司估值最終是一個市場判斷,是市場給的預期和價格,不是誰能單方面決定的。

  問:這筆投資的收益率,是社保基金目前爲止收益率最高的股權投資嗎?

  王忠民:毫無疑問,肯定是的。螞蟻沒上市時,就已經是了。

  現在有點遺憾,當年沒在投資條款裏附加一個條件:只要是螞蟻集團內部孵化出的子公司,社保基金都默認入股5%。比如螞蟻的區塊鏈業務,金融雲業務(筆者注:2018年後,金融雲業務已經隸屬於阿里雲),這樣的科技子公司,未來也將是立方體級增長。

  問:這些投資收益,真的會用來給老百姓發養老金嗎?

  王忠民:上面也提到了,社保基金和發放養老金的社保保障部門是兩個獨立的單位。社保基金投資資金來自於財政撥款、國有企業資產劃撥等,而不是老百姓繳納的社保錢。

  社保基金的餘額資產、收益是一種儲備資金,不會馬上、立刻分配給繳納社保的人。但在未來養老金賬戶餘額不足的時候,作爲儲備性資金的投資收益就要派上用場。經過國務院的審批,這些資金就會給到社保局,給老百姓發放養老金。

  隨着老齡化加大,國家發放養老金的負擔越來越重,所以社保基金的投資收益會越來越重要。

  問:社保基金的投資收益率,在全球範圍內屬於什麼水平?

  王忠民:在全球應該是前30%的水平。

  問:在螞蟻之後,社保基金有直接投資過其他民營企業嗎?

  王忠民:螞蟻是第一單,也是迄今爲止唯一的一單。我們管理的錢,是未來要給老百姓發養老金的,所以我們對投資標的要求還是蠻高的,要同時符合回報價值、社會聲譽、以及社會價值。這樣的公司並不好找。

  問:你在社保基金工作了十四年,你如何評價它的發展和成績?

  王忠民:前面也有提到,國家設立社保基金是個很有預見性的決策。這20年,社保基金一步一個腳印,有很多的嘗試,比如股權投資、私募股權投資、另類債權投資,國有股權的劃撥和國有股權的投資,都是從無到有,也都有經典的案例。社保基金也需要成長,慢慢突破自己的邊界,慢慢成長。

  問:螞蟻宣佈上市計劃前,你是不是已經知道消息了?你怎麼評價它在科創板上市?

  王忠民:我也是從媒體報道知道這個消息的,那天朋友圈被刷屏了。我發了條朋友圈,後來手機一直響,全是向我祝賀的。我就擬了個統一回復:同喜同喜,希望大家以後都能搭上中國數字金融的快車。

  科創板開市一年,需要螞蟻這樣的大公司、好公司來做“壓艙石”。對於國內股民來說,能夠直接買到他們的股票,也是一大利好。希望未來有更多優質的公司留在A股,讓老百姓得到實惠,讓國內經濟發展更有活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