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低借高貸、索賄受賄 民間借貸暗藏權錢交易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21:5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低借高貸、索賄受賄......民間借貸暗藏權錢交易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

  違規參與和組織民間借貸活動,通過無息、低息向他人借款或高息出借資金等形式獲取利益;從銀行貸款轉手以數倍的利率轉借給他人牟取暴利,利用職權或職務上的影響爲借款人牟利;甚至打着民間借貸的“幌子”,變相搞行賄受賄……

  近年來,民間借貸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從查處的典型案例來看,一些黨員幹部、公職人員利用手中的權力或者職務影響力,通過違規民間借貸等金融活動獲取大額回報問題比較突出。違規民間借貸,誘發了貪污、受賄、挪用公款、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等犯罪行爲。

  低借高貸違規獲利

  一些公職人員藉助其職業帶來的良好信貸資質或領導崗位形成的便利,從銀行貸款轉手以數倍的利率轉借給他人牟取暴利

  已被“雙開”的浙江省江山市人大常委會財政金融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姜和平,在擔任市中小企業貸款擔保基金管理服務中心主任期間,得知一些企業主向銀行貸款到期後不能如期還貸、即使還貸也要續貸等消息後,嗅到了“商機”。於是,姜和平找朋友借錢,再高息借給企業主,賺取利差。5年內,他多次提供借款總計2410萬元,獲取利息91.02萬元

  “投資了50萬,獲取的利息就有30萬。自己在關係單位搞理財,實際上就是利用職務便利高利轉貸。”2018年4月,寧夏擔保集團原董事長屠國軍落馬被查,在紀委審查期間,他主動供認了自己從事高利轉貸的違法事實。曾長期擔任銀行系統領導的屠國軍找關係單位“搞理財”似乎有着天然的便利,然而如此斂財的並非只有“近水樓臺先得月”的金融系統幹部。

  寧夏公安廳原副廳長賈奮強把違規高利轉貸作爲斂財手段之一。法院認定,賈奮強爲了牟利,通過其朋友以簽訂虛假房屋裝修合同的方式從銀行獲取貸款300萬元,貸款月利息5釐。貸款發放後,賈奮強立即以2分5釐的月利息將300萬元轉借給一家小額信貸公司。幾番續貸續借後,賈奮強以此牟利100餘萬元

  浙江省溫州市文成縣紀委監委在調查非法採礦案件背後政商關係不清問題時,發現文成縣地質礦產管理所原所長包進勳從銀行貸款再向採礦企業違規借貸、投資“搭股”。一審判認定,包進勳收到企業支付的利息139.5萬元,包進勳也在一審中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三個月。

  “隱性腐敗”較爲突出

  在一些市場經濟特別是民營經濟相對活躍的省份,利益主體多元化使得領導幹部的從政環境較爲複雜,違紀違法行爲更加隱蔽,利用民間借貸等形式的“隱性腐敗”較突出

  看着民間借貸有利可圖,但手裏沒錢怎麼辦?

  有人打起了貪污、挪用的主意。浙江省寧波市鎮海區道路運輸安全稽查大隊原大隊長麻珍德將“小金庫”資金40萬元,加上自有資金10萬元,以個人名義出借給管理服務單位。不到3年時間,麻珍德按照月利率2%收取42萬元高額利息。麻珍德利用職務便利,多次在通行證辦理、危化品運輸車輛違章處理方面牟取不正當利益。最終,麻珍德因犯挪用公款罪、貪污罪、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九個月。

  有人打起了以借爲名索賄受賄的主意。浙江省常山縣原國土資源局法規監察科科長江明在明知無償還能力的情況下向管理服務對象沈某提出“借款”100萬元,並出具借款人爲“董某俊”(虛構人物)借條,沈某對江明表示不歸還該筆借款也予以認可。調查發現,江明受賄的400餘萬元大部分是以借爲名向其幫助過的管理服務對象索要的,事後出具所謂的“借條”也只是爲了規避調查。

  有人打起了“掮客”的主意。不是借貸雙方,總不會出事吧?江蘇省泰興市體育局原副局長吉歡慶利用分管體育中心基建工程的職務便利,介紹該市原體育場副場長徐某借款20萬元給承接體育中心網架工程的朱某作爲工程建設週轉資金,約定月利率10%。8個月後,朱某歸還本息36萬元,徐某將其中8萬元利息送給吉歡慶表示感謝。吉歡慶因還存在其他違紀違法行爲被“雙開”,徐某則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引發社會問題和道德風險

  專家認爲,在民間借貸中如果當事人約定的利息過高,不僅可能導致債務人不能履約,還可能引發其他社會問題和道德風險。一些黨員幹部就曾禁不住誘惑,越陷越深

  因“覺得工資生活太平淡”,浙江省溫州市鹿城區五馬街道原人大工委副主任佔鵬程接觸高利貸並在短時間內嚐到了高利息的甜頭,結果遭遇金融風波欠債1000多萬元。爲填補窟窿,佔鵬程利用手中權力以資金週轉爲由四處“借錢”,多次向企業老闆、拆遷戶“假借真要”,累計受賄達130多萬元

  山西省紀委監委公開曝光運城市絳縣財政局退休工作人員喬文鐸以承諾高額利息爲誘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問題。“因當時成立合作社有明確要求,農戶必須佔到80%,我們大部分是公職人員,不能註冊。”未經批准,時任絳縣財政擔保公司經理史某組織“成立”合作社,由喬文鐸擔任負責人,對外放款賺取利息。7年間,喬文鐸等人以承諾高額利息爲誘餌,非法吸收存款5558萬餘元。因發放給企業或個人的“貸款”收不回來,至案發時尚有784萬餘元未歸還

  保護合法民事行爲

  嚴懲違紀違法行爲

  長期以來,民間借貸作爲多層次信貸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形式靈活、手續簡便、融資快捷,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專家提醒,不能忽視在民間借貸中妄圖鑽紀法漏洞的行爲,必須嚴格區分黨員幹部參與民間借貸行爲的不同性質,在保護合法民事行爲的同時,嚴厲懲治其中的違紀違法行爲

  目前,黨紀、國法都對嚴厲懲治黨員幹部參與民間借貸的違紀違法行爲做出明確規定。

  黨紀處分條例明確作出對借用管理和服務對象的錢款、通過民間借貸等金融活動獲取大額回報等影響公正執行公務行爲的處分規定。第九十條第二款規定:“通過民間借貸等金融活動獲取大額回報,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依照前款規定處理”,即“情節較重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留黨察看或者開除黨籍處分”。

  我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規定:“以轉貸牟利爲目的,套取金融機構信貸資金高利轉貸他人,違法所得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可見,高利轉貸本身就是犯罪,更遑論一些領導幹部藉此進行利益輸送。

  最高人民法院新修訂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明確,以中國人民銀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每月20日發佈的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的4倍爲標準確定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取代“以24%和36%爲基準的兩線三區”的規定,大幅度降低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

  專家認爲,民間借貸司法保護上限降低後,客觀上增加了以違規借貸形式變相權錢交易的違法成本,有利於引導黨員幹部自覺規範和管理服務對象之間的借貸行爲,推動淨化政商關係,對於引導、規範民間借貸行爲具有重要意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