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王忠民、楊濤等專家熱議支付行業國際化發展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23:42   北京新浪網

  9月16日,由北京立言金融與發展研究院、金融科技50人論壇聯合主辦,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作爲學術指導單位的“國際視野下的支付行業發展與市場競爭研究閉門學術研討會”在京舉行。

  支付領域是金融科技應用的高地,也是智慧金融發展的前沿。近年來,我國移動支付業務一直居於世界領先地位,新興支付創新應用早、用戶多、普及率高,但在國際市場上仍面臨諸多挑戰,如條碼支付的國際標準競爭。我們還看到,在各國政府層面,普遍積極扶持本土支付行業的發展,如美聯儲在2015年發佈《美國支付體系提升戰略》,支持構建國家快速支付體系。從市場層面看,美國科技巨頭臉書、谷歌、亞馬遜、蘋果等,以及支付巨頭貝寶(PayPal)在移動支付業務發展上明顯提速。與此同時,美國對我國互聯網科技企業施壓持續加,個別國家掀起對我國互聯網產品“禁用潮”。

  在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下,在“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背景下,如何正確認識當前我國支付市場的競爭格局,推動我國支付服務機構持續提升創新能力,避免失去“先發優勢”,在未來的全球支付產業鏈中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本次閉門研討會,來自政產學研的專家學者,聚焦國際視野下的支付行業發展與市場競爭,分享了自己的真知灼見。

  首先,在主旨發言環節,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時建中,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原司長陳靜,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原巡視員李青分享了自己的思考。會議由中國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副主任董昀主持。

  王忠民 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

  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首先肯定了我國移動支付的先發優勢。他認爲在中國市場當中,做前端移動支付的機構,和基於支付後端的金融鏈條都已經“長成”。

  接下來,基於區塊鏈的邏輯,他探討了數字支付的相關問題。我國發展數字貨幣具備綜合優勢,可以搶佔新的空間。同時區塊鏈的邏輯是“支付即結算”,“交易即服務”。將“支付即服務”這一敞口的數字化,切出來做,實際上可以打破過去的支付中心化邏輯。基於此,海外當前“去中國化”,主要是爲了打擊我國移動支付中的算法優勢,以防本國結算、清算中心發生轉移,避免以人民幣結清算以及外匯之間的兌換關係必須在中國機構、企業後臺完成兩種情況發生。

  面對激烈的國際競爭,爲了保證我國移動支付保有優勢,首先應當在制定合理標準的前提下,不斷鼓勵、支持機構創新。其次,我們要抓住5G的機遇,創新發展雲服務,不斷推進產業鏈數字化轉型,發展數字化低成本跨境服務。同時,今天2B端競爭正在白熱化,在2B端不僅要延續支付方面的優勢,也要讓後臺向完備、充分、有效。這樣,中國才可以在新的數字化分工體系中迎頭趕上,保持可持續的創新性、成長性和競爭力。

  時建中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時建中肯定了技術對金融的改變,提出在全球競爭過程中產生的競爭壓力是中國支付行業成長的動力,並分享了對於支付行業的四方面看法。

  第一,要解決支付行業法律上的風險,必須回到第三方支付的基本法律框架。第三方支付平臺在交易中涉及到與銀行、商家和消費者之間的法律關係,通過解讀第三方支付本身的定性和定位,圍繞第三方支付的所有法律關係,才能夠清楚瞭解現階段面臨的法律問題。

  第二,關於第三方支付業務流通解構,其中的法律關係必須足夠清晰。第三方支付市場兩頭有銀行,中間有結算、清算的通道,其中存在的第三方支付平臺與資金開戶行、中間通道、收款銀行、消費者、商家之間的法律關係需梳理清楚。

  第三,平臺與平臺之間的競爭產生衝突。時建中指出在平臺之間競爭化的角度下,所有第三方平臺致力於打造自己的生態鏈,在追求規模經濟和範圍經濟的過程中,商業化競爭加劇成爲必然。

  第四,包括第三方支付在內的金融市場是一個行業嚴監管市場。爲進一步增強支付行業的國際競爭力和標準話語權,監管部門應繼續秉持包容審慎和競爭中性監管原則,爲行業發展營造公平競爭市場環境。

  陳靜 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原司長

  中國人民銀行科技司原司長陳靜指出,“全球化”是個別國家無法改變的發展規律。陳靜從六個方面談到了移動支付行業面臨的問題與挑戰,併爲我國支付行業國際化提出四點建議。

  其一,風險防控問題。其二,交易信息不透明導致的風險。其三,客戶隱私保護。陳靜指出,這一問題越來越緊迫,也越來越重要。其四,第三方支付清算服務有過於集中的傾向。陳靜指出要促進公平競爭、合理競爭,從而促進社會更快更持續的發展。其五,支付清算機構的風控措施要隨着應用的發展而進一步完善。其六,關於我國支付行業進入國際市場的問題和思考。

  陳靜認爲,爲支持我國支付行業進入國際市場,國家層面應加強相關市場引導和部署,要先走一步,解決一些理論問題和方法問題。具體來說,第一,要充分研究和考慮國外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尤其應當注意隱私保護的要求。第二,要充分研究國外不同文化社會的習慣、風俗。第三,要根據國人不同要求,切實完善支付產品的保障措施,使其更加完善透明,要讓國外相關監管部門和社會充分了解其保障措施。第四,對國外同業或者國外相關產業、企業合作給予高度重視與充分研究。

  李青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原巡視員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原巡視員李青分享了支付業務的概念、第三方支付工具的現狀和收付款業務的競爭,並且對中國未來支付行業的發展提出了建議。

  首先,完整的支付業務包括髮起支付、收單、轉接、清算、入帳、到賬等。李青提出,考察競爭和壟斷時需要考察每個環節的具體情況。同時,李青認爲包括銀聯、網聯這種居於中心提供網絡型服務的企業,其存在一定是因爲在商業模式上更具有合理性。

  其次,李青提出,對現有第三方支付機構來說,一是其市場份額不夠,難言支配地位;二是其業務開展也某種程度上依賴清算組織的存在;三是支出有剛性,收入難保證。因此,他們沒有能力控制交易條件。

  再次,李青認爲現行支付行業中收付款服務格局是競爭的結果,每個企業都還將面臨激烈的競爭。這種激烈的競爭是在互聯網經濟背景下對用戶的競爭。用戶的多歸屬性、支付工具的可替代性決定了這種競爭的長期性。

  最後,李青建議推動第三方支付機構走出國門,同時在促進清算市場對外開放的同時,也適度重視對內開放的問題。

  接下來,來自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研究部主任陸強華,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學術委員會祕書長程煉,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程華,北京立言金融與發展研究院院長、CFT50學術委員楊濤從不同的角度各抒己見。

  陸強華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研究部主任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發展研究部主任陸強華認爲,在當前複雜的國內外環境下,要鼓勵更高水平的創新,推動更加公平、開放的競爭,實現更高質量的發展,全面提升支付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和水平。

  他指出,當前,我國支付產業有着市場廣闊,公衆認知程度高、科技應用創新發達、服務體驗優質以及對業務二次開發程度較高等優勢。同時,也存在全球化程度不夠、同質化競爭以及產業整合度有待提升等不足之處。要進一步完善支付生態。堅持支付生態多樣性,既要分層還要公平競爭,形成開放、包容、持續自我進化的生態體系。進一步平衡創新與安全的關係。加強在支付安全領域的投入,在基礎設施、服務終端、數據安全隱私保護等方面不斷創新,推動市場有序競爭和規範發展,確保支付安全水平與服務體驗、服務質量相匹配,使支付服務更加可靠、可信和可持續發展。

  程煉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學術委員會祕書長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學術委員會祕書長程煉分享了關於反壟斷方面的三個理論問題。

  第一,壟斷如何判斷,在支付市場上是否要反壟斷。程煉提出,實體經濟市場監管與金融市場監管有所區別,金融市場反壟斷不能簡單套用實體經濟市場的經驗。判斷金融市場是否有壟斷,可以通過判斷實體機構是否利用了壟斷地位或者禁用門檻而實施損害消費者行爲的方法。

  第二,程煉指出在諸如雙邊市場理論所描述的情境中,企業行爲的福利後果很難簡單地根據市場份額等一般規則確定,而需要根據當時條件進行具體分析,並且可能對於技術與市場參數高度敏感。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在國際市場競爭的規則制定中,“講故事”的能力就非常重要。

  第三,程煉提出“雜草”起不到好的作用,但是“雜草”的存在對於安全的金融生態也是必要的,否則會導致最壞、風險最大的、完全沒有顧忌的機構進入市場,所以要考慮設計好分層監管的機制。

  程華 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

  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程華以21世紀初期,日本的移動支付萌發早,普及發展慢爲例,對比分析了中日移動支付發展或停滯的原因。

  2007年,日本之所以出現“電子貨幣元年”,得益於:一、統一的技術標準;二、企業間的兼容合作;三、日本以定製機爲主,卡機不分離;四、發展電子化的平臺是日本最大的移動服務供應商,它開發了開放的支付平臺,其上有自己和其他企業的電子貨幣。相比之下,那時的中國缺乏以上同等條件。

  但在之後的十年內,日本的移動支付並未爆發式增長、迅速普及,程華分析認爲,可能是以下原因:一、日本電子貨幣市場格局非常的分散;二、日本市場分散,缺乏具有整合能力的大型平臺;三、日本第三方支付賬戶和商業銀行賬戶並未打通,在支付這樣一個龐大體系裏邊沒有實現縱向連通。相比之下,十年後中國具備了以上同等條件,移動支付發展驚人。

  通過中日對比,程華最後指出,市場上的分散競爭不一定會導致市場效率提升,但市場份額更高、更集中的情況下,有縱向的主導力和大品牌的存在實際上可能導致一個有效率的產品和市場發展。

  楊濤 北京立言金融與發展研究院院長、CFT50學術委員

  北京立言金融與發展研究院院長、CFT50學術委員楊濤指出在支付領域研究中仍有諸多沒有解決的難題,尚未達成共識,並且在當前歷史環境下,需要進一步從移動支付切入,提升支付清算體系在國家戰略層面的重要性。對此,楊濤提出了三個方面的思考。

  第一,重視支付清算領域的國家治理機制建設。其一,新形勢下,需要在國家層面真正統籌推動支付清算基礎設施建設,在跨部門工作機制上落實中央關注的重點;其二,如何對待支付治理和非支付治理的問題;其三,需明確支付清算國家治理的最終目標,是以支付服務消費者福利改進、有無價值增值等來判斷;其四,如何協調國際層面的支付體系治理問題;其五,效率與安全的權衡問題需要重新系統梳理;其六,行業利益協調非常重要。

  第二,當前仍需重視支付創新,雖然在支付需求層面已經滿足較充分,但支付體系需要更高層面的創新,以避免失去過去的比較優勢。整個支付行業的創新需要從過去的需求與應用拉動型,到現在真正推動技術驅動型創新,從而在國際競爭中獲取真正可持續的競爭力。

  第三,“引進來”與“走出去”並重。一方面,中國支付市場仍需堅持開放,在提升自身國際化程度的同時,才能更好地融入國際市場並增強自身綜合實力;另一方面,“走出去”也越來越重要,在此過程中支付清算機構應當進一步優化自身模式,適應不同國際的支付生態特點,也需要國家政策、戰略加以支持,如推動支付標準的國際化。

  【尾聲】

  社會各方對新興支付不僅保障了疫情時期各類“無接觸”服務的供給,並且在數字經濟轉型發展過程中凸顯了巨大價值形成共識。在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下,期待我國支付服務機構持續提升創新能力,在未來的全球支付產業鏈中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行穩致遠、展現中國科技力量。本次研討會在熱烈的學術氛圍中結束,跨界交流將是金融科技研究的常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