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波有三折,一文看懂Arm中國的“換帥”風波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11日 00:55   北京新浪網

安謀中國陷入換帥風波安謀中國陷入換帥風波

  2020年科技圈“大戲”一場接一場,這回輪到了全球領先的半導體知識產權(IP)廠商Arm公司和Arm中國合資公司安謀科技(以下簡稱安謀中國),雙方上演了一場“董事會罷免CEO,公司不認”的戲碼。

  在故事開始前,我們先明確,Arm公司和安謀中國是兩家企業。“安謀中國”是Arm在中國建立的合資公司,根據天眼查信息,Arm公司爲安謀中國第一大股東,持股47.33%。

  傳言四起,安謀中國CEO被免職?

  6月10日,據21世紀經濟報道,安謀中國執行董事長兼CEO吳雄昂被免職,安謀中國董事會已任命Ken Phua(新加坡籍)和Phil Tang(中國籍)爲安謀中國的臨時聯合首席執行官,接替吳雄昂擔任董事長兼CEO。

  該報道還引援了知情人士的消息:“上一週一直在焦灼狀態,還涉及到法人的替換等法律手續。暫時還沒有對外公佈”。

  對於這件事,澎湃新聞也進行了報道,6月4日安謀中國召開一次董事會,在這次董事會上吳雄昂被罷免了公司董事長和CEO的職務。但這次董事會吳雄昂本人並沒有參加。隨後,吳雄昂拒絕接受董事會的罷免決定。

  這時又有一位消息人士對澎湃新聞表示,有人舉報吳雄昂有不當行爲,主要是財務違規、利益衝突等,隨後公司董事會解僱了吳雄昂,並將繼續調查吳雄昂的不當行爲。

  所有消息匯聚一處,眼瞅着就差官宣了。

  擊破“傳言”,安謀中國第一封聲明

  然而就在6月10日午間,“第一折”出現了。

  安謀中國通過官微發佈聲明,直接否定了此前“傳言”。聲明稱,安謀中國表示公司並未發生人事變動。同時強調安謀中國作爲在中國依法註冊的獨立法人,依照有關法律法規,吳雄昂繼續履行董事長兼CEO職責。安謀中國目前運營一切正常,對中國客戶和產業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務也一如既往。

安謀中國的第一封聲明安謀中國的第一封聲明

  聲明一出,幾乎粉碎了此前所有傳聞。按照正常套路,事情到這也就結束了,先有傳聞,然後官方闢謠,一切歸於平靜。但事情並沒有按照劇情發展。

  快速打臉,Arm公司與厚朴投資聯合聲明

  就在安謀中國聲明發布後的幾個小時,Arm公司聯合厚朴投資發佈了一份新的聲明,稱二者共同在安謀中國董事會決定,罷免吳雄昂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的決定符合安謀中國的最大利益。同時指出,該決議於2020年6月4日舉行的安謀中國董事會上達成,全程由位於中國上海的中倫律師事務所的指導下進行。

  故事“第二折”由此開始,這份聲明直接打臉安謀中國,不僅承認此前“罷免傳聞”,還將決議時間寫得明明白白,就是6月4日。

Arm公司與厚朴投資聯合聲明Arm公司與厚朴投資聯合聲明

  同時聲明指出,基於舉報人以及數位在職、離職員工的投訴,經過調查發現,美國公民吳雄昂的行爲危害到了安謀中國的發展、公司股東以及利益相關者的利益。而且證據確鑿,所以董事會認爲,罷免吳雄昂是一個“負責任的決定,符合道德標準,能夠確保安謀中國長期穩定和業務發展”。

  吳雄昂被“罷免”後,公司過渡時期交給公司副總裁潘鎮元和唐效麒組成的聯席首席執行官,而安謀中國董事會正在推進公司管理層的遴選工作。Arm公司與厚朴投資將一如既往地支持安謀中國的發展。

  這份聲明雖然是Arm公司和厚朴投資聯合發佈,但依然以安謀中國大股東、董事會的名義發出,看上去非常官方。事情至此,就變成了官方打了官方的臉。

  再次反轉,安謀中國的第二封聲明

  如果你以爲事情到這就結束了,那可能是你太年輕,畢竟說好了還有“第三折”。6月11日上午,安謀中國通過官微等各個渠道發佈了第二封聲明,直接懟回了Arm公司的聯合聲明。

  這份聲明直接點明,Arm公司和厚朴投資的聯合聲明對安謀中國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及CEO吳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須有,而且對吳雄昂先生及安謀中國的聲譽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並且已經委託律師採取法律措施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

  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直接否認6月4日的董事會,稱其“違反程序”,“不具有合法性”。如果當天的董事會不具有合法性,那麼最終的結論也就沒有意義。總之,所謂的罷免沒有法律意義。

  更有意思的是,安謀中國表示唐效麒 (Phil Tang) 因嚴重違規行爲,已經於2020年5月26日被安謀中國解職,他不再代表安謀中國履行任何職能。一路看下來的小夥伴應該注意到了,這個唐效麒就是Arm聲明中組成的聯席首席執行官的那位。

  又打了Arm公司一巴掌。

安謀中國第二封聲明安謀中國第二封聲明

  經過這樣的“連環巴掌”,最後安謀中國表示相關運營一切正常,將一如既往地向客戶提供優質產品與服務。

  安謀中國是一家怎樣的公司?

  講到這,事情已經非常明朗了——安謀中國和Arm公司打起來了,就“是否罷免吳雄昂一事”沒能達成共識。文章開頭提到,安謀中國是Arm在中國建立的合資公司,後者擁有47.33%的股權,那是否就有權罷免安謀中國的CEO呢?

  我們先來看Arm公司的一些背景信息。2016年,軟銀以320億美元的高價收購了Arm,當時是以借貸、抵押的方式進行,因此被視作一場豪賭。2018年,軟銀又宣佈,把Arm在中國的子公司51%的股權出售給中國投資者,作價7.75億美元,買方是中國投資公司(ChinaInvestmentCorp.)、絲綢之路基金(SilkRoadfund)和新加坡淡馬錫控股(TemasekHoldings)在內的一批投資者。

  也就是說Arm在中國的子公司股權一半以上已經分散出去。到了2018年4月,Arm中國的合資公司正式開始運營,主體就是安謀科技(中國),吳雄昂任執行董事長兼CEO。

  吳雄昂曾在公開場合表示:“Arm中國已經是一家中國公司,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歡迎大家加入Arm中國”。如今從天眼查的信息來看,安謀中國的最大股東仍是Arm公司,而中方投資者雖然佔股51%,但是股權相對分散。

  這也解釋了爲何Arm公司的聲明要聯合厚朴投資。事實上,這個厚朴投資來頭也不小。

  科技部網站資料顯示,2017年1月,由中投公司、絲路基金、新加坡淡馬錫、深業集團、厚朴與Arm共同發起設立的厚朴—Arm創新基金(簡稱“厚安創新基金”)在北京正式成立啓動。由Arm及厚朴投資共同負責管理,落戶深圳。

  同年5月,Arm公司和厚安創新基金在北京簽署合作備忘錄,計劃在深圳成立合資公司,目標是把合資公司建設成爲國內重要的、由中方控股的集成電路核心知識產權(IP)開發與服務平臺,也就是安謀科技(中國)。

  換句話說,厚朴投資對於安謀中國的創立起着重要的作用,同時對於安謀中國也有着重要話語權。

  安謀中國獨立運營後,把“做本土的芯片IP公司”作爲目標,使命是逐步地推動本土研發,目標是全球標準、本土創新。吳雄昂上任之後的兩年多時間,安謀中國推出了人工智能 IP、CPU、物聯網安全三大產品線,而且還成功自研了一個名爲“周易”的AI計算平臺。

  如今這件事已經變爲“第一大股東要罷免公司CEO”的戲碼,背後體現着Arm公司和安謀中國之間的矛盾。顯然安謀中國想要擁有獨立自主的控制權,而Arm公司並不想放手,於是這個公司CEO的位置就成爲了雙方的“必爭之地”。(蘇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