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習慣把手指關節掰的啪啪響?你可能是命苦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0日 19:25   北京新浪網

  文章來源: DrWhy

  少年時代,你肯定有過類似的經歷。

  在數學老師沉浸在勾股定理中無法自拔時,你昏昏欲睡,擺弄着手指玩,只聽得一聲清脆的“嘎巴”從手指關節裏蹦出來。然後,就好像打開了什麼開關,整間教室裏掰手指的聲音此起彼伏,有的人聲音大些,有的人聲音小些,有的人每根手指都可以響,有的人一根手指都響不了。

  終於,老師忍無可忍,大喊了一聲:“再掰手指頭就把所有的公式抄十遍!”

  而你,和身邊的同學相視一笑,心裏都想着,“哼,還是我的聲音大些。”

  後來,你從學校畢業,成了一名標準社畜,每天在電腦前一動不動8個小時,結束一天工作的時候,扭一扭已經痠疼的脖子,頸椎上傳來一陣“咔咔”聲。

  你和同事面面相覷,紛紛打開手機開始搜索[脖子咔咔響是不是頸椎病]。

  可能這就是成長吧。

  你長大了,也變響了

  按手指也好,扭脖子也好,蹲下起立發生的膝蓋動作也好,這樣引起關節發出聲響的現象,稱爲“articular release”,由於找不到明確的官方翻譯,所以在這篇文章裏,我們將它簡單粗暴的翻譯爲“關節釋放”。

  關節是可以活動的,但是活動是有範圍的。當關節的活動範圍突破了一道生理屏障,當然還不到脫臼的程度,就會發生關節釋放。這種釋放可以來自外力的驅使,比如你主動地按壓手指,也可以來自肌肉運動,比如只是簡單活動了一下脖子。

  因爲關節釋放的聲音而懷疑自己骨頭出問題的人不止一個。按照慣例,尋找原因就是科學家們發揮想象力的時候了。

圖片來自網絡圖片來自網絡

  關節釋放的的聲音多種多樣,在醫學文獻中可以查到多種不同的描述。“articular crack”,裂開的聲音;“articular pop”,popping舞蹈都看過吧,突然的爆裂是重點;“clunk”,沉悶的敲擊金屬的聲音;“crepitus”,關節運動時的骨擦音;“joint click”,成串的咔咔聲;“snap”,猛然被折斷的聲音;“synovial grind”,摩擦滑膜的聲音;“thud”,砰的一聲。這些聲音被統稱爲關節噪聲。

  關於關節噪聲產生原理的猜想也多種多樣。有人認爲關節噪聲就是骨頭放回原位的聲音,就像我們扣上了錢包的暗釦;有人跳出了關節的範圍,從肌肉上找原因,認爲關節噪音是肌肉活動的副產品,是肌肉拉伸產生的,響的不是關節,是肌肉(?);還有人乾脆直接說,關節噪聲的產生是因爲肌腱斷了。

  很長一段時間,氣腔破裂學說佔據了主流。這種學說認爲,關節之間的滑液因爲低壓產生氣腔,而氣腔進入高壓區域時破裂,就造成了我們聽到的關節噪聲。氣腔破裂產生的氣體需要一段時間和滑液融合,所以一般情況下,20-30分鐘之內再怎麼掰手指,也不會再響了[4]。

  幾乎是同時,也有學者對氣腔提出不同的看法,他們認爲,關節噪聲絕對不會是氣腔破裂的聲音,因爲,關節噪聲是在氣腔破裂之前產生的。

雖然有點糊,但是能看到泡泡嗎?雖然有點糊,但是能看到泡泡嗎?

  這項先後之爭持續了好幾十年。直到2015年,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的學者們利用實時磁共振成像證明,關節噪聲的產生和氣腔的形成是同步的,那些“咔咔”聲是氣腔形成的聲音,而不是破裂的聲音,才終於解決了這個矛盾[5]。

  此外,結締組織也被認爲是影響關節噪聲的因素之一。結締組織的數量決定了關節的彈性,隨着年齡的增長,結締組織變硬,關節逐漸退化,噪聲也會相應增加。

  回到我們開頭的場景。

  當你在辦公室捧着泡了枸杞的保溫杯,一邊搜索“骨頭響”和“關節炎”之間的關係,一邊考慮要不要買個頸椎治療儀的時候,會不會突然想起,年少時媽媽對你的警告——

  天天掰你那手指頭玩,早晚要關節炎!

  闢謠:會響的關節並不一定會壞

  接下來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有一點叛逆,但又十分具有科學精神,甚至,他獨自完成了一項長達50年的研究,雖然這個研究只有他一個人[6]。

  因爲童年時期被母親、外婆、七大姑八大姨等警告過太多次“掰手指會得手指關節炎”,他決定在自己身上做一個試驗。

  從那時起,他每天都至少兩次掰響自己左手的指關節,但是對右手進行了小心的保護。50年過去,他的左手指關節至少響了36500次,但是右手指關節僅有少數的幾次意外關節釋放。經過仔細的檢查之後,研究人員宣佈:這兩隻手不僅都沒有關節炎,連差距也不是特別明顯,就是很正常的,同一個人的左右手而已。

  當然了,這個試驗樣本量太小了,小得讓人不好意思稱它爲試驗。下面講個更有說服力一點的吧。

你看這個機器,長得就很有說服力你看這個機器,長得就很有說服力

  來自卡梅爾山醫院的研究人員招募了300名45歲以上的受試者,他們都沒有手部疾病,也沒有神經肌肉疾病。在這300名受試者中,有74名是習慣掰手指頭玩的,而且這習慣持續了18-60年不等,其他226名則沒有這種會被媽媽罵的習慣[7]。

  研究結果顯示,兩組受試者的手部關節炎的患病率沒有什麼差別,痛風、廣泛性骨關節病、腕管綜合徵、手部外傷等的發生率也相似。

  不過,雖然疾病的發生率沒有顯著差異,研究人員卻在別的方面找到了一點差別。習慣性掰手指的人羣多爲體力勞動者,吸菸飲酒的比例較高,而且還很多有咬指甲的習慣,他們手部腫脹或者握力不足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於是,研究人員得出結論,習慣性的關節釋放雖然與關節炎症無關,但是很有可能導致功能性手部損傷。

  雖然但是,“經常掰手指會得關節炎”的謠言是不用再信了,這句話加紅加粗,大家可以放心轉給媽媽看了(

  聲音的學問

  也不是所有的關節噪聲都不需要引起注意。

  半月板損傷、韌帶損傷、軟骨損傷、骨關節炎等疾病都有可能伴隨着關節噪聲。而區分病理性噪聲和生理性噪聲的最佳方法,科學家說了——看噪聲部位是否疼痛和腫脹[8]。同時,因爲不同部位的噪聲種類不同,不同疾病的噪聲也不大一樣,所以,在識別和區分噪聲上面,科學家們也是下了功夫的。

  前文提到的“pop”,很有可能表示韌帶或者半月板受損;“crepitus”的聲音則可能意味着關節炎中的軟骨損傷。當然,只是憑藉着這些形容詞就判斷噪聲類型有點難爲大家了,所以研究人員從聲音震動、聲發射等角度出發,開發了不少測量關節聲音的設備[9]。

(圖源:pixabay.com)(圖源:pixabay.com)

  可穿戴關節聲音感應設備的出現可以幫助連續測量關節發出的聲音信號,既方便患者在日常活動中進行檢測,又提供了收集數據的新方法。通過數據庫的進一步完善,可穿戴聲音感應設備可以與特定疾病和損傷相關的生物標誌物聯繫起來,成爲醫生的好幫手。

  好了,文章看完了,大家活動活動手指,點個再看唄~

  DW暗語

  國產青春片裏總是少不了打架的場面,年輕的小男生把拳頭掰得“咔咔”響,衝冠一怒爲紅顏~

  唉,致我一去不復返的青春,18歲再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