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太空中能喝酒嗎?竟然是宇航員交流的重要方式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16:50   北京新浪網

1、圖中是1997年“和平號”空間站舉辦的聖誕節,俄羅斯宇航員帕維爾•維諾格拉多夫(左)和阿納託利•索洛維耶夫(右),俄羅斯宇航員在太空飲酒方面明確比美國宇航員更加寬鬆,而且他們飲酒不只是爲了度假。  1、圖中是1997年“和平號”空間站舉辦的聖誕節,俄羅斯宇航員帕維爾•維諾格拉多夫(左)和阿納託利•索洛維耶夫(右),俄羅斯宇航員在太空飲酒方面明確比美國宇航員更加寬鬆,而且他們飲酒不只是爲了度假。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2月14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在俄羅斯“和平號”空間站上,宇航員可以飲酒,但他們最好是用吸管喝,酒水是很小的液珠,漂浮在空間站。在克里斯·卡伯裏(Chris Carberry)撰寫的新書《太空中的酒水:過去、現在和未來》中,他記錄了人類的“太空飲酒文化”。

  上世紀80年代,前蘇聯建造首個太空軌道空間站——“和平號”空間站,它是人類第一個可長期居住的空間研究中心,當時,和平號空間站是令人們印象深刻的太空飲酒場所,雖然俄羅斯有相關規定禁止宇航員飲酒,但是一些酒精飲料,尤其是白蘭地,經常被偷偷帶到空間站。對於許多俄羅斯人而言,太空飲酒是宇航員們放鬆和社交的一個重要環節。

2、這是和平號空間站的用餐時間,在這張1997年的照片中,美國宇航員傑夫•格倫斯菲爾德(左)正在喝飲料,而宇航員瓦萊麗•科爾森、亞歷山大•卡雷利在一旁看着。  2、這是和平號空間站的用餐時間,在這張1997年的照片中,美國宇航員傑夫•格倫斯菲爾德(左)正在喝飲料,而宇航員瓦萊麗•科爾森、亞歷山大•卡雷利在一旁看着。

  據俄羅斯宇航員亞歷山大·拉扎特金(Alexander Lazutkin)稱,在漫長的太空任務中,特別是太空時代初期,我們宇航員的口糧供應中有酒水飲料,俄羅斯醫生曾建議用干邑白蘭地增強宇航員的免疫系統,並提高身體協調性。

  儘管官方有明令限制,俄羅斯管理層人士知道部分宇航員攜帶酒水抵達和平號空間站,太空物流公司Nanoracks首席執行官傑弗裏·曼伯(Jeffrey Manber)曾於上世紀90年代在載人航天飛行承包公司Energia就職工作。

  曼伯描述稱,上世紀80年代,前蘇聯和美國合作建立了“和平號太空計劃”,旨在運送宇航員往返和平號空間站,並且允許美國宇航局在該空間站進行長期探索任務,作爲協議的一部分,美國宇航員還將乘坐俄羅斯“聯盟號”宇宙飛船抵達空間站。

  這是自1975年阿波羅-聯盟號測試項目以來,這兩個前冷戰時期對手國家首次太空合作,他們在空間站明確規定了飲酒的相關內容:宇航員(當時基本上都是男性)每天24小時都必須在空間站,週六可以休息一天,喝一些干邑白蘭地或者伏特加酒,或者看電影、讀書。據悉,當時俄羅斯和一些歐洲宇航員有時會在空間站飲酒。

3、日本宇航員若田光一(Koichi Wakata)在國際空間站演示如何喝水的方法,而不是喝酒。3、日本宇航員若田光一(Koichi Wakata)在國際空間站演示如何喝水的方法,而不是喝酒。

  曼伯回憶稱,美國宇航局對和平號空間站普遍存在酒水飲料感到“非常震驚”,雖然宇航員每天辛苦工作後只喝少量的干邑白蘭地,但該做法與美國宇航局相關的太空禁酒政策和理念背道而馳。隨後美國宇航局與俄羅斯、法國等歐洲國家溝通,表達了對太空飲酒行爲的擔憂,但是俄羅斯、法國認爲,宇航員在空間站飲酒無需引起重視。

  曼伯解釋稱,對於法國人而言,飲酒是法國文化的一種延伸,他們有非常可口的白蘭地,我曾經喝過,上世紀90年代,法國航天機構爲和平號空間站的宇航員提供豐盛的食物,他們讓廚師製作美味可口的鵝肝,法國人不希望他們的宇航員只吃標準的宇航員口糧。他們想用法國美味食物、干邑白蘭地款待自己的民族英雄。

  儘管美國人對社交和太空環境下對飲酒行爲的態度很矛盾,但是駐守在和平號空間站的美國宇航員經常參加飲酒的慶祝活動,經常喝到干邑白蘭地。1997年,宇航員約翰·格倫斯菲爾德(John Grunsfeld)在執行航天飛機任務時,曾參加過一次和平號空間站的社交聚會,他回憶稱,當任務進行一半的時候,我們被邀請參加空間站的一個社交活動,當時俄羅斯宇航員瓦列裏拿出一個小瓶子,有人問:這是伏特加嗎?他說:不,我們永遠不會把伏特加帶到太空,這是白蘭地。

  格倫斯菲爾德稱,“進步號”補給太空飛船將優質干邑白蘭地放入醫療箱,運送到和平號空間站,這是非常有趣的,白蘭地裝入不超過250毫升的小瓶子中,只要輕輕一推,就會冒出一個奇怪的小球狀液滴,漂浮在船艙中。聚會時每位宇航員會分發一個很小的白蘭地液滴,每滴不超過25毫升,這是一個很好的社交聚會,據我所知,沒有人因此喝醉。

  格倫斯菲爾德完全理解爲什麼美國宇航局不願意在太空任務中讓宇航員飲酒,但他認爲,當人類離開地面的時間越長,一些刻板的規定可能需要適當調整,如果管理得當,我認爲太空飲酒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一旦宇航員開始太空生活,不確定除了太空環境面對的巨大威脅之外,還會有什麼真正的危險。

  據悉,格倫斯菲爾德並非唯一在和平號空間站享受飲酒聚會的美國宇航員,1997年,美國宇航員邁克爾·福勒(Michael Foale)拜訪了和平號空間站,他似乎對偶爾飲酒感到非常舒服,就像露營生活一樣,他表示,太空環境中的社交真的很重要,雖然太空食物口味稍遜一籌,但宇航員們已非常滿足,如果聚會時提供一些酒水,一定頗受宇航員喜愛。

  與之前一樣,宇航員在和平號空間站飲用的通常是干邑白蘭地,大家用吸管吸幾滴,白蘭地將在口腔中擴散開來,還會擴散至鼻腔上方,因爲空間站沒有重力將其吸入喉嚨……酒精會很快被人體吸收,就像吸菸一樣,你會立刻感到興奮,之後酒水進入喉嚨時,最終會有那種溫暖的感覺。

  衆所周知,和平號空間站是一個高度緊張的環境,俄羅斯宇航員和美國宇航員都經歷過幾次災難事件,包括一場火災和隨後幾個月與一艘入塢貨船碰撞。宇航員飲用酒水與這些事件是否有任何關係令人深思,但是當媒體報道和平號空間站上有干邑白蘭地時,各種新聞報道似乎暗示該問題與事故性災難是否有關聯,同時,俄羅斯宇航員是否保持清醒也受到了質疑。

  儘管有宇航員在太空環境飲酒的諸多負面報道,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干邑白蘭地對於幫助美國和俄羅斯宇航員建立友好關係具有重要意義,也起到了很好的禮儀作用,這一貢獻不容忽視。因爲當時正值兩個超級大國積極發展太空探索的關鍵時期,因此得出結論是:在太空中提供酒水飲料“永遠”是一個好政策,爲現今國際空間站美國和俄羅斯的夥伴關係奠定了基礎。(葉傾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