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人造人”技術,怎麼造?造出來的還是人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19:57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中國科普博覽

  1932年,英國作家赫胥黎發表了《美麗新世界》這本有着很強科幻意味的反烏托邦小說,書中描述了在生物技術高度發達的二十六世紀,人類不需經受生育之苦,藉着生物技術和人造子宮、體外受精、體外培育胚胎,批量生產出5個等級的人類,然後通過宣傳和麻醉品維繫着社會的穩定。而與“人造人”社會相對應的是被隔離的蠻荒地,那裏的人們還堅持着自然生育,他們被“主流社會”認爲是“不完美”的存在。

 《美麗新世界》被改編爲影視劇 《美麗新世界》被改編爲影視劇

  赫胥黎在發表這本書時,絕對想不到,不到50年後,1978年,就出現了試管嬰兒技術以及蓬勃發展的生殖醫學產業。好在,雖然各種技術包括生物技術和輔助生殖技術在不斷髮展,但目前各國的倫理和法規都在向促進科技向善、以人爲本的方向發展,因此,赫胥黎小說裏的階級對立的場景大概率是不會發生的。不過,生殖醫學也走到了新的路口,那就是人造精子、人造卵子、人工子宮技術的發展。

  飛速發展的生殖醫學

  一枚正常的種子才能在土壤中生根發芽,正常的懷孕需要無遺傳缺陷的胚胎和具有容受性的子宮。但總有一部分比例的人羣,因爲先天發育或後天疾病的影響,無法產生健康的卵子/精子,或者女方的子宮無法給胚胎髮育提供支持。這時候,人造卵子/精子、人工子宮就給他們帶來了希望。

  生殖醫學的發展之快出乎人們意料,一些科學家用各種辦法嘗試製造卵子/精子,其中,有不少實驗取得了成功。

  2004年,東京農業大學的Tomohiro Kono把小鼠卵子染色體改造成精子形態,使正常小鼠的卵子受精,從而培育出了一隻沒有“父親”的小鼠。與此相對,2010年,美國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Richard R。 Berhringer用幹細胞技術獲得了來自兩隻雄鼠的“後代”小鼠。

  2012 年,日本科學家 Mitinori Saitou將小鼠皮膚細胞體外誘導成人工精子,這是人類首次在體外培育出人工精子。這些精子也能夠使卵子成功受精,隨後生出健康的小鼠。

  2016 年,日本科學家林克彥(Katsuhiko Hayashi)將小鼠的皮膚細胞體外誘導成爲人工卵子,併成功受精發育成健康小鼠,這是世界上首次完全體外誘導出人工卵子。

人工卵子加自然精子培育的小鼠。圖源:MACMILLIAN PUBLISHER LTD。  人工卵子加自然精子培育的小鼠。圖源:MACMILLIAN PUBLISHER LTD。  

  而關於人造子宮,上世紀50年代就有人發表了一個模型的專利(下圖),模型中佈滿了輸送養分的管道。2017年,一種叫生物袋(biobag)的子宮模型進入公衆視野,它也成功地讓早產的羊胎在裏面繼續發育了4周,這一技術目前還在完善當中。

1955年的人工子宮模型專利 圖源:美國專利商標局1955年的人工子宮模型專利 圖源:美國專利商標局

  除了上述人造精子或卵子技術,克隆技術也爲“人造人”提供了可能,但是克隆人技術不僅違反社會倫理道德,還可能帶來複雜的後果,因此,各個國家明令禁止把克隆技術應用於人類。克隆人不可能出現,但動物克隆已經走過了近70年的歷史:1952年美國科學家R。 Briggs和T.King用核移植技術產生了克隆蛙,1963年我國科學家童第周克隆了鯉魚,1981年 Karl Illmenese和 Peter Hope完成了克隆小鼠,1996年克隆羊明星多莉在英國愛丁堡大學誕生,1998年孟勵等人在美國俄勒岡健康科學大學做出了克隆猴。還有許多其它已被克隆的動物,如豬、牛、兔、馬、狗等。

  這些技術進展從皮膚細胞開始,利用細胞誘導分化技術和幹細胞技術,加上生殖工程,讓人類培育出了越來越多的動物。這一切都令人難以置信,但生殖醫學的快速發展讓這些技術得以出現並被廣泛應用。 

 從體細胞到胎兒的路線圖。來源於正常人的體細胞如皮膚細胞,經過分化誘導和卵巢或睾丸組織提供的細胞內環境,變成成熟的卵子或精子,卵子或精子經過體外受精變成胚胎,移植到子宮後可以誕生出嬰兒。圖源:Guardian graphic。 從體細胞到胎兒的路線圖。來源於正常人的體細胞如皮膚細胞,經過分化誘導和卵巢或睾丸組織提供的細胞內環境,變成成熟的卵子或精子,卵子或精子經過體外受精變成胚胎,移植到子宮後可以誕生出嬰兒。圖源:Guardian graphic。

  對於“人造人”的倫理道德反思

  因爲打破了人類自然受精程序,“人造人”技術一直存在着倫理上的爭議。例如,人類是否在扮演“上帝”的角色,通過試管嬰兒技術出生的孩子能和自然生育孩子享有一樣的社會權益嗎?自然人和“人造人”共同生活在一起時,他們的社會地位是否平等?假以時日,當“人造人”的人口大於自然人時,會不會出現《美麗新世界》中的歧視和壓迫?對於這些問題,我們還無法給出答案。

  不過從試管嬰兒的歷史來看,“人造人”的前景似乎沒有那麼悲觀。雖然一開始試管嬰兒技術受到社會保守人士的抵制,不過目前來看,生活在全世界的800多萬名試管嬰兒個體,雖然只佔全球人口的1%,但享有和自然生育個體一樣的社會地位,並沒有出現被歧視的情況。

  就像100年前的人類若穿越到現在,看到我們今天的互聯網、衛星通信、生殖技術、航空航天等技術會驚詫不已一樣,我們若展望100年後的人類,看到他們享用的物聯網、人工生育、外星殖民等高科技,也會覺得這些技術像科幻一樣遙遠或充滿爭議。

  人類對技術發展的前景充滿希望,同時也敬畏着心中的道德律令。從十萬年前人類作爲一個物種走出非洲開始,到未來的某個時代人類面臨毀滅,科技註定滾滾向前發展。而唯一不變的,是善惡兼具的複雜人性,以及我們應始終保持的對倫理道德的敬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