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裁判也是高危職業?這些“大殺器”體育運動的誤傷非同小可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2日 20:08   北京新浪網

  來源:SME科技故事

  本月初,在網球大滿貫美國公開賽上,名將德約科維奇因爲用球擊中司線裁判而被判負並取消美網參賽資格。

  在對這個事件的討論中大衆普遍相信德約科維奇擊中女裁判是無意之舉,但在局間休息時向場後打出“泄憤球”確實違規,此番被判罰就事論事來說無可厚非。(合理做法應該是將備用球輕擊向地面使其安全滾向球童)

 正中裁判喉嚨的危險一擊 正中裁判喉嚨的危險一擊

  體育賽事中誤傷對手、隊友、場上工作人員甚至觀衆的情況並不罕見,但判罰的關鍵往往在於選手是否有意違反比賽規則。這些規則的設立一方面是爲了公平競技,另一方面也是爲了保護在場所有人員的安全。

  就拿網球爲例,現代很多男子球員發球時速可以突破240公里/小時,以網球平均58g的質量計算,產生的動能可以達到129焦耳。這是什麼概念?對比一下就知道了:人體出拳能量的極限約爲100焦耳。

  巧合的是,網球與我們拳頭的大小、硬度都相似,因此受到網球誤傷的裁判或者球童,其傷勢基本與捱了一拳無異。

 如果說上面德約科維奇給司線裁判的是一記擊中要害的輕擊,那麼沙波瓦洛夫在2017年給主裁判的就是一記正中左眼的重拳了。同樣被當場取消參賽資格如果說上面德約科維奇給司線裁判的是一記擊中要害的輕擊,那麼沙波瓦洛夫在2017年給主裁判的就是一記正中左眼的重拳了。同樣被當場取消參賽資格

  根據動能公式我們知道飛出的球體產生的能量與其速度和質量成正比,而球類運動中又以羽毛球的球速最爲驚人。2013年陳文宏創下了時速493公里的羽毛球球速世界紀錄,令其他球類選手望塵莫及。

  那麼實際上羽毛球造成的誤傷後果是否比網球更嚴重呢?

  我們取專業男子選手殺球過網均速約爲400km/h爲例,結合羽毛球的質量平均爲5g,算出其動能約爲30焦耳——只有網球的不到1/4。回憶一下實際案例確實也是如此,羽毛球一般不會造成太大的殺傷力。

李宗偉進攻時的一次誤傷,是難得一見的近距離較高速擊打。可以看出被正面擊中臉部的安賽龍受到的主要還是精神攻擊,肉身並無大礙李宗偉進攻時的一次誤傷,是難得一見的近距離較高速擊打。可以看出被正面擊中臉部的安賽龍受到的主要還是精神攻擊,肉身並無大礙

  原因一方面是它的質量太輕,另一方面則是其造型設計導致它在飛行過程中速度會迅速下降,打到人身上時基本就不剩什麼力度了。

  事實上,羽毛球的誤傷多發於業餘愛好者雙打隊友間的互相傷害。最常見的當然就是揮拍時擊打到隊友,但也有球體造成傷害的案例:雙打時位於前場的業餘愛好者常有回頭的壞習慣,此時如果隊友大力擊飛的球剛好近距離打在眼睛這種脆弱部位上,就會出現受傷甚至失明的情況。

如果是在隊友揮擊時習慣回頭看的業餘選手,這一球完全可能將她送進醫院如果是在隊友揮擊時習慣回頭看的業餘選手,這一球完全可能將她送進醫院

  再來看看第三種常見的小球運動——乒乓球。

  乒乓球的速度一直有所爭議。在中文網絡(某度)中常見的說法是當年中美“乒乓外交”的領隊人物莊則棟先生曾打出時速高達170km/h的球(也有126km/h一說)。

“乒乓外交”中的中方代表莊則棟(左一)“乒乓外交”中的中方代表莊則棟(左一)

  但2003年舉辦的“世界最快乒乓球扣殺比賽”中,在精準儀器的測量下冠軍球速僅爲112.5km/h,即約爲31m/s。從乒乓球檯的長度看來,這個速度相對合理,因爲再快就要超出人的極限反應時間了。

  假設我們以30m/s作爲專業選手的扣殺球速,結合乒乓球2.7g的標準質量,可以算出其動能約爲1.2J。這個動量很小,所以正面挨一發乒乓球問題不大,也幾乎從未有什麼乒乓球擊打誤傷事故的發生。

  區別於網球和羽毛球,乒乓球選手更着重於旋轉及落點的控制,而非高球速帶來的控場優勢

  以上三種在國內較爲常見的小球運動,看來論“誤傷危險係數”網球是要遙遙領先於其他兩種了。那麼有沒有其他比網球殺傷力更大的小球呢?

  答案是肯定的。

  重量170g的冰球,再加上專業選手擊打出來的153km/h高速,冰上曲棍球的動能可以高達155焦耳。這可算得上是所有小球運動中能產生的最大動能了。

  但它的恐怖之處不止於其高動能。飛行物對人體造成的傷害,動能是一方面,它本身的硬度及對人的受力作用面大小又是起決定性因素的另一方面。從這點上看,凍得硬邦邦的小冰球在高速飛行的狀態下,簡直就像一顆完美的殺人子彈。

  我們當然也自有一套方法來規避傷害,在冰球場內的參賽選手及裁判都會穿上厚厚的防護服,既是爲了防寒也爲身體提供了充足的保護。但儘管如此,被全力一擊的冰球擊中軀幹的危險程度,也堪比在身體對抗時狠狠摔上一跤。

感受一下隨手一揮“擊飛”一個裁判的冰球比賽現場感受一下隨手一揮“擊飛”一個裁判的冰球比賽現場

  冰球比賽中更多的危險誤傷還是來自於光滑冰面上的推搡,就像橄欖球一樣,摔傷壓傷的人當然要比被砸傷的人多得多。而要說以球傷人的多發區,還得數風靡全世界的棒球。

  由於棒球特定的比賽規則,投手和打擊手在一開始就各有一次概率不小的被爆頭或者擊中身體的可能性——如果真不幸被擊中了,那也是威力介於網球和冰球之間的極大打擊。

  所以從球體傷人這一方面上看,冰球的威力最大,但威力緊隨其後的棒球以傷人頻率領先,也是一大“魔頭”。

 各種互相傷害頻發的棒球現場 各種互相傷害頻發的棒球現場

  當然啦,要說到“傷人”,棒球棒作爲全球銷量領先並與其運動參與人數根本不相符的體育器材,是傷人領域的老大哥無疑了。

  此外也許還有人會想到我們漏了高爾夫,高爾夫球杆的江湖地位可能僅在棒球棒之下,但高爾夫球的比賽規則卻註定了他的球體傷人事件基本不會發生。

姚明倒是曾因爲手上的特製球杆太長險些誤傷了圍觀羣衆姚明倒是曾因爲手上的特製球杆太長險些誤傷了圍觀羣衆

  看似不起眼的各種小球,卻成爲了我們一旦稍不注意就會被誤傷的隱蔽殺手。相比之下排球或者籃球這種同樣用手部發力的大球反而是溫順許多的較安全飛行物。

  但在任何球類競技比賽中,故意違反比賽規則將球投擲到可能誤傷人的區域都是嚴重違規的。體育組織在這方面的嚴厲處罰,一方面既是爲了規範運動員的體育精神,更是出於多年來體育安全經驗的考量。

  制定再多的安全比賽規則,如果每個人都可以越一點線不嚴格遵守,那體育安全就無從談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