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肆虐美國的大黃蜂,狠起來連中國吃貨都無法近它身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18日 19:33   北京新浪網

  來源:SME科技故事

  上個月,美國蟲害科學家們在華盛頓發現並摧毀了一個亞洲大黃蜂巢。這是第一個已知的亞洲大黃蜂巢,並且科學家們稱將在接下來的至少三年內保持高度警惕,以期徹底消滅它們。

  這一事件被稱爲“2020年美國爲數不多的大好事”。入侵的大黃蜂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確實,無論在哪裏它們都是昆蟲界一種很可怕的存在。

“螳螂捕蟬黃蜂在後”“螳螂捕蟬黃蜂在後”

  看似兇猛的動物都有一些諢號,好比食人魚、食人花,它們實際沒有諢號那麼嚇人。

  殺人蜂則不然,國際上認可的非洲化蜜蜂已經具備殺人能力。

  被國人喚作殺人蜂的胡蜂(wasp)則更危險,它的毒性比蜜蜂強5~7倍,5下就可能讓一個成年人得急性腎衰竭。

  它們的性格極爲剛烈,一些脾氣大的胡蜂甚至不允許其他生物進入巢穴20米範圍內。

  早在2013年,陝西三個市就體驗了一把胡蜂災,過剩的胡蜂一與人接觸就瘋狂進攻,僅一個月造成1675人受傷,41人死亡。

  “殺人蜂”之名這回是徹底坐實了。

  我們常說的胡蜂,其實不是指某一種蜂,而是泛指膜翅目下的胡蜂科。

  胡蜂科有5000多個種,常見如虎頭蜂、馬蜂等,這些脾氣大、性子急的蜂種都涵蓋其中。

  國內已知的200多種胡蜂,常見的有黃腰胡蜂、金環胡蜂 、黑盾胡蜂、陸馬蜂等。

金環胡蜂金環胡蜂

  和蜜蜂一樣,胡蜂也擁有蟄針這種武器。

  蟄針是由蜂類的產卵管特化而來,只有雌蜂才有這種武器,雄蜂就沒有*。

  蜜蜂工蜂的蟄針上有倒刺,一端又連着內臟,猛烈攻擊後會連內臟都被扯出而死。

  但是胡蜂不一樣,它的蟄針是更純粹的武器,可以連續追擊又不危及生命。

  *注:羣居性蜂而言,雄性只負責產生精子繁殖後代,其他全是雌性負責。

  胡蜂對自己不狠但對敵人特別狠,一般成年人受5只胡蜂攻擊就可能引發腎衰竭。

  胡蜂的蟄針有着一條導管通入毒囊,毒囊連接酸腺,可分泌酸性液體。

  而另一端連接着鹼腺,一旦蟄針刺入敵人體內,酸鹼液就同時釋放,致毒性發作。

  同時,它們還會釋放信息素,告訴夥伴“這是壞人”,被蟄次數大大增加。

  累積遭襲上百次,距離死亡就只剩一步之遙,絕對是當之無愧的“殺人蜂”。

  胡蜂的毒液非常複雜,現已知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質、肽類和生物胺三種。

  如果從致病機制來看,主要分作多器官功能障礙症(MODS)和過敏反應。

  國內患者主要以器官功能障礙爲主,而國外患者是以過敏休克*爲主。

  *注:胡蜂毒中的胡蜂抗原-5、組胺、透明質酸酶都會引起人體過敏,乃至休克。

  衆所周知,胡蜂蟄傷會導致急性腎衰竭。

  蜂毒能使肌肉細胞壞死崩壞,伴隨而來的是肌肉疼痛、嘔吐、意識混亂。

  同時,蜂毒中的肽類還能使血管中的紅細胞破裂。

  這個過程中會釋放出肌紅蛋白、血紅蛋白,導致了腎小管堵塞,加重腎臟缺血。

  最終引起急性腎小管壞死,或是急性腎衰竭。

  除此以外,也有我們不常聽說的症狀。

  部分患者會因爲過敏反應,出現低血壓,造成心肌缺血。

  同時,蜂毒中的血管活性物質增加心肌動力,加劇需氧量,加重了心肌損傷。

  這種對心臟的影響,甚至能夠導致心臟停搏。

  一系列併發症還會危及神經系統。

  例如嚴重的過敏反應,導致炎性遞質不斷變多,最後誘發如腦脊髓炎、視神經病變一類疾病。

  部分胡蜂的毒素具有肝細胞毒性,能促使肝細胞分解,對消化系統也會造成損傷。

  被胡蜂蟄傷是否嚴重,還得參照蜂毒劑量、被蟄部位、患者體質等因素。

  有研究數據表示,胡蜂蟄傷潛在致死叮咬數爲500次。

  一般而言,頭頸部受傷的病死率較高。

  不過也有極端案例,2007年的《印度兒科雜誌》報道一例,叮咬一處便引發器官衰竭致死。

  因此被胡蜂蟄傷,要儘快進行處理。

  可用鑷子或其他工具沿刺入方向的反方向拔出,要注意不要因爲操作不當,導致擠入更多毒液。

  用水沖洗,或是用冰敷減輕疼痛,如果出現過敏休克反應,要將其躺平擡高雙腳。

  有條件還是應當儘快就醫。

  胡蜂絕對是最常見的昆蟲中最致命的一種。

  登山旅遊時,衣着黑色被當成愛掏蜂窩的熊、衣着鮮豔也可能被當成花朵、香水或是手中的甜食都可能引來了胡蜂。

  如果你隨意攻擊它,它留下信息素,你會被當成復仇對象的。

  只是不經意的舉動,都可能惹來殺身之禍。

  不同的胡蜂的警戒範圍也不同。

  如黑絨胡蜂,你只要距離它的蜂巢5米就被視作入侵。

  比較常見的黃腰胡蜂,則是會攻擊30釐米內的其他生物,比較激進的則會攻擊2米內的。

  當然也有比較“溫順”的威氏胡蜂,只有觸及蜂巢才會有攻擊反應。

  不過這不代表它就不兇悍,只是不敏感而已。

黃腰胡蜂黃腰胡蜂

  胡蜂給人類帶來的害處不言而喻,但它們也有有利於人類的一面。

  胡蜂是肉食性昆蟲,食性非常廣,乃至同是胡蜂之間也免不了一場惡鬥。

  它的戰鬥力又格外驚人,日本曾有個《世界最強昆蟲》的節目,胡蜂就被參加了一回。

  它一路過關斬將止步三強,最終敗給比他大好幾倍的蠍子,但它“就是幹”的戰鬥模式永遠留在觀衆心中。

別在意畫質,它真的是猛蜂別在意畫質,它真的是猛蜂

 

  人類看中這份強悍,將它們的戰鬥力轉化爲生產力。

  胡蜂能吃很多種農業害蟲,可以做生態防治。

  同時也有胡蜂入食入藥,合理養殖,豈不美哉。

  可能有些人就感到不解了,蜂類採蜜衆所周知,還存在有食肉蜂嗎?

  美國昆蟲學家米切納曾提出一個觀點:蜜蜂是從1億年前的細腰胡蜂進化而來。

  它們捨棄了肉食習性,成了採集花粉的素食習性,長出了便於採集花粉的攜粉足。

  億萬年水陸升沉,蜜蜂獨特的進化選擇,讓它們成爲分佈最廣、數量最大、種類最多的昆蟲之一。

  不過捨棄了肉食者的身份,自然就成爲了胡蜂的盤中餐。

  一般到了繁殖高峯的秋季,兩者上億年的戰爭就會再次重演。

  20只胡蜂足以戰勝一整巢的蜜蜂,胡蜂戰鬥力驚人,一口就能擰下一個蜜蜂的腦袋。

  這種大規模的進攻主要是爲了奪取蜜蜂的幼崽們,帶回去給自家幼蟲食用。

  不過有一點有趣的是,胡蜂其實消化能力不強。

  爲了高效生存,都由幼蟲負責消化食物,然後分泌出一種白色液體供成蜂取食。

  當然,蜜蜂也不是任其宰割。

  近些年引入的意大利蜜蜂,因爲缺少與胡蜂戰鬥的經驗,基本就是被屠殺的份。

  且看東方蜜蜂日本亞種,因爲常年爭鬥,琢磨出了自己的一套技術。

  它們會在金環胡蜂進攻時將其圍在中間,隨後不斷舞動翅膀,使中心溫度快速達到47℃,成功將其擊殺。

  食性讓它們變得富有侵略性,而成長之不易或許才是它們領地意識極強的原因。

  一般到了秋季,雄蜂和處女蜂王就會外出交尾。

  受精後的蜂王會尋找合適的地點越冬,原本的族羣以及雄蜂會因爲寒冷、飢餓或是微生物而毀滅。

  等到來年春天,蜂王甦醒,開始尋找落腳點。

  它會親自建巢,這是胡蜂王國的基點,隨後產卵、育幼。

  直到第一批幼蟲羽化成蟲後,子代才接替母親的工作,讓蜂王專心產卵。

  這個期間,只要一點失誤整個蜂羣就會覆滅,例如被天敵捕食,甚至多花些時間找住處都不行。

  來年春天到來之前,它們都需要努力生存。

  捕獵、採食,照顧蜂王和幼蟲,爲了更加節約時間,它們將生殖權交由蜂王,將消化的任務交給幼蟲。

  一隻胡蜂(除了蜂王)壽命在45~120天之間,要完成傳宗接代的歷史使命,短短數十天怎麼會夠呢?

  在《自私的基因》裏,用這麼一句話描寫蜜蜂自殺式殺敵——

  一隻不育工蜂的死亡對它自己基因的影響,宛如秋天一棵樹落下一片樹葉對樹的基因的影響。 

  族羣延續刻進了它們的基因裏,捨棄生命是它們最後的悲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