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無人零售又“火”了 行業迎來“春天”?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15:12   中國經營報

  本報實習記者 鍾楚涵 記者 李向磊 上海報道

  近日,武漢火神山醫院的無人超市登上了微博熱搜。

  同時,衆多企業紛紛佈局,美團、喜茶等知名企業推出智能取餐櫃“無接觸配送”服務;2月12日,首臺瑞幸無人咖啡機已經在武漢六七二醫院投入使用。在此背景下,無人零售概念再度受到市場關注。

  產業時評人張書樂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疫情主要是給無人零售業帶來了一個廣泛試錯的機會,即在用戶的短期極大剛需刺激下,讓無人零售不僅被廣而告之,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被用戶接受,同時通過在一定場景下使用而獲得了理論模型的改進和一定用戶數據的收集,在疫情緩解、短時‘無接觸’剛需消失後,可以提供更多改進和優化的參考,爲下一階段無人零售真正介入日常場景,提供參考座標。”

  無人零售又“火”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後的2020年1月末,美團便表示將在武漢試點推出“無接觸配送”服務,隨後,“無接觸配送”服務迅速覆蓋到北上廣深等全國184個城市。根據美團外賣“無接觸配送”情景示意圖,用戶下單後,騎手與用戶通過電話或APP內消息聯繫,騎手按照協商結果,將餐品放置於智能取餐櫃或者約定位置,用戶自行取餐,避免面對面接觸。

  美團、京東等企業智能取餐櫃供應商之一的西安奔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侯帆對記者表示:“疫情期間櫃子的系統也有改變。以前是要在屏幕上輸碼,現在是騎手完全可以在手機上操作,用戶也可以在手機上點按鈕開櫃,跟櫃子的接觸點減少。疫情期間小區的場景增加了很多,但優先解決的還是醫院場景。”

  除此之外,喜茶也表示,疫情期間營業中門店僅接受喜茶GO小程序無接觸點單,同時部分門店設有智能取茶櫃,讓顧客自行取茶。

  多點Dmall方面對記者表示,2019年底,多點Dmall最新迭代了通道式自助收銀,支持單人結賬,並可以與其他用戶保持距離。近日,武漢火神山醫院投入使用,店內開闢了多點Dmall自助購收銀區域。這也是多點自助購首次嘗試在無人店運行。

  2月12日,瑞幸咖啡表示,首臺瑞幸無人咖啡機已經在武漢六七二醫院投入使用。瑞幸咖啡同時表示,未來還將陸續爲武漢協和醫院、漢南區中醫院、部分方艙醫院和武漢消防救援支隊提供無人咖啡機和咖啡飲品。

  根據媒體報道,盒馬方面也推出“無接觸配送”服務,對於具體情況,2月13日,記者向盒馬方面發出採訪請求,但截至發稿對方還未回覆。

  中銀國際證券研報稱:“在‘無接觸’訴求下,無人零售需求再次顯現。在火神山醫院,盒馬、美團、餓了麼、多點Dmall、便利蜂、肯德基等相繼推出了‘無接觸配送’服務,喜茶藉助智能取餐櫃實施‘無接觸取餐’。瑞幸咖啡此前爲了減少渠道成本而發佈的智能無人零售戰略也顯得正逢其時。這些場景需求對公司智能零售產品帶來向上催化。”

  疫情下的無人零售企業

  侯帆告訴記者:“近日來,公司接到的諮詢確實大增,諮詢量大致是以往的3〜5倍。”

  “實際上智能取餐櫃最初的出發點並不是‘無接觸配送’,而是爲了提升配送效率。原先的應用場景主要有兩個,一個是不讓騎手上樓的寫字樓場景,騎手不能上樓,只能在樓下等,在中午高峯期的時候,騎手的時間很寶貴,所以就推出這種方案。另一個是外賣騎手送不進去的高校場景,這是兩個比較剛需的地方。”侯帆告訴記者,其客戶主要有美團、京東還有一些西安高校。

  目前,侯帆企業實際供貨量尚未能滿足增長迅速的需求。“這個行業很少有存貨,因爲此前每個客戶對於智能取餐櫃的尺寸、格子大小、櫃體顏色等要求都有區別,都是定製,很少有庫存。目前很多工廠還沒有復工,所以雖然有需求,但產量有限,只能協調各方面資源,優先滿足一下大企業的需求。在具體數量方面,疫情之前公司一個月向外供貨約100臺,現在每個月可以提供約300臺。”

  不過,《中國經營報》記者在採訪中也發現,並非每個細分跑道上的無人零售企業都能夠在疫情下得到業務增長。

  粉筆盒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粉筆盒科技”)CEO賀炬對此頗有感觸,根據賀炬介紹,粉筆盒科技的零售機產品裏面是當季的年輕人比較喜歡的美妝類、雜貨類爆款商品,用戶可以直接購買這些,也可以跟粉筆盒科技的設備進行交互,來玩答題遊戲,如果通過就可以得到商品。

  “而粉筆盒科技的主要場景是在北京的大型商場裏面,在當前疫情背景下,我們的大場景嚴重受到影響。”賀炬說:“首先,春節本來是一個營收爆發季,但目前這個旺季的營業額沒有了。第二,目前每個月收入已經被下降到非常低,甚至可以開始忽略掉了,但是支出還是得正常支出,尤其是渠道成本的支出。等於只有出,沒有進,然後進項又比原來預期的少。所以實際上,我覺得撐一個季度(3個月)基本就是上限了。”

  行業迎來“春天”?

  日前,武漢火神山醫院的無人超市登上微博熱搜,無人超市是否會再度火爆成爲零售行業關注的焦點。

  對此,零售行業專家劉暉認爲:“火神山醫院、方艙醫院是個半封閉的,甚至是全封閉的空間,這個場景沒有普遍性。”

  實際上,在2017~2018年,無人零售行業曾“站”上風口。2017年,阿里巴巴、京東、娃哈哈等巨頭相繼進入無人零售領域。根據此前媒體統計,僅2017年,全國無人超市累計落地超200家,無人零售貨架累計落地2.5萬個。截至2017年底,無人零售領域融資規模超過40億元。

  但不少企業的後續發展並不理想。果小美、猩便利、GOGO小超市、七隻考拉、繽果盒子等明星企業就接連不斷被曝出虧損、裁員等消息,還有的已經倒閉。

  對此,張書樂表示:“更多的企業只是一個放大版的無人售貨機。過去的無人售貨機銷售報紙、飲料等產品,本身用戶需求容易量化和形成模型。而更加泛品類的無人零售,讓針對不同場景下特定用戶羣體的需求變得極其複雜,近乎指數級增長,無形中對無人零售企業的供應鏈和投放能力帶來了遠超過有人售貨形態的壓力,最終導致理想模型的崩潰。”

  劉暉也曾經運營過無人零售項目,根據他的觀察,無人貨架最大的痛點還是配送成本高。因爲無人貨架密度很低,所以配送成本無法降下來。劉暉告訴記者,上海一個爲無人貨架配貨的工人一個月的工資可能要達到一萬多塊,而一個工人速度快的一天能上50個貨櫃,速度慢的有些只能配二三十個,尤其在地鐵裏,配貨特別費勁。根據劉暉測算,無人貨架每補一個貨的成本是0.45元。在高配送成本的背景下,只有導致無人貨架產品價格上漲。

  賀炬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他對記者表示:“無論是無人零售還是智能零售,都離不開渠道成本、商品成本、運營成本。”賀炬對此的解決方式是,選擇讓粉筆盒項目以交互場景爲主,“在交互的情況下,就意味着我不需要那麼多補貨,就會減少很多配送成本,那也就意味着我的商品成本、運營成本在同類裏面是低的。”

  除此之外,在當下風口上的智能取餐櫃行業存在痛點亦很明顯。侯帆表示:“此前,智能取餐櫃很少受到關注,而成本是跟訂單量相關的,量越大,價格越低。但是一直以來因爲訂單量不夠大,成本比較高,進而導致客戶的接受意願比較低。”

  根據侯帆透露,公司的取餐櫃業務毛利率大致是20%。“我們主要也不靠賣餐櫃盈利,目前盈利能力上是靠軟件。因爲客戶在買櫃子同時,還要搭配購買訂餐、配送整套系統,這個系統是按年收費的。把軟件部分的利潤一起算上,整個公司的毛利率可以達到50%。”

  侯帆認爲:“疫情對於智能取餐櫃行業更多起到的是市場教育的作用,讓很多人瞭解到了有智能取餐櫃的存在。最終肯定還是要回歸到商業的本質,還是要看需求,看用戶如何考慮產品對自己的意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