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搜狐高管解讀財報:搜狐集團或一兩個季度後即可盈利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4日 07:37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4日晚間消息,搜狐公司公佈了截至2019年9月30日未經審計的2019年第三季度財務報告。財報顯示,搜狐集團第三季度總收入爲4.82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9%,以人民幣計量增長12%。按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淨虧損爲5,300萬美元,和去年同期淨虧損7,700萬美元相比,虧損收窄31%;同上季度淨虧損6,800萬美元相比,虧損收窄22%。歸於搜狐公司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淨虧損爲1,700萬美元,去年同期淨虧損爲2,300萬美元,同比減虧26%。

  財報發佈後,搜狐董事會主席兼CEO張朝陽、CFO呂豔豐、財務副總鄧秀峯,暢遊CEO陳德文、暢遊首席財務官王耀斌,搜狗CEO王小川,CFO周毅等公司管理層召開電話會議,解讀財報要點,並回答分析師提問。

  以下即爲本次電話會議分析師問答環節主要內容:

  美銀美林分析師Eddie Leung:兩個關於媒體業務的問題。在廣告收入方面,來自中小企業和大客戶的增長壓力哪個大一些?兩部分的收入佔比分別是多少?另外,公司如何展望廣告行業未來的發展?

  張朝陽:宏觀環境對公司廣告大客戶的影響要大於對中小企業客戶的影響,汽車,IT行業的增長壓力比較大,而快銷行業的抗壓能力相對比較大。中小企業客戶貢獻廣告營收佔比爲25%-30%,大客戶佔70%,而大客戶中細分來看,汽車行業影響比較大,快銷品影響較小。

  傑弗瑞分析師Thomas Cheung:一個關於在線視頻業務的問題。公司如何看待目前的監管環境?公司視頻業務何時能夠開始盈利?今年能否實現?

  張朝陽:媒體行業沒有什麼新的監管措施出臺,所以環境沒有什麼變化,我們預計媒體業務虧損將繼續縮窄,(三季度)報告是3100萬美元的虧損,離盈利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加上視頻業務,以及來自暢遊和搜狗的貢獻,搜狐集團按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計算虧損爲1700萬,可能一兩個季度就可以盈利。

  花旗分析師Alicia Yap:關於媒體業務,公司指的高質量內容,除了圖片之外,還有什麼其他內容?這些內容可否促進公司的營收增長?廣告商對於這些內容的需求如何?另外,我聽到很多視頻網站運營方說因爲今年十一的原因,很多內容受到管制而延遲播放,請問最近一週是否有監管放鬆的情況?未來是否有持續放鬆的可能性?

  張朝陽:搜狐媒體業務中,貢獻內容的不只是無人機攝影競賽,我們還有搜狐號,有超過60萬名作者貢獻內容,其中很多爲搜狐內部孵化,比如搜狐科技,搜狐財經,搜狐時尚,這些搜狐號有公司的運營,可以提供更好的,更準確,更有深度的內容。這些都有助於搜狐內容的提升,有助於搜狐新聞App算法的提升,爲用戶推送更加符合其興趣的內容。另外,搜狐的各類活動也貢獻了非常多內容,比如5G論壇,人工智能論壇,時尚活動和搜狐校花校草大賽等等,都產生了很多內容,並得到了廣告商的贊助。由於有以上的內容,公司在目前整體宏觀環境不太好的情況下,品牌廣告業務依然可以實現持平甚至增長。

  視頻業務方面,公司有兩個增長驅動力,一個是電視劇,這部分業務公司的進展不快,今年我們在新劇製作的投入方面其實是減少的,但是由於過去幾年公司提供自制和購買積累了一些內容,並且我們進行了內容個性化的處理,令來自搜狐視頻的付費會員收入能夠持平甚至出現增長。公司因爲十一延遲了兩部劇的播放,期待未來可以播出,監管確實有放鬆,但是從一開始,公司受到監管的影響就很小,因爲搜狐越來越依賴短視頻和社交內容。

  花旗集團分析師瑪麗莎·雅:我想請問關於宏觀挑戰的問題。您是否可以解釋一下宏觀挑戰,當您比較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時,您認爲第四季度的情況比起第三季度是否變糟糕了?第二個問題有關在線遊戲。短視頻和在線遊戲是否面臨更多監管和競爭?最後一個問題,關於醫療垂直服務。您能否透露哪方面的垂直服務在第三季度的增長在搜索收入中佔到多少,對收入貢獻有多少,以及您對其在第四季度有怎樣的期望?

  周毅:如果你比較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的話,我們認爲宏觀因素的影響正在緩和。所以,比如,第四季度,電商領域的趨勢會與往年不同。遊戲和電視相關的短視頻競爭在不斷增長。醫療領域仍舊是我們搜索業務的重點。

  那請問,目前爲止,醫療增長如何?

  周毅:醫療模式是轉化爲用戶更深的服務,然後讓他們去連接醫院,連接醫生。在這方面,我們會做一些新的探索。至於醫療方面的市場份額,本季度沒有顯著增長。

  摩根大通分析師奧萊爾·肖恩:謝謝管理層。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剛才有提到我們跟騰訊微信的合作已經續約了,未來會繼續爲微信提供網頁搜索的服務。那麼,管理層能否分享一下,我們在微信網頁搜索這方面,商業化進展和規劃是怎麼考慮的?第二個問題,人工智能硬件方面,市場競爭者很多,競品也很多。那我們在市場裏的競爭地位、優勢是怎麼考量的?長期來講,這些人工智能產品的變現規劃是怎樣的?

  周毅:我們現在已經與微信簽了新的合約,提供對外互聯網的第三方搜索服務。我們也在探討進一步加深產品提供還是強調用戶產品層面的創新,包括像圖片搜索這樣的合作。目前還沒有考慮商業化方面的共享,但確實目前的合作更多是能夠看到,展現次數不斷提升,點擊率也有更高的水平,流量也在擴大,所以也希望可以在產品提供上繼續磨合。目前商業化沒有具體的時間表。

  在人工智能硬件競爭力方面,我們可以看到,一方面是人工智能的技術,包括自然交互技術和知識計算技術,這方面我們在行業中是非常的領先。這使得我們在語音、視覺、翻譯等領域,都能夠對硬件做出一個足量的能力來。市面上,目前大多數硬件還只能稱之爲智能硬件,從人工智能的核心能力上來講並不算強。這是我們看到可以產生效果的地方。包括我們當初做錄音筆的時候,現在主流的錄音筆廠商開始與我們建立錄音筆的聯盟,用我們的人工智能技術來進化升級原有的硬件,這是我們的第一個優勢。第二個是我們使用的場景是跟我們高度匹配的。輸入法和搜索分別是幫助用戶輸出信息和幫助用戶獲得信息的,原來是一種工具,應用人工智能之後,這種輸入輸出更多變成一種助理的角色,從輸入法到搜索的一個軟性助理走向硬件更多地捕獲語音圖像數據的助理。這方面跟我們的戰略是高度一致的,也是能夠形成品牌上聯動。所以基於我們的技術優勢,我們在這個場景,具有接近獨一無二的優勢。在行業當中,我們看到之前討論比較多的是人工智能音箱。個人我更看好移動化的個人方式,而不是放在家裏的音箱所帶來的人工智能助理能力。所以,我認爲,在路徑上的選擇,我們有更好的道路。未來應該會有新的產品發佈,大家也能看到我們的人工智能能力和場景的結合度。

  CICC分析師吳娜麗:對於搜索廣告,哪些出色的,哪些拉後腿?第二個問題,在流量成本方面,最近有沒有觀察一些行業變化?

  王小川:前五大是搜索是電商、醫療、遊戲、商戶服務,業務服務。其中,教育是搜索廣告中增長最快的。如果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的話,因爲第三季度有不少假期,所以之後,教育、旅遊、培訓和遊戲,在第四季度可能會減少。 首先,在第三季度,因爲流量的有機增長,如果你觀察總收入的話百分比的話,技術支出的比例在2020年前三個季度會逐漸下降。未來,我們的戰略是推動流量有機增長,推進推薦服務,實現變現。如果展望2020年第四季度,技術支出在總收入中的比例將繼續下降。(小白)

  (天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