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WeWork估值大幅下跌 小股東對其提起集體訴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9:23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9日上午消息,WeWork的小股東正在對公司多名高管,包括聯合創始人及前CEO亞當·諾依曼(Adam Neumann)提起訴訟,要求賠償損失。WeWork此前取消了IPO(首次公開招股)的計劃,估值大跌超過87%。

  在本週提交給舊金山高級法院的集體訴訟中,WeWork前員工娜塔莉·索伊卡(Natalie Sojka)指控公司董事會違反了對她這樣小股東的信託義務。她指控董事會允許軟銀集團來拯救WeWork,以非常低廉的價格向軟銀出售股份,讓軟銀的持股比例從29%上升到可能的80%,同時還給予諾依曼17億美元的退出方案。

  在11月4日的這起訴訟中,軟銀及其董事長孫正義也是10名被告之一。這起訴訟還指控這些被告及諾依曼內部交易。

  WeWork發言人週五表示:“WeWork相信這起訴訟是沒有根據的。”軟銀及其外部代表,以及索伊卡的律師尚未做出回應。

  這起訴訟對WeWork來說設置了新障礙。WeWork的母公司The We Company於9月30日宣佈擱置IPO。此前,投資者對該公司的虧損、商業模式和公司治理提出了疑問。諾依曼則於前一週辭職。

  基於軟銀提出的95億美元救助計劃,WeWork的估值已經從8月份的470億美元降至59億美元。

  本週五,WeWork披露了剝離所有非核心業務並裁員的計劃。諾依曼的前助手上週起訴他歧視懷孕女性。

  斯坦福大學法學院公司法和公司治理教授邁克爾·克勞斯納(Michael Klausner)表示,儘管股東訴訟常常瞄準的是上市公司,但WeWork是否上市對案件的是非曲直沒有影響。他還表示,對內部交易的指控“是法院將仔細研究的問題,被告可能很難拒絕”。

  索伊卡表示,她是WeWork的股東,在該公司工作了1年到1年半時間。她表示,在自願離職後,她被告知WeWork打算很快上市,而股價將大幅上漲。因此,她將所持的期權行權。然而,被告的做法導致股價大幅下跌,而軟銀的救助和其他交易給公司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

  這起訴訟的目標是阻止WeWork進一步與軟銀和諾依曼達成交易,並限制向小股東的股票收購,此外還尋求懲罰性賠償。軟銀提出的救助計劃包括以30億美元從當前股東手中收購WeWork股份,包括來自諾依曼的最多9.7億美元股份。(維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