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奈飛離奧斯卡最佳影片一步之遙?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10日 08:0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奈飛離奧斯卡最佳影片一步之遙?

  來源:北京商報

  奈飛又一次大出風頭,在素有“奧斯卡風向標”之稱的金球獎上,以17項電視類提名和17項電影類提名成功領跑。這似乎意味着,奈飛離心心念唸的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也不遠了。砸錢、砸錢,還是砸錢,在拼命做內容的策略之下,奈飛的目標一定不只是奧斯卡,將影視行業徹底帶到流媒體的主賽道上才是奈飛的野心。

  制霸金球獎

  美國東部時間12月9日,第77屆金球獎提名名單正式公佈。金球獎全稱爲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由好萊塢外國新聞協會約90人組成的小組頒發,被譽爲奧斯卡金像獎的風向標,金球獎的提名一向被認爲是衝擊奧斯卡金像獎的種子選手,其中,流媒體巨頭奈飛大出風頭,不俗表現甚至蓋過了影視劇集本身。

  電影方面,奈飛以17項提名傲立羣雄。《婚姻故事》《教宗的承繼》和《愛爾蘭人》獲劇情類最佳電影提名;此外,《我叫多麥特》則獲得了音樂/喜劇類最佳電影提名,這也是奈飛首次在金球獎上獲得最佳電影提名。緊隨奈飛之後的是HBO,獲得了15項提名。此外,索尼影業有8項提名,迪士尼和華納分別有6項提名。

  除了包攬電影提名,奈飛在電視劇集方面也收穫了17項提名,重點劇集包括《王冠》《難以置信》《柯明斯基理論》等。奈飛的競爭對手也收穫不菲,《早間新聞》爲蘋果的Apple TV+贏得首個金球獎提名,亞馬遜Prime Video出品的《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和《倫敦生活》也在提名之列。

  不只是在金球獎中鋒芒畢露,在國際主流電影獎項中,奈飛的黑馬之姿也越來越明顯,去年多倫多電影節的開幕影片《法外之王》就來自奈飛,而這部影片也開了主流電影節以未經影院放映的流媒體電影作爲開幕影片的先河。今年的多倫多電影節再次以奈飛出品的《曾經是兄弟:羅比·羅伯特森與樂隊》作爲開幕影片。

  衝擊奧斯卡

  當然,奈飛瞄準的不只是金球獎和電影節,而是電影界最高獎項——奧斯卡金像獎。去年,奈飛的《羅馬》雖然獲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和最佳攝影三個獎項,但仍痛失了奧斯卡最佳影片。

  事實上,從《羅馬》開始,奈飛就一直鉚足了勁要衝擊奧斯卡。彼時,爲了讓《羅馬》問鼎奧斯卡,奈飛痛下血本。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奈飛爲此砸下的公關預算高達2000萬美元,是近十年來最高的衝奧公關費用,再加上購買這部電影發行權的2000萬美元,奈飛一共花了4000萬美元。

  “在主流電影獎項獲獎的話,不僅對於奈飛的品牌提升有很大幫助,而且也能有助於對商業收益”,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舉例稱,比如在版權分發以及影視資源方面,就可以獲得強大的號召力,還可以通過一些精細化的運營方式來提升原創內容的凝聚力,從而提升奈飛整個原創內容在這一行業的競爭力。

  今年,奈飛把衝擊奧斯卡的希望押在了《愛爾蘭人》身上。據悉,這部長達三個半小時的黑幫鉅作斥資1.75億美元。

  “奈飛將在原創電影的製作、採購、發行等方面,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開始一輪火力密集的猛攻,而《羅馬》只是這一波攻勢的開始。”關於奈飛衝擊奧斯卡金像獎的決心,其原創電影部門負責人Stuber曾這樣表示。就衝擊奧斯卡的相關內容,北京商報記者聯繫了奈飛媒體聯絡中心,不過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具體回覆。

  猛攻背後,是奈飛日復一日的“燒錢”。奈飛CFO曾預計公司今年現金流爲-35億美元,原因是公司繼續增加了在原創內容上的支出,增加30億-150億美元。奈飛整體資本支出的85%都用到了原創內容的製作上。“奈飛處在一個無法擺脫的循環中”,紐約大學教授Aswath Damodaran表示,奈飛目前的商業模式是不可持續的,長遠來看會對企業本身造成損害。奈飛通過借錢製作更多的電影和原創內容,推高市場價格後再繼續借錢。今年10月21日,奈飛還發布公告稱,將提供總計約20億美元、以美元和歐元分別計價的兩批高級無擔保優先票據。去年幾乎同一時間,奈飛也發行了20億美元垃圾債。

  奈飛成公敵

  “燒錢”策略是有效的,金球獎的提名已經說明奈飛有了電影底氣,且在今年初,美國電影協會接受奈飛作爲迪士尼和其他傳統好萊塢五星會員,並正式承認奈飛是好萊塢的“六大”資格。但這並不意味着帶着流媒體標籤的奈飛就能得到電影市場的完全認可,畢竟奈飛獨特的模式此前一直是傳統電影製作人的眼中釘。

  今年2月參加柏林電影節金熊獎時,奈飛推送的《伊莉莎與瑪瑟拉》遭到了160家獨立電影參展商聯名上書抗議。2018和2019年,戛納電影節都取消了奈飛的參賽資格。今年奧斯卡結束後,美國司法部還曾發出警告,稱將禁止奈飛參評奧斯卡,因爲可能涉嫌壟斷,並壓制行業競爭。

  矛盾點在於影片上線時間,奈飛一直堅持線上線下同步上映,這觸及到了影片發行方和院線的底線。戛納電影節就明確要求,流媒體平臺至少要等一部電影在影院上映三年之後才能放到平臺上。奈飛2015年推出的《無境之獸》就曾因爲同步上映,遭到了北美四大院線Regal、AMC、Carmike和Cinemark的聯合抵制。

  不過,奈飛對於傳統電影發行的顛覆也並非毫無可取之處。事實上,院線電影增長乏力已是事實。從近十年的數據看,自2009年以來,北美地區年度觀影人次基本穩定在1.3億左右,有小幅下滑趨勢;年票房則在110億美元上下波動。

  相較之下,流媒體已經成爲影視市場的主陣地。根據statista數據,2019年美國流媒體視頻的收益將達到11.4億美元,同比上漲9.4%;流媒體視頻用戶將達到1.25億,超越了2017年的北美觀影總人數。美國電影協會2018年的調查結果顯示,北美電影收益中僅有35%來自線下票房,22%來自實體影碟購買、租賃,其餘的43%則全部來源於流媒體放映。

  派拉蒙意識到了這一點,開始與奈飛和解。去年11月,派拉蒙宣佈成爲了第一個爲奈飛提供原創內容的好萊塢製片廠。派拉蒙董事長兼CEO Jim Gianopulos認爲,與奈飛合作是一條能夠幫助公司增收的新路子,這樣一來,製片廠也不必爲了搶奪票房只把注意力放在驚險刺激的大片上,流媒體平臺的存在讓創作者有機會關注更多小衆內容。

  當然,“燒錢”不止的奈飛也意識到了院線的重要性。今年早些時候,奈飛已經與影院正式簽署租約,全面接手位於紐約第五大道的巴黎劇院,未來這家電影院將用於放映奈飛出品的較爲著名的電影。畢竟流媒體的賽道上已經越來越擁擠了,迪士尼旗下的流媒體平臺Disney+上線一天後,註冊用戶就突破了1000萬,而Disney+坐擁豐富的內容寶庫。Disney+之外,還有HBO的HBO+等虎視眈眈,奈飛迫切需要在一衆競爭對手之間找到新的發力點。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