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視覺中國“二進宮”背後:行業亂象未平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10日 08:0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視覺中國“二進宮”的背後

  來源:北京商報

  黑洞風波曝光的圖片版權服務平臺亂象未平,二度關停整改又暴露了新問題。12月10日,因開展自查整改,視覺中國和IC photo(原東方IC)官網均暫停服務。

  根據國家網信辦官方微信公衆號“網信中國”披露,視覺中國和IC photo在未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情況下,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責令徹底整改。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另一家行業代表性企業全景網,也未在其官網展示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

  時隔8個月,圖片版權服務平臺再碰政策紅線,不論是頭部平臺視覺中國、全景網,還是小企業Originoo銳景創意等,都仍未擺脫版權敲詐的質疑。

  行業亂象未平

  毫無徵兆的,國內兩家頭部圖片版權服務商在同一天關停官網服務,且對外的解釋一字不差:“網站自即時起全面開展自查整改,整改期間網站暫停服務。”

  北京商報記者就整改的具體原因,以及官網恢復服務的時間致電視覺中國董祕辦公室,視覺中國相關人士表示,會在公告中予以回應。但在晚間發佈的公告中,視覺中國僅表示,“尚不能準確預計自查並完成的時間,恢復的具體時間,公司將另行公告”。

  據“網信中國”披露,有關地方網信辦負責人指出,視覺中國、IC photo違反國家互聯網有關法律法規和管理要求,在未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情況下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在未經安全評估情況下與境外企業開展涉及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業務的合作,嚴重擾亂網絡傳播秩序。

  這是繼黑洞風波後,圖片版權服務平臺今年二度被約談。4月,黑洞照片出現在視覺中國平臺之初,視覺中國曾提醒用作商業用途的企業或個人有侵權風險。有自媒體創作者爆料,曾就黑洞照片版權問題諮詢過視覺中國客服,新聞傳播800元,商業用途需要申請,價格在3000元以上。實際上,黑洞照片版權方ESO,免費提供給公衆使用。

  隨後畸形的圖片版權生態鏈被曝光,國家相關部門連夜約談視覺中國,全景網當時也宣佈關停,維權營銷等行業亂象被不斷挖出。

  其中最受輿論關注的就是維權營銷。“在國內做內容變現,其實很難依靠版權收費,但視覺中國竟然實現了這個模式,這是因爲它有法律大棒和營銷大棒。”文淵智庫研究員王超說。

  法律大棒即所謂的版權敲詐,也是圖片版權服務平臺至今被詬病的痼疾。天眼查信息顯示,自4月黑洞風波後,視覺中國作爲原告的法律訴訟共有8起。視覺中國的官方微博下,也仍有網友在拿視覺中國打侵權官司當段子。

  走不出掙錢老路

  相比視覺中國,全景網的法律訴訟更多。天眼查顯示,今年截至目前,全景網的法律訴訟就有143起,大部分案由都是侵權作品信息網絡傳播糾紛。小公司的路徑也如出一轍,根據天眼查信息,從事全媒體版權內容聚合分發的蘇州原本圖像科技有限公司(Originoo銳景創意運營方),5月30日至今的法律訴訟有16起。

  “這是因爲企業沒有開發出新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法律恫嚇。”王超進一步說,“以視覺中國爲例,一方面壓低簽約作者的價錢,一方面開拓新媒體網絡媒體的新用戶,比如對散戶們,它只能用版權大棒”。

  4月至今,視覺中國的商業模式未見變化,甚至只剩下一條腿走路。2019年三季度視覺中國營收1.8億元,全部來自核心主業“視覺內容與服務”。而在2018年,“視覺內容與服務”的營收佔比有79%。

  從整體營收走勢看,視覺中國業績同比還在下滑。2019年三季度,其營收和淨利潤分別同比減少16.51%和1.26%。

  在王超看來,視覺中國不是沒有其他的商業模式可走,互聯網企業最常見的廣告變現就是很成熟的模式,“但因爲它本身不是互聯網公司,十幾年都在賣版權沒有變化。互聯網十幾年的變化,其實足以培育出新的增長點,視覺中國創始人之一的李學凌就在互聯網上開創了新模式,創立了遊戲語音YY和遊戲直播虎牙”。

  事實上,不光是視覺中國,其他圖片版權服務商除了分銷版權,也鮮有其他商業模式。

  根據全景網官網介紹,目前公司還提供影像管理和整合營銷等服務。在官網展示的業務中,甚至出現了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數字管理等新概念。

  王超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影像管理就是PS,整合營銷可以理解爲廣告代理,區塊鏈更像是賣噱頭。企業做轉型是對的,但現在路徑有問題”。

  遭遇監管在所難免

  無論是轉型還是繼續版權分銷,監管都是繞不開的紅利,而且監管往往揭露了企業微妙的利益訴求。

  以這次關停整改爲例,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佔領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根據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新聞信息是指時政類新聞信息,包括有關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社會公共事務的報道、評論,以及有關社會突發事件的報道、評論。非新聞單位轉載新聞信息、提供時政類電子公告服務、向公衆發送時政類通訊信息,需要經過審批,獲得相關資質方可。

  具體到視覺中國,趙佔領表示,“不清楚視覺中國具體做了什麼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如果只做圖片版權分銷的話,不會涉及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資質問題的。但如果圖片下配有相關文字,那就是一則圖片新聞,這屬於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

  北京市網絡法學研究會副祕書長車寧也作出了類似解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不僅限於採編發佈服務,還包括轉載服務、傳播平臺服務等。互聯網新聞的範圍比較廣泛,比如,在圖片下配一則對社會熱點事件的評論,也屬於新聞服務。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與視覺中國做的圖片版權生意看似關係不大,其實中間存在利益關聯。

  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由於有版權層面的商業利益,視覺中國等網站有大量的新聞圖片,新聞圖片屬於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但視覺中國並無這方面資質,觸碰監管紅線在所難免。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