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我們跟“2019年最慘的人”聊了聊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30日 16:24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 張澤宇

  “補電要拖輛油車、長安街上也趴過窩、股票跌到一塊多……”

  12月28日,深圳灣體育中心的舞臺中央屏幕升起,這一次的主角不是明星,也不是公司高管,而是一羣蔚來車主,他們用自黑吐槽的形式來表達對蔚來的支持。

  大家都說,本屆NIO Day很不一樣,不再是李斌一個人的舞臺,更像是一個用戶的派對。據介紹,這次活動由用戶顧問團主要策劃,甚至包括李斌的出場順序都由他們而定,秦力洪還和他們說,“未來NIO Day策劃和主辦將會交給顧問團來做,李斌和他到時候就來蹭蹭熱度。”

  是的,就是這樣一羣用戶,爲着這場活動忙碌着,就連現場從26號開始後臺搭建以來的飲用水,都是由石家莊車友會贊助,據說運來了1200多箱。

  李斌自己也說,用戶的信心比一線同事強,“沒有用戶走不到今天,我們用戶的支持讓我們走到今天,也能讓我們走得更遠。”

李斌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李斌接受新浪科技專訪

  “我們不高調”

  2017年底,蔚來橫空出世,一下子進入到大衆視野之中。8架包機、19家五星級酒店、60節高鐵車廂、160輛大巴、夢龍樂隊……一場耗資8000萬的發佈會震驚了整個汽車圈,但也讓蔚來被打上了“燒錢”的標籤。

  但李斌回憶起這段經歷,還是認爲2017年做NIO Day當然是最佳的方式,蔚來需要整體的介紹,只不過規模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不光是超出了中國車企的想象,也超出了很多豪華汽車品牌的想象。

  他也不認爲這樣的操作非常高調,“我沒有私人飛機,用的最豪的車就是我們自己的車,所以我覺得不能叫‘高調’,虛張聲勢才是高調,我們這個是‘平調’,是做我們應該做的事。”

  “我有去參加過任何一場和我們產品品牌無關的真人秀嗎?我們沒有搞不着邊際的事,那才叫高調。”李斌認爲,開發佈會是要開的,開的形式當然要以最合適企業的形勢。在他看來,蔚來年底開的發佈會效率挺高的,而且還能一舉多得,感謝老用戶吸引新用戶的同時,也可以發佈產品,“每年都這樣,就跟雙11一樣。”

  “不搞NIO Day的話就說明蔚來不行了,搞NIO Day就知道不管這個公司有多少問題,但是他的產品服務都還在改進,別的事情都是常規動作,所以我真的不覺得我們高調,我們很低調。”李斌表示。

  在經歷了今年的一系列事件後,蔚來今年的NIO Day也“豪華”不再,沒有了國外歌手,取而代之的是用戶最喜愛的女歌手鄧紫棋。沒有了給用戶包辦的機票酒店,也沒有接送機,而是自掏腰包來參加活動,用戶自發組成團隊進行接送機;就連活動門票都得用戶自己在App上花積分抽籤,還不一定抽得到。

  在發佈會舞臺中央,李斌說道,“過去這一年,蔚來經歷了很多挑戰,正是因爲有你們(用戶),我們才可以走到今天。”並在臺上向三個方向的用戶各鞠了一躬。

蔚來石家莊車友會贊助的礦泉水蔚來石家莊車友會贊助的礦泉水

  預料之中與打亂計劃

  “我太難了”這句話是2019年的網絡流行語,甚至已經變爲了很多人的口頭禪,同樣用在李斌和蔚來身上也一點不爲過。

  公司內部多次裁員、車輛出現自燃並最終召回、產量下滑帶來股價低谷……一系列的事情讓蔚來很長一段時間負面重重。

  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時,李斌坦言,2019年有很多東西是預期中的,包括資本市場的變化、組織調整的陣痛以及輿論各方面的壓力,但是2019年電池召回的事並不在預期中。

  “我認爲電動車自燃事件,確實有一定的概率,但是不管是被報道還是沒被報道,這都是客觀規律,不要把這件事說成是零。”李斌介紹了從保險方面獲得的電動車自燃數據,大概萬分之七左右。

  “前一天剛剛特斯拉在上海出了事,我們還沒反應過來在西安就出了事,”說起蔚來的第一次自燃事件,李斌也呼籲能讓更多人瞭解電動車自燃應該如何處置。他表示,處理電動車自燃事故最好的辦法是澆水,但工作人員採用撲汽油車滅火的方式,把滅火罐都用光了都沒有解決。

  在微博上,蔚來共發佈了4條微博,逐步說明此事情況,並給出解決方案,最終發現該車該車輛在送修前底盤曾經遭受過嚴重撞擊。但令人沒有想到的是,隨後的一個月的時間裏,上海、武漢也接連有車輛發生冒煙等情況。

  “每天沒日沒夜我們(蔚來)的團隊和他們(寧德時代)的團隊在一起分析問題,”發現問題後,李斌在調查後決定主動召回,“我們在這件事裏也學到了很多東西,我們讓所有用戶知道蔚來解決問題的決心是非常堅決的,不像別的公司那樣最後給個結論就可以了,我們堅決做我們該做的事,雖然這個代價對於我們這樣的公司來說非常大。”

  李斌表示,召回及其帶來的連鎖反應打亂了原本的計劃,甚至影響了蔚來今年的發展。不過今年多次宣佈的優化減員,卻是李斌在去年就思考過的。

  “其實去年IPO回來,第一次在公司內部開高管會我就提出來,我們到了一個比較危險的時候,因爲飛機剛起飛的時候是最危險的,很容易失速。”李斌在今年1月的年會中,再度提出蔚來已經進入了資格賽的階段,資格賽階段保證自己能活下去,能有參與競爭的資格。

  這種判斷也讓在外界看起來燒錢如流水的蔚來進入到精細化運營的階段。在李斌看來,在資格賽階段要把內功做好,不需要花的錢堅決不花,把每分錢都花好。蔚來在資格賽階段需要去做的事情是怎麼花更少的錢做到更好的效果,用更低成本、更高效率,帶來更卓越的產品服務。

  召回風波後,蔚來的“節流”也初見成果。剛剛發佈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蔚來總營收爲18.368億元,同比增長25.0%,淨虧損也有所收窄。與此同時,騰訊出資的一億美元已經體現在三季度財報中,李斌個人的9050萬美元注資也已經完成。

  超過分析師預期的財報也贏得了投資者久違的青睞。12月30日,蔚來股價一度漲超100%,最終報收於3.72美元,大漲53.72%。

  “現在我們越來越清楚自己該堅持什麼,該調整什麼,所以這是我們這一年中學到的東西。”經過這一年的變化,李斌也清楚地知道什麼不應該改變。“怎麼堅持用戶企業的初心,好的產品、好的服務的初心,這些事情是不能變的,這些事情變了就不是蔚來了,這些事情變了也就失去了我和力洪創辦這家公司的意義。”

  “用戶企業是孃胎中就在思考的事”

  在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時,李斌說了這樣一句話,“用戶企業和換電是我花了兩年,蔚來在孃胎裏的時候就在思考的事。”

  這是很多傳統車企不會去做的一件事,而李斌自己也爲了維護好蔚來這個3萬人的用戶社羣,做出了很多轉變。

  新浪科技瞭解到,李斌的5000個微信好友早已滿員,現在再有朋友要加他微信,他都會與對方添加蔚來App中的好友,而且有些時候在微信上可能幾個小時都不回,但在蔚來App中的消息他一定都會當天回。

  此外,李斌還有個雷打不動的習慣。每天晚上8點,他都會準時出現在蔚來App中,聽取用戶意見,並且還會給用戶發放積分紅包,甚至還爲此改簽過航班。

  日前,一篇名爲《蔚來李斌,2019年最慘的人》的文章在網絡中快遞傳播,李斌剛看到的時候以爲,“我說怎麼黑,雖然負面很多,但是沒有這麼聳人聽聞的標題,我問PR的同事,我說怎麼又出一篇負面。”不過他看完後覺得“好像還行,是正話反說的感覺”,他隨後就問公關同事,得到不是策劃的答覆,他說了句“怪不得別人說我們公關部門差。”

  同樣的話,李斌也曾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表達過。而與外部輿論十分不同的是,蔚來App內的用戶紛紛發佈動態爲李斌打氣,一位名爲“宋總”的用戶表示,“蔚來的魅力,用了才知道,別聽之任之”。

  今年1月,蔚來宣佈李斌轉讓其名下5000萬股股份用於成立蔚來用戶信託基金。在隨後1年的時間裏,經過章程起草委員會的徵集、起草委員會提交章程在社區投票通過、社區理事推舉和社區票選,產生了八位用戶理事。

  而就在結束與新浪科技的對話後,李斌緊接着又與第一屆理事會進行了一次午餐會,而這或許也是蔚來與用戶建立更加深入連接的紐帶。

蔚來用戶信託基金第一屆理事會蔚來用戶信託基金第一屆理事會

  結語

  發佈會上,李斌排在用戶合唱團以及用戶紀錄片後登場,他登臺時間不足半個小時,僅爲整個發佈會的三分之一。他首先講述了用戶的故事,提到一位用戶爲蔚來拉到45位用戶的故事時,李斌用了一個梗來形容“蔚來沒錢了,用戶來給蔚來幫廣告”。

  蔚來與用戶直接究竟有什麼“魔力”?李斌的言語中也透露出一些答案。在1個小時的採訪中,李斌幾乎給出的每個答案或多或少都會提到用戶。

  在採訪的最後新浪科技問了他一個問題,“如果100分是滿分的話,你會給蔚來在用戶企業上打幾分?”

  李斌答道,“60分,剛及格,還差的很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