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超2億學生集體上線 “停課不停學”會帶來什麼改變?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11:1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超2億學生集體上線 “停課不停學”會帶來什麼改變?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2月12日,教育部辦公廳、工業和信息化部辦公廳聯合印發《關於中小學延期開學期間“停課不停學”有關工作安排的通知》強調,各地要結合本地學習資源,統籌安排,針對不同情況,實事求是,避免“一刀切”,特別要防止各地各校不顧條件都組織教師錄課,增加教師不必要的負擔;要堅持學校教師線上指導幫助與學生居家自主學習相結合,學校教師要指導幫助學生選擇適宜的學習資源,限時限量合理安排學習,促進學生全面發展、身心健康。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停課不停學”,2億多學生集體上線,在教師與家長的帶領下,各自探索不同的學習方式。在線教育企業紛紛將此視爲難得的時機,從內容、平臺、技術等多個方面全力以赴,在爲學生提供學習保障的同時,也在拼搶市場,贏得資本的青睞,多隻相關概念股也因此迎來一波波大漲。

  疫情過後,短暫的特殊學習方式會留下什麼改變的印記呢?

  開學日期待定,2億學生怎樣“停課不停學”?

  2月11日,湖南省教育廳發文,要求“全省各級各類學校春季開學時間不早於3月2日。具體開學時間,將視疫情防控情況,經科學評估後確定,屆時提前向社會公佈。”

  此前,湖南省教育廳曾在2月2日提出,“全省中小學、幼兒園2020年春季開學時間不早於2月17日,高等學校開學時間不早於2月24日。”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僅是湖南,全國多地都已推遲開學時間,受此影響的是龐大的學生人羣、教師和家長。

  據教育部數據顯示,至2018年底,全國各級各類學歷教育在校生人數爲2.76億人,其中小學、初中、高中的在校學生數量約爲1.9億人。此外,學前教育在園幼兒4656.42萬人,高等教育學生3833萬人。

  如此龐大的學生人羣怎麼學習?

  “浙江之潮,天下之偉觀也。自既望以至十八日爲最盛。方其遠出海門,僅如銀線;既而漸近,則玉城雪嶺際天而來,大聲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勢極雄豪”。

  2月12日,長沙麓山國際小學一個六年級班級微信羣裏傳來琅琅書聲,語文老師在羣裏對學生的朗誦給出點評。

  長沙市南雅中學督導室主任尹青松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到2月10日,我們學校就已經開通兩個學習平臺,讓全體學生開始在線學習,老師線上輔導,答疑,作業輔導,組織比較有序。”

  這是衆多學校的縮影。然而,面對全新的學習方式,各種問題也隨之涌現。

  尹青松坦言,目前的困難是網絡擁擠、卡頓,而且學生們分佈在全省甚至是全國各地,信號條件和設備條件都不一樣,全國這麼多學生同時上線,負荷量極大。

  據公開信息,主營教育產業的拓維信息在湖南、廣東、四川、浙江等多個省份開通了“在家上課”平臺。拓維信息董祕龍麒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從正月初二(1月26日)開始,拓維信息就與華爲一起準備應對延遲開學的技術方案,但是,因上線量持續猛增,技術團隊之後就不斷地擴容、擴容,到2月12日,服務器已經穩定,基本解決卡頓問題。

  有線網絡因爲不存在卡頓之憂而受到教育部門的青睞。電廣傳媒(000917.SZ)子公司湖南有線集團承接了湖南的應急教育保障任務。湖南有線集團提供的資料顯示,2月5日,湖南有線電視高三文理班正式開課,課件內容來自長沙長郡中學等名校名師。 2月10日,小學、初中、高中課程在湖南有線電視全部上線,內容由全省各市教育局組織實施,覆蓋全年級全學科。除了13路直播頻道,湖南有線還開設“在線課堂 停課不停學”專題,用戶可以隨時點播回放課程內容。

  然而,另一個問題就是家長對學生的管理不堪重負,不少家長都吐槽不知道如何應對家裏的“神獸”,對網課的實際效果也多有質疑之聲。全面觸網是否就是“停課不停學”理想的教育方式?

  湖南師大附中梅溪湖中學副校長陳益認爲,讓學生一天中六七個小時對着屏幕學習,是違反教育規律的,要引導學生多閱讀,打開心靈,把孩子的學習動力打開,今後“磨刀不誤砍柴工”。

  在尹青松看來,在線上課效果與正規的課堂教學相比至少打了對摺。但是,作爲一種補救措施,學校已經做出最大努力,將教學上的損失降低到最小。

  “這其實是難得的自主學習機會,也是反思當前教育的機會”

  2月11日,教育部有關負責人就中小學延期開學“停課不停學”有關問題答記者問時指出,“停課不停學”不是指單純意義上的網上上課,也不只是學校課程的學習,而是一種廣義的學習,只要有助於學生成長進步的內容和方式都是可以的。

  湖南師大附中梅溪湖中學副校長陳益認爲,“這其實是難得的自主學習機會,也是反思當前教育的機會”。

  陳益認爲,在常規的學習中,老師和家長對學生都是抱着一種監管的態度,本質是缺少對學生自主學習能力的信任。當前這種特殊情況下,學生不再被集體性時間、空間和課程所桎梏,老師和家長可以利用這次機會,圍繞學生的興趣、成就等方面爲學生賦能,而不是過度管制學生和深度牽制家長。

  爲此,湖南師大附中梅溪湖中學在內部發起了多次討論,希望藉此改變教學觀念;同時開展學情調研,希望傾聽到學生的真實聲音,讓學生成爲教學效果最直接的檢測者。

  尹青松說,面對全新的教學方式,大家都需要一個探索和適應的過程。“我嘗試過用微信直接視頻教學,學生們可以看到我的頭像,聽到聲音,也可以線上互動,第一堂課是在摸索,但第二堂課的效果就明顯提升了。”尹青松說。

  教育部關注到了這些問題。教育部與工信部上述《通知》指出,對上網學習的要求,可借鑑一些地方好的做法,對小學低年級上網學習不作統一硬性要求,由家長和學生自願選擇,對其他學段學生作出限時限量的具體規定,避免學生網上學習時間過長。

  此次疫情也成爲生命教育的一次契機。

  教育部與工信部上述《通知》強調,注重加強愛國主義教育、生命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瞭解到,長沙不少中小學均開展生命教育主題活動,如班會、徵文等。

  有家長說,平時和孩子講生命、健康,孩子沒概念,理解不了,但這次關在家裏這麼久,看到聽到各種信息,對生命、對自然的認識比以往深了一層。

  在線教育概念股飆升,激增的上線用戶能否轉化成長期增長源?

  中信建投證券研判,“此次疫情對於在線教育的快速普及起到很大刺激作用,主要地區普及率將從目前的不到20%快速提升到接近百分之百,有助於降低在線教育的獲客成本。”

  在線教育公司作業幫於1月25日推出免費直播課,公司公佈的數據顯示,至2月10日上午,全國報名人數超過2000萬,這是作業幫直播課歷史上的用戶最高峯值。

  拓維信息董祕龍麒說,到2月12日,拓維信息的日均上線量已經穩定在1000萬人以上。

  湖南有線集團稱,2月5日在線課堂開通第一天,訪問機頂盒終端數達到42萬臺,此後兩天時間內,已覆蓋湖南省400多萬電視用戶。

  用戶量激增推動在線教育概念股迎來一波暴漲。春節假期之後,拓維信息(002261.SZ)連續3個漲停,方直科技(300235.SZ)6連板。

  中概股同樣火爆。網易有道2月7日上漲27.92%,2月10日(週一)暴漲39.48%;好未來2月12日創下59.18美元/股的新高,51Talk的股價較之於2019年12月31日已翻倍。

  機構對在線教育公司也報以極大的熱情。2月12日,龍麒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透露,從春節後第一個交易日,即2月3日開始,拓維信息已經連續接待8場機構調研,參與機構數量近500家。“大家關注的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公司在線教育的情況,另一個是與華爲合作的湘江鯤鵬項目推進情況,目前,湘江鯤鵬已經開工,預計按原計劃在4月份可以投產。”龍麒稱。

  瞬間引燃的在線教育能否因此獲得實質收益,從而推動各企業實現業績大增?

  先來看看在線教育公司的實際表現。方直科技2019年業績預告預計公司全年淨利潤2,931.23 萬元 ~3,300.71 萬元,同比增長138%~168%。拓維信息預告2019年度淨利潤變動區間爲6,000萬元至9,000萬元,扭虧爲盈。

  並非每家公司都報喜。網易有道2019年10月上市,其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2018年全年虧損2.09億元,2019年上半年虧損1.68億元。好未來發布的2020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一季度歸屬於公司的淨虧損達到730萬美元。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大部分在線教育公司主要按照政府相關部門的要求,提供平臺和服務,內容則主要是由教育部門組織或者各學校自行提供,這期間並不考慮收入問題。

  2月13日,方直科技公佈的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顯示,通過“停課不停學”的相關舉措讓更多的教育部門、學校、家庭加速瞭解並使用在線教育產品及服務,從而提升在線教育的市場滲透率和市場空間。同時會加速用戶培養使用習慣,推動在線教育應用和普及,提升用戶認知和體驗,從而帶來用戶數增加,這些因素目前對公司業績未產生重大影響,公司基本面未發生重大變化。

  龍麒表示,拓維信息配合各地教育部門做好疫情期間的服務,主要是承擔社會責任,並沒有考慮營收的問題,“先把事情做好,業績肯定會有。”龍麒稱。

  教育部有關負責人2月11日表示,目前採取的網上學習是一項臨時應急措施。

  但在線教育是大勢所趨,也是政策鼓勵的方向。2019年9月,教育部等11部門發佈《關於促進在線教育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到2022年,推出3000門國家精品在線開放課程、1000個國家虛擬仿真實驗教學項目,建設6000門左右國家級和10000門左右省級線上線下高等教育一流課程、10000堂基礎教育示範課、1000堂職業教育示範課、200堂繼續教育示範課。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爲,雖然疫情給在線教育帶來新的契機,但做好線上培訓,提升其品質和質量,增強在線教育的個性和交互性,就變得至關重要。對在線教育機構的真正考驗是,以免費引來的用戶,有多少在疫情過後,會變爲願意買單消費在線教育的客戶。

  疫情過去之後,一切都將回歸正途。不管怎樣,正如陳益說,“幾天不正規上學不會影響孩子成爲國家的棟樑之才,不要過於焦慮。”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李永華 | 湖南報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