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這下,羅永浩還債有望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3月20日 01:47   北京新浪網

  作者 | 楊青

  來源:投資界PEdaily

  羅永浩終於邁出了這一步。

  “看了招商證券那份著名的調研報告之後,我決定做電商直播了。雖然我不適合賣口紅,但相信能在很多商品的品類裏做到帶貨一哥。”3月19日下午,老羅正式宣佈了自己的下一站:電商直播

  這距離被公開討債過去了5個多月。2019年10月底,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公開的一份“限制消費令”令老羅狼狽不已:由於債務糾紛,錘子科技及CEO羅永浩被執行強制限制消費令。隨後,老羅發佈了那篇《一個“老賴”CEO的自白》,承認因爲創業失敗欠下了一筆鉅債。

  “我做每件事都是爲了還債”,在2019年底的發佈會上,老羅坦言。他嘗試過電子煙創業,但隨着網售禁令發佈,整個行業遇到了滑鐵盧。創辦牛博網,到做手機,再到試水電子煙,當年從新東方出來的老羅,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往後的路這麼曲折。

  這一次投身直播賣貨,會是老羅的最終歸宿嗎?

  做直播,老羅是認真的

  “大家提前存好錢,等着嚇一跳”

  做直播,老羅並非開玩笑。

  公開信中,老羅透露了直播所賣產品的大概方向:初期的選品會側重於具有創新特性的數碼科技產品,優秀文創產品,圖書,兼具設計感和實用性的傢俱雜貨,也會夾雜性價比奇高的日用百貨和零食小吃。

  僅僅4個小時之後,老羅就收到了上千封合作郵件。爾後,他還不忘炫耀這份甜蜜的煩惱,“我們目前人手還不充裕,篩選壓力很大。“

  那麼,老羅到底適合賣什麼?有粉絲留言,“我想買的東西國內基本沒有賣”,老羅回覆:“我們的合作商有很多海淘”;還有粉絲調侃,“我覺得賣點瓜子花生估計會火,畢竟坐在手機邊看老羅賣貨還挺有意思”,老羅也回覆了:“嗯,供品牌瓜子花生生廠商參考”。

  而在回覆網友的對話中,老羅透露: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初期是周播,然後是一週三播,最後是日播。看樣子,老羅要將全身心投入直播。

  事實上,老羅進軍直播賣貨早有端倪。2月21日,他在微博發起了一個投票,詢問網友是否有看電商直播買東西的意願,一度引發網友廣泛猜測。

  後來,當李佳琦被傳1.3億買下上海豪宅遭遇抨擊時,老羅公開力挺,“李佳琦兢兢業業地賣產品賺錢,還給他的粉絲們弄來很多其他地方難以找到的優惠和折扣,讓自己,讓廠商,讓粉絲三方受益和共贏,買10.3個億的豪宅也沒毛病。”

  話說回來,老羅做直播確實是有優勢。要知道,在那個沒有視頻直播的年代,他就已經是中國第一代十大網紅之一,堪稱網紅鼻祖。

  當年,羅永浩在新東方教英語,因爲教學風格詼諧、幽默,還極具感染力,很快就成爲年薪最高、知名度也最高的金牌老師。當時有學生老羅將講課視頻傳到網上,憑藉其中的“老羅語錄”風靡一時。

  這些年,創業埋沒了他的語言天賦。尤其是做手機後,雖然每次手機發佈會熱鬧非凡,完全不亞於華米OV,但是銷量卻天差地別。跌跌撞撞,老羅手機創業幾近失敗。

  已經還了3個億

  “我做每件事都是爲了還債”

  遙想當年,老羅總是說,“我創業是爲了改變世界的,不是爲了掙你們的臭錢”。但如今,賣貨才是他最終的歸宿。

  是的,老羅缺錢。去年,多次催要欠款無果的江蘇辰陽電子將錘子科技告上法庭,並提出了針對CEO羅永浩的消費限制令,一度引發軒然大波。

  2019年11月3日,老羅一紙“老賴”CEO自白,袒露了個人債務情況,並強調“本可以破產清算逃避債務,但是我選擇了承擔”。

  他在自白中自曝:“自2018年下半年出現經營危機以來,錘子科技最多時欠了銀行、合作伙伴和供應商約6個億的債務,其中自己簽署了無限責任擔保的1個多億。”不過,錘子科技已經還清3億元左右的債務,老羅個人也幫助公司償還了數千萬元。

  錘子科技和老羅還欠了多少錢?企查查數據顯示,從2019年5月起,錘子科技陸續新增股權出質信息,出質人均爲羅永浩,質權人中則包括電子科技公司、新能源科技公司、材料公司、文化傳播公司以及公關公司等等共49家公司,出質股權數額從幾百塊到幾百萬不等。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公司所從事的領域大多從屬於手機產業鏈上下游,涵蓋電子硬件產品的技術開發、設計、生產與加工各個環節。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和江蘇辰陽電子一樣拿不到錢的供應商債主們,錘子的股權出質行爲大有爲資轉債的嫌疑。

  過去一年,老羅走上了漫漫的還債之路。他先是參加創辦小野電子煙,隨後又加盟了生物技術公司Sharklet。在外界看來,老羅的這些選擇似乎都與其“改變”世界的情懷相差甚遠。

  最終,在2019年12月的“老人與海”發佈會上,久未登臺的老羅道出實情,“我做每件事都是爲了還債”。

  瘋狂的造富神話

  老羅PK李佳琦:我能做到帶貨一哥

  眼下,直播帶貨正涌現一個個造富神話。這一次,老羅能還清鉅額債務嗎?

  目睹了老羅這幾年的折騰,不少人認爲這次成功的概率很大。一位關注老羅多年的朋友表示,“老羅終於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爲他感到欣慰。”

  對於爲什麼決定做電商直播,老羅給出的理由是看了招商證券那份著名的調研報告。該報告正文第一頁就是“劍指萬億”市場,任誰看到能不動心?

  尤其受到疫情的衝擊,無數商家轉向線上。淘寶數據顯示,2月有超100萬人來開淘寶店,新開直播的商家數環比勁增719%,而商家訂單總量平均每週都以20%的速度增長,成交金額比去年翻倍。

  與此同時,電商直播更火爆了。銀泰百貨公佈的數據顯示,一場3小時的直播,有櫃姐做到了平時一個周的業績。

  而帶貨網紅“扛把子”李佳琦,更是驚人。據證券日報報道,僅2月5日-3月2日,李佳琦直播間總銷售額達9.57億元,最高同時在線達5829萬人次。

  對比起普通人,網紅賺錢看起來實在太容易了。據李佳琦自曝,“從2019年1月份開始,月收入能突破七位數字。”大數據交易平臺數據寶統計顯示,2019年“帶貨一哥”李佳琦賺了將近2億元,這個數字碾壓了60%的上市公司;網紅李子柒賺了1.6億元。

  這兩年,網紅直播帶貨的瘋狂成績,令人咋舌。去年8月中旬,快手網紅辛巴砸下7000萬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婚禮,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場活動居然還靠直播帶貨創造了1.3億的營業額,外加漲粉241萬。還有快手“散打哥”,去年11月,他的團隊一夜之間賣出了1.82億的貨,突破去年快手賣貨節1.6億的記錄。

  相較之下,老羅的流量優勢也毫不遜色,團隊更是碾壓其他草根同行,投身直播賣貨分分鐘會創造更恐怖的記錄。

  正如老羅撂下狠話:接下來的後小半生,“我希望我能繼續做我想做的事,同時不用讓這麼多無辜的笨人出醜”。我們拭目以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