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新冠疫情暴露短板:美國網約車司機缺乏安全網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17:26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3月26日早間消息,作爲獨立承包商,Uber和Lyft在美國的網約車司機成爲不斷增長的出行需求和靈活工作時間的受益者。

  但是隨着新冠疫情令該國大部分地區陷入停擺狀態,司機和平臺都看到這種模棱兩可的承包商模式存在的弊端。許多Uber和Lyft司機都依賴這兩家公司爲生,但是根據美國勞動法,他們並未獲得正式員工的保護。

  Uber在美國的130萬司機和送餐員目前都面臨困境,而該公司則在面臨這種壓力的情況下適時推進相關運動,希望對美國就業法進行全面改革,以便在能夠在維持工人承包商身份的同時爲其提供更多福利。幾年來,該公司一直在要求美國各州和聯邦立法機構進行相應的調整。

  Uber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週一敦促美國立法者以當前危機爲契機,通過創建該公司所謂的僱員與承包商身份之間的“第三條道路”,對現有的就業法進行修改。

  美國國會週三通過了一項龐大的聯邦援助法案,其中包括在新冠疫情期間爲自僱人員和零工提供臨時失業金。

  但是,Uber的提議卻引發了工會的強烈批評。

  加州勞工聯合會執行財務主管阿特·普拉斯基(Art Pulaski)表示:“第三條道路只是委婉的說法,本質就是以更少的權利和保護來創造一個新的底層工人階級。”

  Uber在聲明中說,根據目前的經濟預測,未來會有更多人需要靈活、獨立的工作,所以他們才希望提高這類工作的標準。

  Uber最初的福利計劃不包括失業保險,但這卻是司機最渴望得到的保護措施。紐約的一個司機維權組織週二呼籲Uber和Lyft爲緊急失業金捐款。

  Uber沒有就缺乏失業保險發表評論,只是表示其提議的模式包括“獨立承包商的擴展福利”。

  Lyft在聲明中表示,該公司的絕大多數司機每週開車少於10個小時,而80%的人擁有全職或兼職工作,並從中獲得了一定的福利。Lyft表示,該公司正在積極爲司機爭取聯邦刺激計劃中的援助,但未對Uber推動法律變革的行爲發表評論。

  脆弱的零工

  最近幾周,美國一些城市對網約車的需求降幅多達70%。許多網約車司機則表示,由於擔心接觸到這種病毒或感染其他病毒,他們已經停止接單。

  來自加州奧克蘭的Uber司機馬克拉·愛德華茲(Makela Edwards)在2018年底辭去了公立學校老師的工作,他很享受這份收入穩定、時間靈活的新工作。但現在,網約車的需求幾乎已經枯竭。

  愛德華茲說:“這次疫情確實暴露了我的脆弱性,而我們作爲零工似乎成爲被政策遺忘的角落。”

  一些司機表示,無論政府如何認定他們的承包商身份,他們都計劃申請失業救濟金,希望政策能在當前情況下更加靈活。

  其他人則表示,他們已經轉行配送外賣,將此作爲更可靠的收入來源,畢竟現在約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人被強制留在家中。Uber週三表示,上週在美國和加拿大簽約成爲外賣配送員的人數比前一週增加了一倍,但他們並未提供更多細節。

  Uber及其競爭對手Lyft已經劃撥資金,爲確診新冠肺炎或因疫情被強制隔離14天的司機和配送員提供補償。

  Uber表示,付款流程已經開始,但他們拒絕透露更多細節。Lyft也拒絕透露這些資金的付款狀態。

  這兩家公司還表示,他們將向司機分發洗手液。但是他們都關閉了當地的樞紐,而駕駛員也不知道在哪裏可以領取消毒劑。

  Uber在聲明中說,相關供應商已優先安排醫護人員的訂單,導致該公司的訂單被多次推後。該公司表示將在樞紐關閉後發送一份分配計劃,但未提供更多細節。Lyft表示,該公司在其樞紐開放時已向駕駛員分發了許多補給品,現在正設法分發更多補給。但他們也拒絕提供更多細節。

  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就業法教授鮑琳·金(Pauline Kim)說,包括健康保險和工人補償金在內的大多數勞動者福利都與僱傭關係掛鉤。

  他表示,爲承包商提供失業保險等額外福利需要更改或通過一項新法律。他還補充到,當前的危機凸顯了零工與正式僱員在保護措施上存在的差距。(書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