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首批玩家解析視頻號:抓住短視頻的最後稻草 | 觀潮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17:52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 李楠

  大學女生瘦瘦這陣子一直想辦法開通視頻號,各種嘗試後,沒能如願。

  作爲一名追星女孩,當在微博超話得知李易峯發佈視頻號內容後,她就很想去點贊評論。

  1月22日,微信正式宣佈開啓視頻號這一“短內容”的內測申請。因爲有張小龍光環加持,這一功能備受關注。不過相對來說,當時視頻號的知名度仍有很大侷限。

  雖然在互聯網界“封神”,張小龍並非大衆明星。媒體競相報道之後,視頻號潛伏而下,悄然運行。而在一定程度上看,明星是互聯網產品的“破圈”工具。伴隨視頻號上更多明星入駐,這一產品正加速進入大衆視野。

  短視頻浪潮勢不可擋,微信視頻號可能帶來這股大浪最後一波超級紅利。一些視頻號體驗者道出他們的感受,其普遍反饋是,視頻號不能簡單與抖音、快手類比。而這意味着,視頻號中的機遇,也必然與已經火爆的短視頻應用有所不同。

  佔位卡點,搶奪短視頻新紅利

  對視頻號的關注萌發在它誕生之前。

  1月9日,2020年微信公開課PRO在廣州開課,張小龍分享對信息互聯和微信產品的思考。當時他指出,相對公衆號而言,微信缺少了一個人人可以創作的載體,而待視頻號浮出水面,其定位,正是“一個人人可以記錄和創作的平臺”,以及“一個瞭解他人、瞭解世界的窗口”。

  短視頻興起的背景下,抖音、快手強勢崛起,佔取大量用戶時間,對其他行業造成影響。同時字節跳動大放異彩,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對騰訊的牽制。騰訊需要想辦法在短視頻領域佔據一個穩固位置,微視做不到,終於輪到微信自己上場。

  巨頭押注,成爲創業者的新一輪機遇。

  作爲短視頻和直播電商領域的創業者,少偉非常關注微信在短視頻方向上的突破。在受邀開通視頻號後,他就立刻投入使用,已經連續發佈二十多條內容。在他看來,騰訊生態在短視頻方向上的突破不容忽視,所以視頻號一出現,就馬上開通、馬上使用。

  在從事直播電商業務中,少偉表示,做短視頻是一個非常優質的積累用戶的通道。視頻號背靠微信超過11億月活用戶,自然成爲無法忽視的存在。少偉向新浪科技表示,自己希望通過視頻號來轉化吸收新的客戶,同時,也希望用視頻號來打造自己的個人品牌。

  根據各家企業官方披露信息,目前抖音的日活躍用戶已經超過4億,快手的日活用戶也超過3億,如此活躍且成熟的平臺中,後來者要想崛起已經非常困難,而在視頻號面前,大部分人站到了相對一致的起跑線上。

  農特集團總裁、漢森供應鏈董事長,同時也是資深農產品電商專家的黃剛,在微博、抖音都有大批粉絲,視頻號成爲他所關注的新陣地。與少偉相同,追逐視頻號對他來說也是不需要理由的事情。

  黃剛長期關注互聯網農業和物流供應鏈,他對出現的社交商業風口心懷抱負。要“在每個平臺夯實我的地位”,黃剛向新浪科技表示。每週,他會進行兩次集中的視頻錄製,然後把這些內容向不同渠道分發。對視頻號,黃剛還會製作單獨的原創內容。

  相對來說,民宿測評師小坤對視頻號的態度比較佛系,並沒有明確目標。不過抱着半玩半認真的態度,小坤也設想,如果今後能夠把視頻號做大,可以給自己的公衆號導流。

  小坤的日常生活,不是在住民宿,就是在去住民宿的路上。因爲這種工作關係,會錄製很多旅遊美景的視頻素材。但她只在小紅書發佈內容,並不運營抖音這類平臺。其考慮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成熟的短視頻平臺競爭激烈,新人機會不多。

  視頻號的出現,讓小坤的素材有了用武之地。她介紹,自己最初發布的兩條視頻號內容有過“爆掉”,高的瀏覽已經過萬。

  剋制之下,視頻號適合怎樣內容

  雖然誕生之初便引起廣泛關注,之後短視頻的測試推廣似乎並不着急。

  微信最初公告顯示,內測期間,僅廣州、成都、西安、瀋陽等部分地區用戶在微信發現頁可看到“視頻號”的入口。同時,用戶可以通過發送郵件或掃描二維碼方式,申請開通,不過申請之時,需要提供影響力證明。

  另外,視頻號提供了專屬邀請碼,在提交影響力證明時附上邀請碼,可獲得加速審覈資格。然而據網友反饋,邀請卡只是針對極少數優質視頻號號主邀請,擁有邀請卡的人,可以定向邀請三個人,受邀者必須認識三個月以上,且不能把邀請卡轉讓給陌生人。

  因此,對大多數微信用戶來說,視頻號的面貌一直模糊。很多人四處搜索開通方法,但始終無法開通。

  張小龍曾否認“微信剋制”的說法,但在視頻號的推廣上,微信表現非常謹慎。黃剛認爲,這是微信應有的態度。

  “它不能夠像朋友圈一樣,或者是早期的抖音一樣,所有人都一口氣上”,黃剛分析,如果視頻號快速向所有用戶開放,那麼雖然表面上看會是繁榮景象,但內容質量下滑,平臺不會成功。

  黃剛加入到一個視頻號微信羣,羣裏差不多500人,都是受邀開通。在他看來,視頻號開通的初期,微信是在把每一個垂直領域的KOL都吸引過去,這一策略是對的,節奏感把握也還不錯。

  不過,目前視頻號內容質量並非都是精品。擅長文字創作的人,未必擅長視頻創作。在小坤近來體驗中,優質內容和一般內容,差不多五五開。

  小坤提到了一點困惑,就是看不懂視頻號的推薦機制。她還指出,目前視頻號的內容審覈條件有待嚴格,會出現一些低俗內容。

  還有更爲根本的一點,不同平臺有不同調性,也會產生內容上的偏向。對有心追逐視頻號紅利的人來說,需要弄清楚這個平臺究竟適合怎樣的內容。

  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互聯網學者劉興亮向新浪科技表示,在他目前感受中,抖音更像夜店,視頻號更像圖書館,所以知識付費視頻內容,更適合視頻號平臺。他曾長期在抖音發佈內容,不過現在來看,視頻號的數據已經比抖音要好。

  關於視頻號適合怎樣的內容,劉興亮總結了“三性四有”:“三性”是知識性、趣味性、時效性,“四有”是有情、有趣、有用、有品。

  實際上,短視頻平臺內容呈現同質化趨勢,但在外界印象中,抖音偏向時尚,快手偏向土味,兩者都展現出很強的趣味性。視頻號作爲新興平臺,要形成能夠留住用戶的差異化內容,並不容易。

  少偉也看好知識、教育類內容在視頻號的傳播。他認爲,場景決定人的行爲、心態、思考和選擇,微信是一個相對比較成熟穩健、接近於真實社會的平臺,正能量,或者比較嚴肅、有一定深度的內容與視頻號可能更爲匹配。

  決勝時刻,短視頻或迎最終戰役

  短視頻行業仍在上升通道,紅人不斷涌現,伴隨5G來臨,有可能再次突飛猛進。不過整體而言,在抖音、快手的壓制之下,視頻號有可能是新人攫取短視頻紅利的最後一次機遇。同時,短視頻行業有可能迎來一次最終戰役。

  就視頻號對短視頻行業的影響,高樟資本創始人、CEO範衛鋒向新浪科技指出兩個關鍵詞:規訓與激勵。“任何內容生態都是平臺規訓和用戶自生長的產物。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淮南爲橘,淮北爲枳”。

  範衛鋒總結,在公衆號的規訓下,產生了十點讀書、飯統戴老闆、星球研究所……培養了深度;在快手的規訓下,產生了辛巴、二驢、散打哥、手工耿……形成了江湖;在抖音的規訓下,產生了摩登兄弟、毛毛姐、祝曉晗……有種種精彩;在B站的規訓下,產生了老番茄、黨妹、刀姐……吸引更多有趣的人。包括知乎、小紅書、喜馬拉雅……都是如此。

  他認爲,視頻號的出現將形成新的規則,來到這裏的人們與規則相互作用,在規訓和激勵的作用下,形成新的內容生態,一批屬於視頻號的原生住民會由此產生,新的機會也隨之而來。

黃剛製作視頻分析視頻號商業生態黃剛製作視頻分析視頻號商業生態

  黃剛分析了視頻號競爭的具體態勢。他指出,今天的產業競爭或者平臺競爭,是生態化的競爭,因此,單純將視頻號與抖音、快手做比較並不妥當。

  本質上,企業在用移動互聯網平臺搶奪用戶時間,黃剛分析:“如果企業能夠把用戶一天的娛樂和學習時間都放進自己的App裏面,那它就成功了。”

  對視頻號來說,微信生態中,深閱讀有公衆號,一般社交有朋友圈,私密社交有社羣,短視頻是其短板,而視頻號將來可能把微信生態打通。

  早先,騰訊在短視頻領域做出一系列嘗試,除了力推微視,還發布了下飯視頻、速看、騰訊時光、音兔等超過十款短視頻應用,不過面對抖音,都缺乏一戰之力。微信親自上場,成爲騰訊最後、也是成功可能性最大機會。視頻號對騰訊來說可能是最後戰役,也是有可能引起短視頻行業震動的最大變量。

  眼下,視頻號正式上線還沒有明確日期。不過從邀請明星入駐上看,其推廣節奏或許已在加速。如最初提到的瘦瘦一樣,很多粉絲已經在盼望可以開通視頻號,去喜歡的明星視頻號下互動。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張小龍給短內容的定位是人人可以創作的內容平臺,視頻號依然存在門檻,否則無法保證內容質量。有心拓展視頻號紅利的創作者,仍需要謹慎對待。

  對視頻號平臺自身而言,也需要解答一個問題,即,快手致力於讓人們看見每一種生活,抖音致力於記錄美好生活,視頻號要記錄和呈現的是什麼?

  (應受訪者要求,瘦瘦、少偉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