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阿里高管解讀財報:去年零售新增用戶70%來源於低端市場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06:03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 北京時間5月22日晚間消息,阿里巴巴今日發佈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2020財年第四財季及全年財報。財報顯示,阿里巴巴第四財季營收1143.1億元,市場預期1070.4億元,去年同期935億元。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爲人民幣31.62億元(約合4.47億美元),同比下降88%;淨利潤爲人民幣3.48億元(約合4900萬美元),同比下降99%。同比下降主要由於所投資的上市公司股權證券本季度交易價格下跌而導致投資淨損失,而2019年同期同類投資產生了淨收益。非公認會計准則淨利潤(已排除上述投資損失及收益)爲人民幣222.87億元(31.48億美元),同比增長11%。

  財報發佈後,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董事長蔡崇信、CEO張勇及CFO武衛出席了隨後召開的電話會議,對財報進行了解讀,並回答了分析師提問。

  以下即爲本次電話會議分析師問答環節主要內容:

  匯豐分析師Billy Wang:好的,謝謝接受我的提問。我想請教一下我們在低端城市的策略。因爲我們看到淘寶最近,就上個禮拜也發佈說,我們有升級的版本。然後裏面有一些新的策略,比如說一些對商家的支持和扶持,還有淘達人。這些是對低端城市的滲透。那我想請教一下管理層,新的一年,我們在低端城市的一些策略,謝謝。

  張勇:好的,我回答一下這個問題。今天以淘寶的體量,我們中國的零售平臺,其實我們7.2億多的年度活躍用戶當中,其實覆蓋了應該說是最廣泛的人羣,從最高端到最低端都有。去年我們整個中國零售市場增長的7000多萬用戶當中,有70%是來自於低端市場。所以現在我們對於這些來自於低端城市的用戶,我們其實給他提供多樣化的服務,包括我們現在在淘寶主客戶端上,有很多高性價比的供給,同時我們也有很多直播,很多多樣化用戶互動的平臺,來服務低端城市的用戶,特別是性價比用戶。同時大家也已經看到了,我們也推出了新的淘寶特價版,能夠針對這些低端城市的用戶,爲他們提供一個更簡潔的、高性價比平臺,所以我們採取的是一個綜合立體的策略。

  同時我們也看到在這個低端市場上,我們還有進一步的用戶增長潛力,因爲現在我們看中國市場的7.8億多年度活躍用戶,其中有來自低端城市和甚至農村的,現在我們覆蓋了45%的這類地區的人羣。但是我們看到還有很多的人羣,可以進一步覆蓋,所以我們跟支付寶一起會進一步把他們首先數字化,然後進一步把他們變成消費者,這是我們阿里巴巴數字經濟體的一個一體化策略。

  美銀美林分析師Eddie Leung:管理團隊你們好,謝謝。有一個問題是關於怎麼看袋帶貨直播對行業的一些長期影響。如果我們看見一些商家都需要將一些費用給到中間的KOL或是名人,這會不會影響電商平臺的盈利率?謝謝。

  張勇:好,謝謝Eddie,這是個很好的問題。其實現在我們看到直播帶貨已經成爲一種重要的新銷售方式。現在越來越多的達人,包括一些名人,也開始進入到這個領域。那麼從零售的角度來看,它本質上是一種銷售方式,無論是達人還是名人,最終是扮演的都是一個銷售員、推廣員的一個角色,他們賺的是銷售佣金。

  所以從長期來看,我們認爲這樣的方式,最終還是要看整個商業價值是不是能夠得到一個有效的實現,因爲這樣的一次銷售,大批量的銷售,帶來的用戶在未來是不是能夠被持續經營,而不是隻是一次性的消費。不然的話,從商家的角度付出一個大額的推廣成本,給一個達人或者紅人,他之所以願意付成本,一方面是過去的渠道成本和推廣成本的代替,但是更重要的是,他能夠把這樣的用戶能夠沉澱下來,在長期的用戶生命週期內運營。這恰恰是阿里巴巴,我們做直播,做帶貨,包括跟這些達人紅人合作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優勢和基礎。因爲我們是一個綜合性的市場平臺,有多樣化的用戶參與和用戶互動的場景和銷售方式。我們不把直播帶貨看成一個獨立的業務形態和銷售形態,我們把它看成整體消費者運營的一部分,最終是幫助商家獲得長期的價值實現。

  高盛分析師Piyush Mubayi:好,謝謝,我的問題關於你們剛才提到的,對於明年的指引,我想知道這樣的指引背後你們認爲有哪些驅動因素?然後更加重要的是它背後,你們是做了哪些宏觀經濟方面的假設?那麼另外,對於平臺的組合,你們做了什麼樣的假設和打算?

  武衛:我是武衛,我來回答你的問題。我們現在面臨很多風險和不確定性,確實很難去準確的預測,很難去把控。比如說,會不會出現第二波疫情、疫苗什麼時候能夠研製出來、地緣政治因素會不會帶來一些影響?這些都是不得而知的。因此,我們做指引的時候,我們所使用的假設是,我們認爲至今合理的假設。剛才Daniel(張勇)在發言當中已經詳細介紹我們各個分部業務迄今恢復的情況,包括我們中國的零售商業本地生活服務,還有全球商業跨境零售等方面。

  那麼從今天的趨勢來看,就當前季度至今的趨勢來看,那麼實際上無論是交易量還是用戶的活躍度,基本上已經恢復到了12月份季度差不多類似的水平,所以可以說這是我們所做的一個基本假設。那麼另外你問到關於1P、3P的比例問題,在2020財年當中,我們1P業務佔到總體收入的比例已經增至16%,我們認爲這個比例會繼續上升,但不會有戲劇性的大幅上升。當然很多人可能在想,當1P模式佔到收入的比例越高之後,1P的利潤率會很低。那麼實際上縱觀我們阿里的業務,各個業務的利潤率還是非常強勁的。而且不光是我們核心商業的部分,像淘寶、天貓,還包括我們的考拉,我們的本地生活服務等等方面,所有這些方面我們都有較強勁的收入增長和較好的利潤率,這些可以說爲我們提供了彈藥,可以進一步投資戰略性的新興領域,從而進一步推動我們的增長。

  摩根大通分析師Alex Yao:謝謝管理層,我是Alex。剛才的談話中我們有聊到一季度的廣告收入,因爲有推薦信息流廣告的支撐,所以表現還可以。所以我想問一下關於我們電商信息流廣告變現的進展和想法。因爲我猜想我們的答覆裏面肯定會提到一個我們講了很多遍的要在商戶利益和我們變現之間達到一個平衡。所以我想跟進問一個問題,有沒有一種可能比如說通過技術的方法,在既確保商戶利益是有保障的,甚至利益是更好的前提下,我們也能夠做好做到更好的變現。如果可能的話,有沒有可能是在今年?

  蔡崇信:好,謝謝Alex,我先說一下你問的後面部分的問題,我覺得這個答案是有的,唯一的答案就是技術的應用,人工智能的進一步應用,一方面能夠讓用戶的體驗在商業廣告和免費內容之間,能夠獲得一個好的平衡,減少差異;另外一方面也是通過技術的力量,能夠使得商家的投資回報率能夠達到一個好的水平。我們一直是在做這樣的努力的,我們也是看到了非常好的進展。同時我們整個信息流的推薦,在我們整個的收入當中,我們是非常謹慎的進行推進,就像你剛才問的問題裏說的那樣,希望能夠在更好的解決基礎上,得到商業廣告和用戶體驗商家價值的完美統一,我們一直是這樣做的,過去的一個季度我們也是這樣做的,所以這是你現在看到的結果。

  武衛:好,Alex,我想補充一個關鍵詞。我們之後也會多次提到我們的多引擎。當你看到我們的收入,如果往前推三年的話, CMR和佣金的收入佔到我們總收入的比例是7成以上。我們最近一期的財報你看到就是百分之四十幾,所以我們之前的戰略投資其實已經培養出一批收入增長非常快的業務,這是第一點。然後第二點,在 CMR和佣金裏面,其實我們也是多引擎。之前搜索P2P,如果再往前看三年,其實它佔整個 CMR的比例是9成以上,基本上都是直通車。但現在其實它已經下降了20%以上。就是說現在你看佔比的話,它其實只是7成多。所以這意味着,實際上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的收入來源正在成長,這裏面當然包括 推薦這一類的。當然除了它,我們看到了直播也好,閒魚也好,品搜也好,我們有很多的新興的收入流。

  第三我想講就是說推薦費(recommendation fee)。因爲我們之前在投資者日上也講過,我們會比較謹慎地來變現。但其實現在看起來它進展也非常好,轉換率這些都在健康地進展着。我們幾年前這一塊的收入只佔到我們整個CMR收入的個位數。現在我們已經看到它大概就是百分之十幾的佔比,已經上來了,也不是那麼吃力,我們會把握好幾個方面的利益。

  傑弗瑞分析師Thomas Chong:好,謝謝管理層,我提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在疫情過後,這個期間,消費者的一個消費能力有什麼樣的變化和趨勢?你們今天看到的這樣一個消費的力量是如何的?第二個問題是關於 ASP就是比單價還有購買頻次這些方面的一個趨勢,你們怎麼看?

  張勇:好的我來回答這個問題。首先,在我們的平臺上,我們是一個面對消費者的龐大平臺。我們擁有不同層次的消費者。不同的消費者來到我們的平臺,尋找他們需要的不同品類和不同價格的商品。那也看到對於不同品類的一個消費,這個行爲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在疫情的期間,那麼食品生鮮品類消費是大幅上升的,因爲大家居家隔離,不能外出去餐廳吃飯,必須天天在家裏自己燒飯吃。所以的話食品生鮮,包括快消品這些品類有強勁增長的一個趨勢。

  那麼實際上就快消品來說,從新的財年開始,我們天貓上看到同比增長速度大概達到了40%,說明有很強勁的消費趨勢,消費力量還在那裏。但是與此同時像服裝時尚這一類,包括化妝品,消費能力是有所下降的,畢竟大家都戴口罩,也沒有必要化妝了。所以,消費的力量還是在的,但是品類的側重點發生了一些變化。那麼中國是有名的高儲蓄率國家,所以消費力量還在那裏,需求還在那裏,但是品類可能會有所變化。

  我再補充一點,就是說到美容這一塊,其實對護膚品的需求還是很旺盛,那麼受到影響的具體來說是化妝品,因爲女性戴口罩就不需要那樣子去化妝了,謝謝。

  分析師:好,謝謝,我想進一步追問同樣的話題,因爲你們報告說線上實物商品的交易額是增加10%,受到疫情的所謂有利影響的這些品類,它可能是增長25%。但是,另外的一些品類,像您剛才說的化妝品的話,它是大幅下降,因此抵消了這樣一個增長。那麼我想知道這兩個數字當中,你認爲哪個更能說明未來方向,是10%還是25%?也就是說今天的情況是不是說人們有錢可以消費得起,但是暫時在疫情期間他不需要做這樣的消費,就像你說的戴口罩就無需購買化妝品,然後請你就這個問題的回答,再聯繫一下你們對下一季度的展望。

  張勇:好,謝謝。確實剛才講到3月份季度當中,我們天貓的交易額是增加了10%。那麼其中快消品和消費電子品這兩類加在一起,綜合來說在3月份季度當中增長是25%左右。但是大家都知道,對於如果想知道未來宏觀發展,我想最好的一個說法還是回到我在發言中提到的,在新的財年就是本財季至今,這段時間以來,我們中國零售市場上,它的增長大概是和12月份季度類似,是大體差不多,那麼應該說這個是宏觀面上一個很好的指標,可以說明情況。

  當然大家都知道疫情後續的發展也是充滿不確定性的,所以我們會繼續緊密關注情況的變化。但是我想的話,中國的消費者,他們的消費力量依然還是非常的強大。作爲一個強大的數字平臺,我們也會發揮數字的優勢,運營好,進一步推動消費增長。

  另外我補充說明一點,就是我們在剛剛結束的財年當中,阿里巴巴全生態實現了1萬億美元的 GMW,其中我們中國零售市場的GMV達到了6.5萬億元人民幣這樣的水平。那麼如果說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我想我們3月份季度當中,我們的表現還會更好。那麼我們現在還是有信心在新的財季中,可以實現中國零售市場交易額再增加1萬億人民幣的目標,那麼這個數字相比我們現有的市場規模來說也是非常可觀的。

  巴克萊銀行分析師格雷戈裏·趙(Gregory Zhao):謝謝接受我的提問。恭喜非常強勁的業績。我的問題是關於咱們的雲服務業務。我們看到國際上的一些雲服務供應商,比如說微軟、谷歌。他們在過去幾個季度,其實他們之前的收入基數已經非常大了,但他們仍然可以做到一些收入的比較高速的增長,甚至是加速增長。那麼回頭看中國的雲市場,我們看到一個大概的趨勢是像阿里巴巴和我們的一些競爭對手,整個的趨勢是稍微有一點減慢的。所以想問一下,您覺得中國市場和國際市場上相比,我們有哪些區別,或者說我們現在有什麼短期瓶頸?在什麼情況下我們可以達到一個質的飛躍,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雲計算收入,包括我們的利潤,可以達到一個高速的增長。

  蔡崇信:好,我來說一下這個問題。第一個,其實過去的一年,阿里雲——我們雲智能服務也實現了一個非常重要的 里程碑,就是400億元一年的收入,3月份季度仍然是以58%的速度在增長,還是一個非常快速的增長,我們不覺得增長看到瓶頸或者減慢,其實我相信雲的時代才剛剛開始。

  其實增長的潛力,可以從幾個方面能看到。第一個是來自於整個今天所有行業都要上雲,這已經是一個所有行業的共識。如果我們看,中國的 IT產品花費,這一塊在未來上雲以後,其實整個現在的IT成本中,上雲部分的滲透率其實才剛剛開始。

  第二個方面我想還是在產業互聯網上面。今天我想上雲不僅是一個基礎設施的上雲,技術基礎設施的上雲,所謂二次的上雲。更重要的是能夠在企業上雲以後能夠充分利用到大數據,運用好雲計算的算力和算法,能夠爲企業的經營帶來效益和增量。我想圍繞着不同行業的產品和解決方案,這個是以真正幫助企業產生價值,而不是隻是節省 IT成本,我想這是未來的一個重要的潛力。

  所以在阿里巴巴我們把 雲智能是放在一起的。我們不說只是一個 雲服務,而是說一個 雲智能服務。這是我們的一個特色。同時我們也看到雲服務的定義,在業界有不同的定義,無論是中國還是海外。其實如果只是把一些流量性的產品做一個售賣,其實是一個轉售業務,而不是真正產生增量價值的情況。所以在阿里我們有意識的控制這樣一個低質量的服務或者低附加值的服務,更重要的是追求雲產品,核心產品的使用和增長。

  最後再講一下你剛才問到的就是中國的雲市場和海外的區別。我想最大的區別還是 SARS生態。開發者的生態,我想在美國或者海外,這樣的生態已經非常成熟。而中國這樣的開發者生態,包括 SARS生態的豐富成長才剛剛開始,而阿里也非常願意跟所有的開發者合作伙伴一起來貢獻雲端的未來生態。

  花旗分析師Alicia Yap:謝謝接受我的提問。我的問題是關於你們近期給到商家的輔助補貼措施,想要知道怎麼樣對商家更有效,是給他佣金回扣更有效,還是給他免費流量更加有效?那麼下一季度會不會繼續給到他的這種無償的或者是優惠的佣金安排,那麼展望未來 CMR和佣金的增長趨勢如何?

  張勇:好,謝謝你的問題。當然了我們是想要幫助商家,尤其是中小企業,但是同時的話我們要對所有各類商家要公平透明,那麼因爲我們做了這樣的決定,免收年費,然後在某些業務方面,在佣金上給一些優惠,表示這些措施是適用於所有的商家。關於你問的給免費流量這個問題其實是很有趣的一個問題。當我們在做研究如何幫助商家的時候,我們其實是考慮到平臺上的用戶體驗的。因爲我們是一個市場平臺,我們要保證商家的利益和消費者的用戶體驗,他們的利益可以得到平衡的照顧。如果說給到某些商家這種免費的流量,那麼它的點擊轉化率,可能夠好,也可能不夠理想,這個是很難說的。因此,我們決定不要採取這種一面倒做法,還是需要平衡照顧。所以我們一方面要確保平臺上有良好的用戶體驗,同時也希望能夠給商家一些補助,緩解他們的經濟壓力。這是我們的一個政策。

  武衛:關於補貼和優惠的佣金,這其實是兩個不同的事情。補貼的話是今年在疫情爆發期間,我們爲了幫助商家免收了天貓上的年費。關於優惠的佣金費率,這是一個持續的項目,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了。無論是補貼也好,還是優惠的費率也好,阿里巴巴並不認同那種燒錢來尋求交易額增長的做法,我們是不會這樣做的。我們認爲,不管我們做何種投資,我們都希望能看到有可持續的增長。那麼你也可以看看我們今年的盈利情況,我們有大約1400億元人民幣,加上我們還有500億美元的現金,希望做的任何投資都是可持續高效的。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Mark Mahaney:謝謝我想問的問題,就是說在疫情爆發以後,你認爲會給你們的業務或者是說給整個數字經濟帶來哪些最大的結構性的這個變化,比如說您剛才已經講了,現在消費者習慣用手機買生鮮。那麼除此之外,可不可以講在大的方面,你認爲全球的消費者比較可能長期來講有哪些結構性的或者是永久性的一些變化?

  張勇:我想,除了一些新品類,像食品生鮮在滲透以外的話,我們還看到教育方面的一個新變化,一個很重要的變化。也就是說有新的消費者他們之前不太瞭解互聯網,不太上網,也不會到網上購物。疫情爆發以後,我們看到更多更多人,尤其是老年人,他們到線上去購物。所以新的領域滲透不光是品類方面,還有人羣方面。有很多人在疫情期間改變了他的生活方式。另外一個方面就是人們的工作方式和教育學習的方式改變。剛才我在發言中也講了,本季度當中我們的釘釘產品有強勁的增長表現,正是因爲它可以在疫情期間給很多人提供新的遠程辦公協作協同,包括教育學習的一些新的方式方法。那麼這個應該說在深層方面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疫情結束以後,我想這樣的趨勢還會繼續延續。(木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