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又一家明星公司隕落:曾一年融資4輪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30日 01:40   北京新浪網

圖片來源:Pexels圖片來源:Pexels

  來源:投資界

  文|投資界PEdaily  周佳麗

  這是創投圈又一個令人唏噓的倒閉案例。

  投資界獲悉,知名創業項目“回家吃飯”已停止運營。近日,有“回家吃飯”用戶陸續收到平臺官方發送的短信通知。短信顯示,近期接北京市場監督管理局朝陽分局通知,“回家吃飯”平臺暫停運營,用戶可在6月1日前填寫退款申請。

  至此,最後一個共享私廚平臺走到了盡頭,這個崛起於共享經濟時期的知名項目,最終還是難逃曇花一現的命運。

  成立於2014年,“回家吃飯”是當年共享經濟盛行時期頗爲知名的代表案例——一出世就獲得了知名天使投資人王剛的投資,隨後的投資方更是豪華:朱嘯虎的金沙江創投和徐新的今日資本。

  當時,剛投出滴滴的王剛和朱嘯虎是中國創投圈新晉大佬,他倆同時下注的項目受關注程度可想而知。遺憾的是,“回家吃飯”最終沒能成爲餐飲領域的“滴滴”,而是隨着風口退去,悄悄消失了。

  一家明星公司隕落:停止運營,創始人已經另謀出路

  創立6年,“回家吃飯”悄悄停業了。在前幾年共享經濟盛行的時候,這家公司曾經火爆一時。

  資料顯示,“回家吃飯”隸屬於北京加雙筷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個基於地理定位、共享身邊美食的O2O平臺,通過挖掘廚藝達人,以配送、上門自取等多種方式,爲忙碌的上班族和不願下廚的年輕人提供家常菜,此前曾深入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

  投資界獲悉,日前有用戶開始陸續收到來自“回家吃飯”官方發出的短信通知,短信告知:“近期接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朝陽分局通知,回家吃飯平臺暫停運營。爲了您的資金安全,請在6月1日前務必填寫鏈接完成退款申請,逾期將不再處理。”

  在“回家吃飯”賬戶儲值剩餘金額申請頁面上,退餘額說明一欄顯示內容爲:由於用戶有多次儲值情況,會產生多次贈送金額,本次退還餘額=賬戶現有餘額-最後一次儲值贈送餘額;退款餘額將在7月1日前退還到賬戶。

  一切早有端倪。投資界通過搜索發現,“回家吃飯”的微信公衆號和微信小程序都已經無法正常進入,官方微博賬號更是長時間未打理,最後一條微博的更新時間是在2019年9月。此外,“回家吃飯”App已在蘋果商店下架,雖然在安卓應用市場、應用寶等軟件還未下架,但打開App後頁面顯示“數據異常”,用戶已無法註冊和登錄。

  而創始人唐萬里早已退出公司。企查查顯示,2019年4月,北京加雙筷子科技有限公司完成了法定代表人變更,由從“唐萬里”變更爲“馬小龍”。目前,該公司經營範圍包括銷售食品,技術推廣服務;計算機系統服務;餐飲管理;投資資詢等。

  “回家吃飯”倒下,引來網友一片唏噓。有用戶感慨:“不想做飯又想吃純正家常菜的時候,這個App幾乎是救命的”、“之前用過,明顯跟外賣不一樣,用料實在”、“還沒來得及用,就倒閉了”......也有網友表示第一次聽說“回家吃飯”:“我也第一次知道,可見宣傳不行啊,這種其實也可以被美團餓了麼收購。”

  對於“回家吃飯”的停擺,有評論分析認爲是在意料之中,“因爲各個家廚不一定都有廚師資格證,都只是各家做飯好吃的媽媽爸爸阿姨姐姐,想做了今天就開業,也沒有衛生許可證,全憑各家良心,所以倒閉是遲早的。”

  曾一年融資4輪,見證了創投圈那段瘋狂的歲月

  “回家吃飯”創始人唐萬里與滴滴出行創始人程維交情頗深,看着好友一步步成長起來,他也想能打造出一個餐飲領域的“滴滴”。

  而拉唐萬里走上創業之路的,正是滴滴的天使投資人王剛。坊間流傳着一個故事版本:在一次阿里離職員工聚會上,滴滴的天使投資人王剛一眼看中了前阿里中供最年輕的區域經理唐萬里。當時唐萬里還在湖南賣臘肉,硬是被王剛慫恿着跑到北京搞共享經濟。

  在北京創業,沒錢租辦公室,唐萬里直接在滴滴公司租了一個工位,在那裏看了幾個月的風口,從快遞試到體育館預定,遲遲找不到所謂的“高頻剛需”。另一邊,王剛的“最佳拍檔”朱嘯虎也認可這個年輕人,願意提供支持讓這位鐘意的CEO去驗證模式。於是,王剛和朱嘯虎隔幾天就給他提供一個新思路,三個人最後敲定了“回家吃飯”。

  這是當時創投圈頗爲搶手的項目。企查查數據顯示,“回家吃飯”成立至今一共獲得了五輪融資,投資方包括了知名天使人王剛、金沙江創投和今日資本,其中最鼎盛的時候曾在一年之內完成4輪融資。2016年7年,該公司獲得了1000萬元C輪融資,但投資方並未披露。此後四年,“回家吃飯”再沒有獲得了任何投資。

  大佬給予這個項目的不僅僅是錢。在“回家吃飯”創業的大方向上,朱嘯虎幫唐萬里確立了還是要做“3S”,即Significant,要大市場,比如滴滴所在的本地出行是4000億級,餓了麼所在的餐飲行業是萬億級;第二是Scalable,要可擴張,能夠容易並低成本的擴張,這是他熱衷投資消費互聯網的原因;第三是Sustainable,可防守,有足夠的壁壘以阻止潛在的競爭。

  從最開始討論商業模式時,朱嘯虎就支持做家庭廚房,不支持飯局,也不支持手工美食。“就要做剛需、高頻、有海量供給。”那幾年,正是中國創投最爲瘋狂的時候,“燒錢”成爲時髦,“回家吃飯”融到的錢沒捂熱就直接砸向了市場,甚至廣告一鋪就是一列地鐵車廂。

  對於這個項目,朱嘯虎也曾力推,常讓周圍的人使用“回家吃飯”。只是,無論是資金還是大佬站臺背書,這個項目終究還是起不來,漸漸被人遺忘。

  一個風口的消亡史:創業砸再多錢,也無法戰勝常識

  唐萬里不是程維,“回家吃飯”更成爲不了第二個“滴滴”。這個項目的倒下,堪稱是一個風口消亡的縮影。

  當年,Uber和滴滴掀起的共享經濟浪潮席捲各個領域,誕生了共享私廚這個風口,“回家吃飯”應運而生。但這門生意的前景一直模糊,自出生就面臨着政策與商業邏輯的雙重窘境。只是風口戰勝了常識,相關創業項目層出不窮。

  直到狂熱的共享經濟風口退去,共享私廚才意識到現實中的困難——由於製作無法標準化,該類平臺曾被多次定性爲違規。

  據報道,北京市食藥監局餐飲服務監管處處長劉國斌明確表示,“‘自家廚房送餐’性質的無證餐飲是不合法的,我們從來沒有對一家‘自家廚房送餐’性質的個人發放過餐飲服務許可證和食品經營許可證”。

  伴隨着政策出臺,行業的震盪才真正開始。根據《網絡餐飲服務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第八條規定,利用互聯網提供餐飲服務的,應當具有實體店鋪並依法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不得超範圍經營。如果違反第八條規定,網絡餐飲服務經營者不具備實體店鋪,未依法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依照《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處罰。

  此舉直接清退了賽場上的大半玩家。“鄰食”、“丫米廚房”等多個共享私廚平臺紛紛下線,而與“回家吃飯”模式相同的私房菜預定平臺“我有飯”則立刻轉型至包桌業務;餐飲共享平臺“媽媽的菜”也隨之轉型爲藥膳菜品爲主的平臺。

  泡沫破滅後,人們開始發現,共享私廚是個僞命題。嘗試共享私廚模式失敗後,“媽媽的菜”創始人韓迪曾公開表示,共享經濟的模式並未在正餐這個領域得到驗證,“當時在這一模式上傾注了太多的情懷和理想化的成分,讓我沒有看到 O2O 生意的本質。”

  更有創業者直言早就預判了共享私廚的結局,“我在一年前就給共享私廚模式判了死刑,回家吃飯如果不轉型,將會面臨着失敗”。

  而一位早期投資機構的合夥人認爲,如果沒有外賣市場,“回家吃飯”這種模式或許可以發展得比較好。但當外賣發達了,“回家吃飯”的處境尷尬了——好比電影院變得普及的時候,沒有人再去看DVD了。

  如今,共享私廚被徹底判了死刑,曾經創造一年融資4輪記錄的“回家吃飯”,也終於堅持不下去了。而一同消失的,還有中國創投圈那段瘋狂喧囂的歲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