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Wirecard財務造假,畢馬威的報告都說了什麼?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3日 04:16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6月23日晚間消息,幾個月來,Wirecard一直滿懷信心地認爲,畢馬威(KPMG)一定會證明自家的會計賬目是正確的,且可以據此對所有懷疑它的人作出最有力的還擊。

  然而事與願違,畢馬威會計事務所週二公佈的一份報告卻導致Wirecard股價暴跌。原因是投資者獲悉,畢馬威的調查人員在試圖覈實大部分業務是否爲真實時遇到了障礙,且表示全年業績的公佈將會再次推遲。上週三,股價又一次下跌,收盤時再遭下跌8%。

  長期以來,Wirecard一直被認爲是德國下一個最偉大的科技公司。同軟件巨頭SAP一樣,Wirecard宣稱擁有全球業務,能夠提供對未來商業不可或缺的關鍵服務。

  Wirecard的產品與金融管道深度融合,可以幫助網絡商家從客戶那裏收取款項,由於銷售額和利潤的快速增長,Wirecard在股市引起了轟動。Wirecard給投資者傳遞的信息是,隨着無現金社會的流行,Wirecard將處於不敗之地。投資者對於這一大好前景的熱情,使得養老基金和投資者大肆搶購Wirecard公司的股票。

  就在去年,Wirecard陷入了一起會計醜聞。英國《金融時報》率先報道了舉報人提出的問題,而後新加坡警方突擊搜查了Wirecard在亞洲的數家子公司,並對其涉嫌的會計違規行爲進行了調查。Wirecard在慕尼黑對英國《金融時報》提起訴訟,聲稱後者濫用了商業機密,並表示儘管一些員工可能面臨着刑事責任,但他們的行爲對整個公司的財務影響非常有限,公司將吸取教訓。

  2019年10月,英國《金融時報》公佈的內部文件顯示,Wirecard公司關鍵部門的銷售額和利潤額可能是被僞造的。Wirecard則表示,英國《金融時報》披露的文件是虛假的,無論如何一定存在着扭曲誤解,畢馬威的特別審計將證明這一論點。就在上個月,Wirecard還告訴投資者,如果審計調查有了實質性的進展,Wirecard將及時通知投資者。

  失蹤的銀行記錄

  畢馬威長達74頁的報告強調了一家受監管的金融機構在記錄保存方面的弱點,並提出了有關Wirecard集團會計工作方面的新問題。

  例如,畢馬威的報告顯示,Wirecard的高級經理在召開執行董事會會議時沒有記錄會議內容,也沒有簽署所謂的“完整性聲明(declaration of completeness)”。畢馬威的報告顯示,任何與畢馬威調查有關的信息都已被全面披露。

  畢馬威報告稱,一些重要的審查文件是在最後一刻送到他們手中的,而許多文件根本就沒有被送達。畢馬威指出,所需但尚且缺乏的信息包括:詳細說明10億歐元付款明細的原始銀行記錄。

  畢馬威報告稱,在專項審計啓動後不久,一名負責主要銀行賬戶的受託人就辭職了。而所謂的託管代理人則在2019年底終止了與畢馬威的關係,在之後的審計工作中與拒絕合作,這一點給畢馬威的審計工作制造了障礙。

  在會計方面,儘管沒有發現操縱的具體證據,但畢馬威對幾個方面提出了質疑:Wirecard是如何計算其現金儲備的?Wirecard是如何記錄第三方商業夥伴產生的收入的?Wirecard的“瞭解你的客戶(know-your-customer )”程序是怎樣的?Wirecard的風險管理情況如何?Wirecard員工與畢馬威合作的意願程度如何?

  “無法被完全理解”的會計

  畢馬威報告的核心是第三方業務的問題。Wirecard的業務使由大型支付網絡(如Visa和Mastercard)授權,幫助零售商接受信用卡交易。當Wirecard在某個特定國家沒有獲得許可證時,它會使用第三方支付處理器來代表自己處理交易。

  Wirecard駁斥了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的觀點,即三家此類合作伙伴有時負責了Wirecard集團一半的銷售額和大部分的利潤。畢馬威表示,事實上,在2016年至2018年期間,Wirecard的三家合作伙伴“構成了Wirecard營業利潤的主要部分”,但畢馬威無法就這項業務是否真實發表意見。報告稱驗證嘗試“被證明是不可能的,因爲在調查期間,我們並沒有獲得相關數據”。

  畢馬威的報告稱,目前無法證實“銷售收入真實存在且金額正確,也無法證實銷售收入不存在且金額不正確”。

  畢馬威的報告還揭示了有關潛在客戶的知識水平之間的矛盾。報告表示:Wirecard“既不會追蹤也不會監控”其合作伙伴開展的這些有關“瞭解你的客戶(Know-Your-Customer)”合規檢查,這是防止洗錢的一項重要規定。畢馬威認爲,這種關係是公平的,擁有數據的第三方並沒有提供數據。

  然而,當涉及到這種活動的會計覈算時,Wirecard會將第三方夥伴視爲自己業務的延伸。他們的銷售額會被計算作(Wirecard的)銷售額,他們的成本也被算作(Wirecard的)成本。Wirecard公佈賬目的有效性並不在畢馬威的職權範圍內,但畢馬威在報告中對這種做法提出了質疑。畢馬威寫道:“我們無法完全理解Wirecard與(第三方收購合作伙伴)所產生收入的‘毛額會計’。”畢馬威指出,它在調查期間沒有收到必須的相關文件。

  當畢馬威要求Wirecard公司提供與其第三方業務合作伙伴的季度會議記錄時,Wirecard寫道,在2016年和2017年期間,並沒有這樣的會議記錄。然而,4月23日,Wirecard的會計師EY提交了一份Wirecard所謂的“不存在的會議記錄”。

  誰的現金?

  審計人員還對Wirecard將託管賬戶中持有的資金當作隨時可以使用的現金進行計數的做法提出了質疑,這一點在英國《金融時報》去年12月的報道中也被提出過。畢馬威寫道:“有人反對Wirecard在2016年至2018年調查期間,將託管賬戶作爲現金或現金等價物進行會計處理。”畢馬威認爲,這些賬戶可能不符合IFRS會計準則的關鍵要求。

  畢馬威的報告稱,Wirecard向畢馬威提供了一份來自另一家諮詢公司的意見,稱該公司處理現金的方式是適當的。

  目前,對這些問題的判斷轉移到了畢馬威的頂級競爭對手EY手中。EY已經批准了Wirecard的賬目,並認爲這些賬目在10年內是合適的,預計本週將會再次批准。

  Wirecard的首席執行官兼最大股東馬庫斯·布勞恩(Markus Braun)表示,該公司原計劃在4月30日發佈全年業績,但因新型冠狀病毒的大流行,全年報告被推遲了。

  馬庫斯·布勞恩在一次投資者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們可以完全否認所有指控”,Wirecard認爲不存在必須要進行修正的地方,但是“過程中的一些弱點需要被解決。”(小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