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Wirecard財務造假 德國金融監管機構爲何失明?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3日 04:23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6月23日晚間消息,據外媒報道,對於Wirecard來說,過去的兩年就像在坐過山車,這也是在諸多德國報紙報道、投資者論壇、分析師報告中頻繁出現的比喻。好消息推高了這家金融科技集團的股價,然後壞消息又讓股價應聲下跌。但就在上週,當審計人員警告稱Wirecard的賬目中少了19億歐元時,過山車戛然而止。而搭乘Wirecard專列的無數乘客,那些曾經對於有關這家企業大部分收入和盈利可能並不存在付諸一笑的人們,突然發現自己沒有繫上安全帶。

  一些基金經理,例如通常以規避風險著稱的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DWS,眼睜睜地看着他們持有的Wirecard股票價值暴跌,而許多熱衷於在Twitter上積極捍衛Wirecard的小投資者們則無一例外地選擇了閉嘴。德國媒體眼見着批評的浪潮不斷涌來,他們也開始加入其中,用最尖銳的言辭譴責這家曾被認爲是德國未來的大公司。

  這起案件給法蘭克福的金融界提出了一個令人不安的問題。爲什麼多如牛毛的金融機構都沒有給予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足夠的重視?其中的一個原因顯而易見。有太多人認爲這些報告是由見不得光的盎格魯撒克遜投機者和“蝗蟲們”發起的“攻擊”。

  這種前現代的資本市場理念,即所謂的長期投資者是好人、賣空者是壞蛋,在德國公衆中很常見,在法蘭克福金融界的大部分精英眼中也是如此。上週末,DWS旗下旗艦基金德意志基金(Deutsche fund)的經理蒂姆·阿爾布雷希特(Tim Albrecht)悲嘆道,盎格魯撒克遜賣空者是Wirecard唯一的贏家,而其他人都輸了。但事實是,真理不是也贏了嗎?

  作爲德國的金融市場監管機構,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的失敗尤爲慘痛。

  很長時間以來,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找了各種官僚藉口來避免對Wirecard展開認真的調查。最終,BaFin的監管者並沒有將目標對準Wirecard的管理層,而是將槍口瞄準了那些批評性報道背後的記者以及一些未具名的對衝基金。去年,當聯邦金融監管局暫停Wirecard的賣空交易,然後對兩名英國記者提起刑事訴訟時,陰謀論者們勃然大怒。德國的企業文化仍由偏袒企業而非股東的行爲者所主導,因此他們將批評視爲一種侮辱。

  聯邦金融監管局不僅放大了英國本土人民對於盎格魯撒克遜賣空者的偏見,還利用了部分德國媒體對他們發起攻擊。在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成立初期,該機構試圖將自己塑造成一名英勇的戰士,一旦他們需要對抗邪惡的金融家或對德國金融業的偉大和善良頗有興趣的外國人時,他們會將經過挑選的信息提供給那些經過挑選的記者們。這種由來已久的做法像幽靈一樣盤旋在聯邦金融監管局的上空,有太多的記者仍然把自己在那裏聽到的內容當做事情的真相。

  當有關Wirecard潛在違規行爲的第一份報告被公之於衆時,聯邦金融監管局的官員們也感到了憤怒。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居然發生了這麼巨大的醜聞?太不可思議了。由於許多德國媒體要麼缺乏專業知識,要麼缺乏深入瞭解如此複雜的全球事件的方法,所以當德國投資基金或聯邦金融監管局偶爾向他們提供一個所謂的“Wirecard獨家報道”時,他們高興的不得了。與此同時,政客們發現整個事件太專業了,根本無法給予太多關注。

  因此,直到上週,這基本上仍然是一場不平衡的戰鬥。只有少數德國記者(大多來自規模較小的媒體)對這些批評性報道表示支持,且沒有任何大型金融機構公開質疑過Wirecard。與此同時,一些很聰明的基金選擇減持撤資,而那些笨的則選擇繼續持有Wirecard的股票。然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未來的新聞專業學生將會把這一事件視爲一個生動的案例研究。我知道,我肯定是一位會鼓勵他們這樣做的老師。(小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