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模仿安卓芯片自研 蘋果謀求大一統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3日 11:02   北京新浪網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模仿安卓芯片自研 蘋果謀求大一統

  “對於Mac而言,這絕對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天。”在蘋果2020年全球開發者大會(以下簡稱“WWDC20”)上,蘋果公司CEO庫克這樣形容自研處理器的意義。

  6月23日凌晨,WWDC20如期舉辦,在發佈了“平平無奇”的新系統後,終於迎來了重頭戲:蘋果宣佈將針對Mac系列產品推出基於ARM架構的自研芯片。實現硬件大一統是科技公司的終極夢想,然而近年來,蘋果的市佔率與利潤雙雙下滑,此時推出自研處理器,試圖打通iPhone、iPad與Mac產品線之間的藩籬,是好時機嗎?當年微軟沒做到的事,蘋果又能做到嗎?

  系統安卓化

  發佈會按例發佈了iOS 14、全新iPadOS、macOS Big Sur、watchOS 7這四大核心繫統平臺。這四大核心繫統平臺中,消費者最爲關注的還是iOS,不過,新系統並未如傳聞中那樣改成“iPhoneOS”,從功能上來說,有網友評價確實是“史上最好用的蘋果系統”。

  首先,iOS 14擁有了一個新的主屏幕頁面,通過應用圖書館重組了應用的排列方式,來解決因爲應用數量太多導致用戶需要面臨頻繁翻頁的痛點,自此,主頁App可以實現自動歸類和一鍵查找,實現更便捷和簡約的瀏覽;其次,這次蘋果還把不少Android手機中存在的視頻畫中畫功能引入其中,可以使正在播放的視頻停留在屏幕任意位置上,並且支持全局拖放顯示或者滑動到邊緣進行縮放隱藏。

  Siri智能助手也進行了更新,不再佔用全屏,將用比以往更方便的方式查看信息,Siri還將開始支持發送錄音,鍵盤聽寫功能加入神經網絡引擎,同時擴大了對新語種的支持;還有一項重要更新是App Clips,可以通過Safari、地圖或者NFC以及掃描進行快捷支付,快速打開App中的特定功能。

  不過,有網友調侃,根據需求制定界面數量、App自動歸類和“畫中畫”等功能,明顯就是安卓的翻版,iOS的安卓味兒越來越濃了。

  其實,蘋果這幾年的系統更新曾多次被質疑“模仿”安卓,以幾年前發佈的iOS 11爲例,很多方面都是安卓系統或者某些安卓手機已有的功能,比如iOS對控制中心進行了UI和功能上的修改,可以自定義設置開關到控制中心,特別支持數據流量開關設置。

  就此看法,北京商報記者採訪了蘋果方面,截至發稿,對方未給出回覆。

  芯片兩年過渡至自研

  這次發佈會的另一個重磅,就是蘋果宣佈將針對Mac系列產品推出基於ARM架構的自研芯片。

  蘋果首款基於自研芯片的Mac,計劃在今年底開始出貨,其後Mac將逐步轉向自研芯片,在兩年的時間裏完成過渡,之後就將全部採用自研芯片。蘋果在官網上表示,在未來他們也仍會爲基於英特爾處理器的Mac推出新版本的macOS操作系統,並提供相應的技術支持,目前也還有搭載英特爾處理器的Mac正在開發中。

  庫克表示,蘋果與英特爾合作長達15年,幾乎每一代的Mac都會搭載來自英特爾的定製芯片,這些芯片在英特爾平臺的其他機器中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不過,蘋果自研芯片已經應用多年。早在2010年的iPhone 4上,蘋果就採用了第一代自研芯片A4,直到2019年9月搭載iPhone 11系列的A13仿生芯片,蘋果已經推出了7代自研芯片,而且芯片性能越來越強。

  “在5G時代,範圍經濟替代規模經濟,越來越多的企業會軟硬一體發展,定製化、深度融合才能滿足自身需求,加上美國限制華爲引發的企業家不安全感,蘋果做更多獨立芯片是必然。”電信分析師馬繼華說。

  產經觀察家丁少將認爲,蘋果將由此擺脫對英特爾X86架構的依賴,對供應鏈會有更好的把控力,在技術創新方面也有更大的主動權。但和華爲一樣,蘋果也只是實現了芯片設計的獨立,而不是製造生產。“自研芯片可以更深層次把控供應鏈和技術創新節奏,但ARM架構在PC上能否將理論上的優勢真正落地還值得觀察,另外ARM生態的建立也需要時間,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影響蘋果用戶的體驗。”

  營收瓶頸期

  從創新的角度來說,蘋果這幾年的表現都差強人意,不管是手機上的多攝像頭、全面屏,還是系統上的功能更新,越來越趨向安卓化。

  “蘋果的創新節奏放緩,創新深度也不足,這既與智能手機行業進入成熟的發展階段有關,也與三星、華爲、小米、OPPO、vivo等安卓陣營的強力競爭有關。當然,這也不能說蘋果的創新到了盡頭,畢竟蘋果打造的是自己主導的封閉生態系統,不能完全拿蘋果的創新和安卓的創新對標。”丁少將說。

  馬繼華也表示,蘋果已經走上了微創新的路,越來越缺乏原創性的引領,主要是研究如何變現。

  或許正是因爲創新能力下降,蘋果產品所具有的獨特性不再那麼強,近幾年陷入傳統硬件增長乏力的泥潭。4月底,蘋果發佈的2020年第二財季(2019年12月29日-2020年3月28日)財報顯示,當季營收爲583.1億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580.2億美元小幅上漲1%;淨利爲112.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115.6億美元下降3%。第一大業務iPhone遭受的衝擊最大,營收爲289.6億美元,同比下滑6.7%,創下過去四年同期的最低水平,iPhone營收佔比甚至跌破了50%。

  近五年,iPhone在全球市場的市場份額也在下降。IDC公佈的數據顯示,2015年iPhone全球出貨量爲2.315億部,市場份額爲16.1%;2019年出貨量爲1.91億部,市場份額爲13.9%。

  然而,爲了爭取用戶,蘋果只能選擇迎合,比如愈加安卓化的系統優化,還有不斷下調的iPhone價格。蘋果降價是建立在犧牲利潤的基礎上,數據顯示,2016年四季度,雖然蘋果智能手機銷量在全球所佔份額僅爲18%,但它所獲得的利潤卻佔了整個產業的92%;而在2019年三季度,蘋果佔據整個智能手機行業利潤的比重爲66%,比2016年下降了很多。雖然66%仍然是其他手機廠商難以企及的數字,但利潤率的降低對於一個高端品牌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趨勢。

  如今,蘋果在利潤方面可以說是在“拆東牆補西牆”,一方面採用自研芯片,另一方面大力發展服務業務。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曾給出報告稱,如果蘋果處理器替換(替換成自研芯片),可有望減少40%-60%的處理器成本,有助於成本結構與產品銷售策略。

  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