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比爾·蓋茨:只有疫苗還不能解決問題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18:30   北京新浪網

  來源:蓋茨基金會微信公衆號

  當這場大流行結束時,希望我們能吸取教訓,認識到應當做出怎樣的投資來阻止傳染病的發生。

  新冠肺炎疫情讓我們所有人都學到了許多此前不知道的東西。我們學習流行病學,學習疾病診斷,學習藥物治療。

  我們急於看到這些方面的進展。或許最重要的事莫過於獲得一款疫苗,因爲只有疫苗才能讓我們回歸正常生活。

  驚天動地:疫苗的誕生

  疫苗是一項革命性的技術。雖然這些天大家的關注點理所當然地集中在我們沒有的疫苗上,但同時也該意識到,正因爲我們已有的疫苗發揮了巨大作用,才挽救了數億人的生命。

  你可能聽說過疫苗是如何被髮明出來的。在18世紀的英國,人們都知道擠奶工很少染上天花。愛德華·詹納醫生(Dr。 Edward Jenner)認爲他找到了原因。擠奶工整天與牛爲伴,往往會得一種叫做牛痘的疾病。牛痘與天花類似,二者的症狀都包括手部和麪部出現皮疹,並在幾天後結痂。

  但這兩種疾病在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截然不同的:牛痘非常溫和,很少致命。但對天花來說,大約每十個感染者中就會有三個死亡。

  詹納醫生認爲擠奶工是幸運的。他認爲當人體暴露於牛痘就能產生某種保護機制防止感染天花,從而避免極大的致命風險。於是,爲了驗證牛痘保護的設想,他將牛痘水泡的膿液注射到一個男孩體內,然後故意將他暴露在天花的環境中,觀察他是否會得病。這次接種試驗獲得了成功。這也是人類首次成功利用疫苗免疫避免天花導致的死亡——第一支疫苗由此誕生。

  影響疾病的兩個關鍵因素

  如今,我們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基於對不同疾病的兩個關鍵因素的認識,我們對免疫系統和生物學的瞭解也不斷加深。

  第一個關鍵因素是疾病的傳染性,其衡量指標是一個感染了某種傳染病的人平均會傳染多少其他人。這個數值被稱爲R0。R0越高,疾病的傳染性就越強,傳播速度就越快。

  新冠病毒的R0大約是2.5。也就是說,平均一名患者會傳染2.5個人。這個傳染性相當於典型季節流感的兩倍。

  想想新冠肺炎的傳染性有多強。但請注意,天花的R0在3.5到6之間,論傳染性至少是新冠肺炎的2倍,比普通季節性流感則要高4倍。

  第二個關鍵因素是患病人羣中有多少人會死亡。對於新冠肺炎來說,這個比例至少是1%,至少是流感病死率的10倍。但正如我提到的,天花殺死了30%的感染者。它的病死率是新冠病毒肺炎的30倍,是流感的300倍。

  在20世紀初,天花平均每年導致400萬人死亡。最後,我們憑藉這種優秀的天花疫苗在1979年徹底消滅了天花。這是人類第一次也是迄今爲止唯一次消滅一種疾病。

  如今,天花疫苗已不再是唯一一個產生巨大效果的疫苗。讓我們來看看麻疹。60年前,這種疾病每年導致200-600萬人死亡。

  我們沒有當時的全球數據,但僅在美國,每10萬人中就約有300人感染麻疹。1963年,約翰·恩德斯研發出麻疹疫苗,接着我們就看到感染率和死亡迅速下降。麻疹疫苗誕生以來,美國的麻疹感染率成功降低了99%以上。

  你們可能已經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數據。儘管天花疫苗在1796年就已經被研製出來了,但是在20世紀初,天花每年仍造成400萬人死亡。

  這是因爲研發出疫苗只是一方面,讓疫苗惠及所有需要的人還需要更多努力。以天花爲例,我們看到在富裕國家,人們可以很快獲得疫苗。然而有些荒誕的是,患病和死亡的風險在富裕國家其實是最低的,而在貧困國家則要高得多。

  我們剛剛看到的麻疹圖表顯示,在研製出疫苗後,美國的麻疹發病率大幅下降。但如果我展示的是另一個更爲貧困的國家的麻疹發病圖表的話,那麼這種斜率的下降就不會發生。

  麻疹疫苗在1963年就被髮明出來。10年之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界衛生組織決定推廣麻疹疫苗,並設定要在1990年前完成這一目標。也就是說,從疫苗誕生到在所有國家形成廣泛覆蓋,甚至讓貧困國家的孩子也能得到保護,這中間需要27年。

  事實上,到了2000年,儘管這種疫苗已經問世近40年,但當年仍有50多萬兒童死於麻疹,且幾乎全部來自貧困國家。

  讓疫苗惠及所有需要的人

  但2000年依然是重要的一年。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在那一年成立。Gavi的目標非常簡單:幫助全世界的國家——尤其是最貧困的國家——購買疫苗並建立系統,力爭讓每個孩子都能得到疫苗的保護。

  截至目前,Gavi已經爲超過7.5億兒童接種了疫苗。這實在很了不起。Gavi讓我們夢想成真。它改變了只有富裕國家的孩子才能得到最新疫苗的局面。

  還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同樣在2000年,一種新型肺炎疫苗在美國獲批上市,隨後便開始進入其他國家。這張圖表顯示了不同國家的疫苗接種率。富裕國家在右邊;貧困國家在左邊。

  根據過去的趨勢,你會認爲圖表的左邊進展很慢。事實上,如果世界重蹈麻疹的覆轍,那麼低收入國家的兒童直到20年後的2040年才能獲得肺炎疫苗。

  但如你所見,事實並非如此。Gavi幫助低收入國家的數億人獲得挽救生命的疫苗。現在,在這種疫苗問世不到20年之後,全球幾乎所有國家都可以獲得這種肺炎疫苗。這比之前世界消滅天花要早了150年。

  Gavi接下來還將幫助我們抗擊新冠肺炎。首先,科研界必須要研發出一種安全、有效的疫苗。我對此很有信心,因爲有許多不同的團隊正在採取不同方法推動研發。

  但是,我們還需要確保新冠疫苗惠及所有需要的人。我們不能讓新冠肺炎像麻疹或天花那樣。我們不能讓數十億人在幾年內得不到保護。這就是Gavi可以提供幫助的地方。它可以確保以非常低的價格採購新冠疫苗,並解決數十億劑疫苗的交付難題。

  當這場大流行結束時,我希望我們能吸取教訓,認識到應當做出怎樣的投資來阻止傳染病的發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