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孟晚舟案追蹤:匯豐的“局” 華爲的“據”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28日 03:27   北京新浪網

圖/視覺中國圖/視覺中國

  孟晚舟律師團隊將辯護重點放在了兩個地方:一是美加行政當局提供證據的可採納性,二是美加當局是否濫用司法程序。

  來源:財經十一人

  文 | 謝麗容 周源  特約作者 李隱楓

  加拿大當地時間7月23日下午,負責審理孟晚舟引渡案的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的一個法庭(下稱“加拿大法庭”)公開了華爲最新提交的部分證據。

  這些證據回應了美國司法部的一個重要指控:孟晚舟欺騙了包括匯豐銀行在內的銀行,誤導了他們對華爲與Skycom公司真實關係的判斷,這導致匯豐銀行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法規。

  孟晚舟律師團隊提交的抗辯申請認爲,美國司法部歪曲了事實,“對孟女士的案件記錄進行了不適當的剪裁”,以“支持其刑事責任立論”,這包括選擇性地引用證據。

  這些證據是孟晚舟律師團隊在7月17日提交給加拿大法庭的,包括了對匯豐轉交給美國司法部的華爲PPT的質疑、一系列華爲與匯豐銀行的郵件往來記錄等。如果這些證據被法庭所採信,美國司法部對孟晚舟“欺詐匯豐”的指控就無法成立。

  7月24日,《人民日報》率先以“孟晚舟案證據公開!匯豐銀行構陷,美國一手炮製”爲題報道了這一最新動態。當天,深圳銀保監局發佈同意匯豐銀行有限公司深圳龍崗支行關閉的公告。

  匯豐銀行當日向《財經》記者回應,這是該行適時評估並按需優化的日常工作之一,是正常網點調整計劃的一部分。目前,匯豐仍是內地規模最大、網點最多的外資銀行,近170家網點覆蓋全國57個城市,其中約三分之一位於廣東。中國是匯豐增長策略的核心所在,未來將繼續在中國內地加大投入。

  7月25日,匯豐銀行發佈了一份關於華爲事件的回應公告,主要有三個內容:

  其一,匯豐集團稱媒體對案件進展的最新報道中存在對事實的誤讀。匯豐沒有參與美國司法部關於對華爲展開調查的決定,也沒有鼓動美國司法部這樣做。匯豐更沒有介入美國司法部關於逮捕華爲首席財務官或起訴華爲的決定;

  其二,匯豐對華爲沒有任何惡意,也沒有“構陷”華爲。匯豐集團向美國司法部提供的材料是應其官方正式要求而提供的;

  其三,匯豐從未“設置陷阱誘捕華爲”。

  今年5月27日,華爲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失去了重獲自由的第一個機會。新的博弈還在繼續。據《中國日報》報道,8月17日,加拿大法院將恢復引渡聽證會,審查加拿大和美國行政當局提供的信息和證據的可採納性;而關於美加行政當局是否濫用司法程序的辯論將於2021年2月16日開始。審理此案的加拿大法院希望在2021年5月之前結案。

  可以看到,孟晚舟律師團隊將辯護重點放在了兩個地方:一是美加當局提供證據的可採納性;二是美加是否濫用司法程序。

  01 

  關鍵PPT

  2013年8月22日下午4點左右,孟晚舟和她的幾位同事帶着一份名爲《Trust, Compliance & Cooperation》(《信任、合規與合作》)的16頁PPT,走進地處中環的國際金融中心商場(IFC),商場二層有一個名爲Le Pain Grille La Loggia的意大利牛排館,孟晚舟在這裏會見了時任匯豐亞太區全球銀行業務負責人Alan Thomas。

  當時,匯豐正深陷美國司法部的調查漩渦。

  2012年7月,美國參議院發佈調查報告,認定匯豐涉嫌幫墨西哥毒販洗錢,協助轉移可疑資金。當年12月,匯豐銀行向美國政府支付19.2億美元的罰金,並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爲期五年的《延期起訴協議》(DPA),美國向匯豐派駐了200到400位監控人員。

  但匯豐的麻煩沒有馬上結束。2012年12月和2013年1月,路透社連發兩篇報道稱,Skycom(中文名爲“星通技術有限公司”)與華爲有密切關係,華爲通過星通在伊朗從事違反美國製裁法律的業務,包括轉賣美國電腦設備給伊朗。路透社認爲,華爲是星通的擁有者和運營人。匯豐銀行看到報道後,要求華爲澄清。

  在匯豐的多次約見後,有了孟晚舟和匯豐高管Alan Thomas的牛排館之約。

  在那份PPT的第6頁,孟晚舟向Alan Thomas解釋了華爲與Skycom的關係,承認自己曾是這家企業的董事。但在第7頁中強調,華爲已將股權轉讓,自己也退出了董事會。

圖爲孟晚舟發給匯豐銀行的PPT的第6頁和第7頁圖爲孟晚舟發給匯豐銀行的PPT的第6頁和第7頁

  這份PPT稱,“作爲華爲的業務夥伴,星通與華爲一起在伊朗開展銷售和服務業務”,“華爲在伊朗開展正常的業務活動並提供民用電信解決方案⋯⋯”。

  PPT第7頁上的內容顯示:華爲曾經是星通的股東,我(孟晚舟)曾經是星通的董事會成員,持有股份和董事會席位有利於華爲加強對星通的合規監控。華爲未來會通過其在伊朗的當地子公司經營業務,不再需要持有星通的股份和董事會席位。考慮到這一點,華爲已經出售了在星通公司的所有股份,我(孟晚舟)也辭去了在星通公司的董事會職位。

  美國檢方在《案件記錄》(ROC)和《補充案件記錄》(SROC)中稱,“孟晚舟在2013年向匯豐銀行做了不實陳述,未充分陳述華爲與位於伊朗的星通公司之間的關係”。這導致匯豐銀行向華爲提供金融服務,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金融和貿易制裁條例,使匯豐銀行可能因此而蒙受損失。

  美國司法部據此起訴孟晚舟欺詐匯豐銀行,請求加拿大將她引渡到美國。

  美國檢方堅稱,孟晚舟沒有如實陳述華爲與星通公司的真實關係,華爲仍然繼續控制着星通公司在伊朗的業務運營。但華爲表示,早在2009年,華爲已經全部售出自己在星通所持的股份,孟晚舟也辭去了在星通的職務,這要早於牛排館之約4年。

  孟晚舟辯護律師團認爲,從銀行的立場考慮,知曉客戶在伊朗是否有業務,是評估業務風險的要素,而孟晚舟2013年8月應邀赴香港與匯豐相關人員會面時已經詳細介紹這方面情況,不存在“欺詐”,但美國檢方刻意忽略了這個關鍵事實。

  國際律所Arnold&Porter合夥人 John B. Bellinger提供的證言顯示:美國政府提交的《案件起訴記錄》和《補充案件起訴記錄》選擇性省略了孟晚舟在2013年PPT第6頁的關鍵陳述。孟晚舟在PPT中清晰介紹了華爲在伊朗與星通的合作,同時她也向匯豐確認,華爲在伊朗也與其他實體合作從事正常業務。

圖爲John B. Bellinger的證言圖爲John B. Bellinger的證言

  2013年8月22日香港牛排館會面後,Alan Thomas向孟晚舟請求,希望這份PPT的英文版在當年的9月3號前交給匯豐。華爲的法務團隊反覆提示孟晚舟相關風險,但孟仍將英文版PPT發給了Alan Thomas。

  後來,匯豐將PPT交給了美國司法部。匯豐在7月25日的回應中稱,“匯豐集團向美國司法部提供的材料是應其官方正式要求而提供的。在回應美國司法部信息要求時,匯豐僅是提供事實性信息。”

  這份PPT成爲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的直接證據。接近華爲的人士稱,華爲與匯豐的牛排館會面疑點重重,不是一次簡單的商務交流。

  該人士稱,首先,一般銀行約見客戶都是通過正式郵件往來,但匯豐此次並沒有發郵件;其次,孟晚舟和Alan Thomas在職級上差距甚大,二人見面不符合常規。

  當時,匯豐集團已經與美國司法部簽署了延期起訴協議(DPA),並被監管。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匯豐前行政總裁John Flint透露:“銀行中隨時有200到400位美國監控人員,他們可以查看銀行所有訊息”。

  7年過去了,當時孟晚舟向Alan Thomas展示PPT的牛排館被一家開放式的法式西餅甜點店取代,三面圍擋也被拆除。當事人Alan Thomas在2017年9月退休。據媒體報道,他是一個酒店的擁有者,喜歡戶外活動和高爾夫,有媒體請求採訪,但他再沒有公開發聲。時任匯豐行政總裁John Flint,匯豐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先後在2019年8月辭職,匯豐聲明他們的辭職與華爲事件無關。唯一處於輿論風口浪尖之上的是當年展示PPT的孟晚舟,她迄今已在加拿大被監視居住近600天。

  02 

  可疑的郵件

  根據《美國案件起訴記錄》,匯豐稱:只有“初級”員工清楚華爲與香港星通的關係,這些“初級”員工沒有將相關信息傳遞給“高級”管理者,導致“高級”管理者只能依賴孟晚舟提供的PPT判斷風險。

  孟晚舟律師團依據最新證據稱,匯豐完全知曉華爲與香港星通的關係。從華爲發給匯豐的香港星通2009/2010財報可知,匯豐完全瞭解香港星通在伊朗的業務情況。

  往來郵件顯示,匯豐不同區域、不同業務、不同層級的員工都在和華爲直接溝通星通的銀行業務,比如有一名職務爲高級副總裁(Senior Vice President)的香港員工曾與華爲員工溝通香港星通銀行賬戶權籤人的變更,還有經理助理、副總裁等不同層級的來自匯豐香港、深圳、新加坡的員工在處理星通業務。

  圖爲華爲員工與匯豐全球銀行副總裁(Vice-President of Global Banking,HSBC Employee 2)於2011年10月10日的往來郵件,題爲“Cash back guarantee for Skycom”。在該郵件中,華爲員工轉發了星通的財務聲明,HSBC Employee 2確認收訖了這份聲明。

  圖爲2011年10月10日到2011年11月1日之間,華爲員工和匯豐銀行在香港和深圳的員工,往來了題爲“Skycom Tech.Co Limited – account signatories change”和“Skycom Tech.Co Limited – account signatories change – Huawei Group – Need Your Action”的郵件。匯豐銀行客戶服務全球支付和現金管理資深副總裁(Senior Vice-President of Client Service Global Payment and Cash Management at HSBC,HSBC Employee 3 )也在往來郵件人員之列。

  在華爲提交的證據包中,金融諮詢機構StoneTurn紐約辦公室合夥人Julie Copeland的證言顯示,像華爲這樣的大體量且具有全球重要性的客戶,一般會由金融機構的高級別員工來進行服務。匯豐銀行在向風險委員會彙報美國製裁法相關事宜時,會對客戶進行總體、細緻的審查,銀行最高層也會參與評估工作,不會僅依賴於客戶提供的一份文件。

圖爲Julie Copeland的證言圖爲Julie Copeland的證言

  7月28日,《財經》就這些往來郵件請求匯豐置評,匯豐相關人士表示,由於匯豐不是案件的當事方, 因此不便評論案件的細節。

  亦有審閱過這些郵件的專業人士對《財經》表示,這些郵件證明了匯豐和華爲、星通確實有業務往來,但還不能強有力地證明出現在郵件中的匯豐員工知道華爲與星通的關係。並且,美國司法部起訴星通是因爲其從事違禁業務,這些郵件不能證明匯豐員工知曉星通有違禁業務。

  03 

  下一階段的兩條線

  回顧孟晚舟案件的幾次庭審過程可以發現,在此前的幾次庭審中,孟晚舟律師團的辯護角度是:該案件是否符合雙重犯罪(Double Criminality)標準。“雙重犯罪”要求:可引渡的犯罪必須是請求引渡和被請求的兩國都認爲是犯罪的行爲。

  也就是說,如果孟晚舟的行爲只違反了美國法律,但沒違反加拿大法律,她就應該被當庭釋放,不能被引渡到美國。

  但在5月27日的庭審中,主審法官Heather Holmes在判決書強調:雖然加拿大並沒有對伊朗實施制裁,但這並不影響孟晚舟以同樣的罪名在加拿大被起訴。即“雙重犯罪”。

  所謂雙重犯罪,指的是孟晚舟被指控的行爲在加拿大和引渡申請國美國,都可被認爲是犯罪行爲。這是加拿大引渡案件被批准的必要條件——對犯罪嫌疑人的指控應該在加拿大和尋求引渡的國家中都構成犯罪。

  根據加拿大法律制度,只要被引渡人的行爲在加拿大同樣被認定爲犯罪,則確立雙重犯罪。具體被指控何種罪行無關緊要,罪行的具體要素也不必與外國罪行相匹配;如果被引渡人面臨多項犯罪的指控,只要其中一項犯罪在加拿大應受到懲處,即可認爲雙重犯罪成立。

  也就是說,孟晚舟通過否定“雙重犯罪”而避免被引渡到美國,這條路走不通。

  因此,在此後的流程中,孟晚舟的辯護團隊改變了打法,將案件辯護重點放在了兩個地方:一是美加當局提供證據的可採納性,二是美加是否濫用司法程序。

  孟晚舟律師團提供的新證據主要聚焦於前者,反駁美加當局提供證據的可採納性。

  律師團還要求調閱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 CSIS)拘捕孟晚舟的有關文檔。

  今年7月16日-17日,CSIS提供了和拘捕當日有關的記錄文檔,其中包括一封電子郵件,一份操作說明(operational notes),一份報告以及2018年12月1日在孟機場被捕之前和之後寫的三份所謂的“情況報告”("situation reports"),其中大量內容因爲涉及機密信息被遮蓋。但律師團堅持向法院申請閱讀全部信息。

  當地時間7月27日,加拿大法院展開聆訊,討論加拿大安全機構提交的文件是否能夠全文披露給孟晚舟律師團隊。據路透社報道,法院以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爲由,認爲不能支持孟晚舟律師團的要求,但這不是最終結果,當地時間本週四,法院將再次舉辦一場閉門聽證會,繼續就此辯論。

  根據加拿大媒體的報道,CSIS提交的文檔顯示,拘捕行爲將在全球引起巨大震動("The arrest is likely to send shock waves around the world and is certain to be a significant bilateral (Canada/China; U.S./China) issue,"),一定會引起加拿大/中國和美國/中國的雙邊問題,並對加拿大產生一系列的後續影響。

  CSIS文檔還證實,在拘捕前CSIS和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有過預先溝通,說明這是雙方的共同行動。

  CSIS的報告說,孟被捕時“FBI不會介入,以免產生影響。”孟晚舟律師團主張,CSIS的聲明和其他陳述都證明CSIS“有意識地掩蓋了FBI的介入”。

  美加行政當局是否違反司法程序是律師團的另一個着力點。根據《人民日報》的報道,加拿大法院2018年11月30日簽發的孟晚舟臨時逮捕令明確寫有“立即逮捕”。但12月1日,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將孟晚舟扣押近3個小時,強迫她交出手機和密碼,不僅沒有告知孟扣留的真實原因,還強迫她回答與美國刑事起訴書內容有關的問題。

  律師團認爲,孟晚舟的法律權利遭到了侵犯。

  作者爲《財經》記者,《財經》記者俞燕對本文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