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當蘋果正在悄悄減少中國製造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4日 07:1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當蘋果正在悄悄減少中國製造,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來源:極客公園

  作者:維維

  如果說未來世界製造業格局會發生劇變,那麼現在大概率就是那個起點。

  「中國製造」生變

  蘋果電子產品的生產正在從中國向外轉移。

  9月7日,印度科技部長普拉薩表示,蘋果已有8家代工廠從中國轉移到了印度。這只是產業轉移的縮影。

  小何從未想到過,這種國際新聞裏的事情,會和普普通通的自己產生聯繫。

  7月,小何從山西老家來到江蘇崑山求職,心裏想着要出人頭地。在家裏,沒有工作的小何覺得自己被父母瞧不起,又被相親對象嫌棄,他想改變這一切。

  他通過中介找了一份工廠裏的短期工作,被分配到蘋果的生產線,薪資至少過得去,又不需要技術基礎。

  崑山匯聚了大量的電子產品代工廠,它們會在旺季的時候招聘大量的短期工人,做一些技術含量不高、機械重複的工作,在淡季的時候自然結束合同。這類合同的時間通常在一週到三個月,甚至可以按天結算工資。

  這樣可以節約大量的人力成本,不需要爲每一個人交社保。比如一個註冊規模幾千人的企業,每年的招聘人次卻可以達到幾十萬。

  小何就是這幾十萬流動人員之一,他預料到車間裏的工作會是枯燥的。他爲自己打氣:「閉眼交證了,幹就完了,最少頂一個月!」

  一週後,「快活不下去了,難受」。工作比他想象的還要枯燥,人的情緒被機械的產線幾乎碾碎。

  從同事那裏,他聽到一個消息,自己所在的緯創,被一家叫立訊精密的中國代工廠收購,他並不清楚這意味着什麼。

  蘋果CEO庫克曾表示,爲了產品質量,蘋果無意向東南亞等低成本區域轉移產能,目前事實並非如此|視覺中國  蘋果CEO庫克曾表示,爲了產品質量,蘋果無意向東南亞等低成本區域轉移產能,目前事實並非如此|視覺中國

  緯創把位於中國大陸的蘋果代工廠賣掉後,轉身就在印度接下了蘋果手機的新訂單,並開始大規模招聘。幾天後,爲蘋果做代工的另一家企業富士康披露了一組數據:去年,他們在中國大陸製造和組裝的產品約佔其總量的75%,今年則降低到了70%。

  很快,這組數據就引發了一輪熱議:中國是否會失去其「世界工廠」的地位?

  全球最大的代工廠富士康是否要開始撤離中國?富士康工業富聯董事長李軍旗對極客公園表示(id:geekpark),他們的戰略依舊是紮根大陸,「爲了應對全球市場客戶的需求,我們在11個國家和地區有研發、生產據點,這不是這幾年的事,十幾年前我們就這麼做了。」

  過去,幾乎所有的iPhone、iPad等蘋果產品都是在中國完成生產、組裝,之後出口到各個國家。

  未來,可能會有所不同。有供應鏈人士告訴極客公園,蘋果可能會繼續將更多工廠生產線撤離中國,只留下總體的30%,專門供應中國市場。這樣的轉移,也發生在其他國外品牌身上。似乎中國作爲「世界工廠」的位置真的在動搖。

  不過,中國是不是「世界工廠」這件事兒,重要麼?

  「二選一」下的新格局

  「世界工廠」的名號似乎離我們日常生活很遠,但各類工業品在哪裏生產、組裝這件事兒,對於政府和普通民衆來講是重要的。

  一座工廠轉移的背後牽扯着更多利益。比如,2010年,富士康落戶鄭州後,一年時間就招聘了13萬員工,幫助河南解決了大量的就業問題。一年後,拉動加工貿易、機電產品等相關出口額分別增長了50%左右。到了2019年,鄭州富士康出口總額爲2199億元,進口總額爲1138億元,佔鄭州進出口總額的81%。

河南省鄭州市航空港區的富士康保稅區廠房|視覺中國河南省鄭州市航空港區的富士康保稅區廠房|視覺中國

  因爲,引進富士康往往還會吸引它的衆多供應商一齊入駐,相當於帶來了完整的工業生態。進而,繼續拉動就業,提高政府財政收入。

  不止中國政府明白這一點,其他國家也明白。過去,中國憑藉大量廉價勞動力和優惠稅收政策,吸引了大量國外品牌和製造商來中國建廠,逐漸形成了完備的供應商集羣。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越來越穩固。現在,中國工業產值已佔全球30%,其中汽車零部件、家電、服務機器人等出口佔比30%以上,光伏產業更是達到70%。

  然而,受到新冠疫情和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的影響,這樣的平衡似乎正在被打破。美國開始對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徵收更高的關稅,來抑制中國的經濟增長。

  尤其是電子、通信等領域的產品。庫克近兩年來開始抱怨美國政府總是針對蘋果,比如,在中國組裝並運往美國的iPhone將被徵收更高的關稅。 

  其他品牌也是一樣,只要想賣到美國或者其盟友國家,往往需要繳納更高的關稅。比如思科售賣的網絡通信設備,已經從廣西轉移到了越南製造。

  品牌商和他們的代工廠們,摸索出了一條新的路子:規劃兩條供應鏈體系,一條面向美國和其盟友國家,一條面向中國和其他國家。

  立訊精密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在印度和越南建立工廠,董事長王來春2019年時表示,爲了解決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關稅戰帶來的問題,必要時公司會將受影響的產品繼續轉移至越南或其他國家。按照她的規劃,未來越南會承載立訊精密1/3的產能。

2017年,庫克曾到立訊精密車間觀看工作人員操作過程|立訊精密2017年,庫克曾到立訊精密車間觀看工作人員操作過程|立訊精密

  嗅到了機會的其他發展中國家,更加積極地拋出了橄欖枝。

  4月份,印度發佈了招商引資的新策略,宣佈拿出60億美金的激勵、大面積的廉價土地吸引電子產業鏈的企業。

  6月份,越南和歐盟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將取消或減少99%的關稅。實際上,此前三星在陸續關閉了中國大陸的工廠之後,已經完全將海外生產重心轉移到了越南,隨之轉移的還有它的一系列供應鏈夥伴。不過,土地有限,且人口只有1億的越南,它的承載能力註定有限。

  另外一個熱門地點是墨西哥。7月份,墨西哥與美國簽署了貿易協議,商品出口美國零關稅。墨西哥的特點也是具備大量廉價的勞動力,富士康此前就在那裏有5個工廠。

  當地的一家房地產中介公司CEO表示,他的公司目前正在幫助兩家中國公司(其中一家在汽車領域,另一家在製造業)搬遷到墨西哥的工業集羣。「想要在北美保持市場份額的中國製造商別無選擇」。

江蘇徐州,工作人員在組裝工程機械|人民視覺江蘇徐州,工作人員在組裝工程機械|人民視覺

  不同國家的人力成本、供應鏈成本都是有差異的,這必然會影響整體的成本結構,進而影響定價和利潤。

  製造商和碩董事長董子賢在一次採訪中談到,沒有哪個國家能像中國過去那樣提供如此誘人的投資環境,擁有龐大的勞動力隊伍,得到幾代官員支持的政策,以及衆多附近的供應商。「我們下一步要去哪裏?我不知道。」

  但是,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大環境下,只能尋找應急對策。

  破局:尋找全球化的新思路、新平衡

  45年前,富士康創始人郭臺銘將自己的業務從一個租來的小作坊裏,發展爲一家跨國產業巨頭。它紮根中國大陸,吸引了來自全球的訂單。

  從90年代開始,中國製造業崛起的過程,其實就是中國全球化進程的體現。與怎麼留住製造業對應的問題是,中國企業怎麼繼續走出去。一進一出,才能構成中國邁向全球化的閉環。

  如今,無論是國外呼籲的供應鏈回流,還是TikTok、華爲等企業在海外遭遇的圍堵,亦或是疫情加速造成的脫鉤,中國企業所面臨的全球化環境前所未有的嚴峻。「這麼多年過去,在國外無論是大的發達市場還是新興國家,有的時候大家對中國的大公司還是感覺到威脅,感到害怕。」這是跨境B2B電商敦煌網創始人王樹彤的親身體會。

9月,山東港口青島港前灣集裝箱碼頭,每天有大量商品發往全球各地|視覺中國9月,山東港口青島港前灣集裝箱碼頭,每天有大量商品發往全球各地|視覺中國

  與幾十年前相比,中國的地位和國際影響力已經發生了改變,中國企業正在發揮着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每個國家有自己的政治、經濟、文化,她覺得中國企業需要找到新的姿勢、模式來融入全球,以此來消除合作伙伴的不安和不信任。

  如果說,TikTok在美國面臨被封殺的問題,是華爲之後,中國企業走向國際化又一場至關重要的戰役。那麼,重新思考自己的位置、進行姿態和路徑的轉換,則是中國企業走向全球的另一重自我考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