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首家生鮮電商“易果生鮮”破產重組,成也阿里敗也阿里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16日 21:17   北京新浪網

  對於傳統生鮮電商企業來說,易果生鮮的破產重組,給這個行業敲響了下注單一巨頭的警鐘,並且倒逼企業始終保持着對行業商業模式革新。

  來源/鈦媒體

  鈦媒體編輯/陶淘

  鈦媒體注:10月15日,據21世紀經濟報道,易果生鮮CEO張曄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該公司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目前正在重組過程中,並已經有了確定的重組方。

  在此之前,10月14日,據“某企業信息查詢平臺”,易果生鮮主體公司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成爲被執行人,執行法院爲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執行標的爲722753元。

  “某企業信息查詢平臺”信息還顯示,易果生鮮(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雲象供應鏈(上海雲象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和安鮮達(上海安鮮達物流科技有限公司) 已於7月30日進入自願破產重組。

  公開資料顯示,易果成立於2005年,致力於向都市中高端家庭提供生鮮食材,有着“中國首家生鮮電商”的名號。易果生鮮曾先後獲得阿里、蘇寧、KKR投資等知名企業的7輪融資,累計融資超59.3億元。

  破產重組之下,裁員不斷和停滯的辦公狀態

  對於易果生鮮破產重組這一消息,該公司的許多前員工並不意外。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易果的前員工王倫(化名)表示,他是今年年初從易果生鮮離職的,彼時,易果並未對其表達具體原因,只是單方面終止了勞動合同。

  與王倫類似境遇的還有許多其它的員工。據王倫透露,今年四五月份,易果就開始了裁員,此後離職的人越來越多。“大多數同事離職都比較突然,但更讓大家難以接受的是,強制離職後相應的賠償卻不到位。”

  不過,據每日經濟新聞探訪易果生鮮總部,發現其在易果集團辦公的五六樓尚有二三十人的員工在裏面辦公,這些人主要負責公司重組事宜。

  不過,鈦媒體APP在BOSS直聘上發現,易果生鮮到目前爲止仍在招聘包括工程師、會計、平面設計師等在內的一些崗位。

  然而,在易果“破產重組”這一消息傳出後,其官網所提供的聯繫電話能夠打通,但無人應答。

  與此同時,易果生鮮的官方社交媒體賬號也早已停更:微信公衆號最後更新於7月10日,微博則更是停留在2019年1月14日。

  成也阿里,敗也阿里

  作爲老牌的生鮮電商,易果生鮮曾經風光無限。

  2013年,易果獲得阿里巴巴數千萬美元A輪戰略投資;2014年,阿里巴巴聯合雲峯基金進行B輪投資;2016年,易果再獲阿里巴巴領投的C輪投資;2017年8月,阿里巴巴旗下天貓出資3億美元投資易果。截至目前,阿里巴巴集團先後參與易果四輪融資,後者也獲得了天貓超市生鮮的獨家運營權。

  公開資料顯示,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爲易果生鮮大股東,持股16.56%;阿里巴巴香港公司持股11.8264%;阿里巴巴(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持股9.6245%。以此計算,阿里系持股超過38%。

  背靠着阿里系超38%的持股規模和天貓超市的獨家運營權,在前期作爲一家C端的生鮮電商,易果在2017年達到了銷售規模的頂峯。易果集團聯合創始人金光磊曾透露,2017年易果集團GMV達100億,較2016財年披露的36億元增長178%,預計將在2018年實現盈利。

  但與此同時,亮眼的成績單也來自對天貓超市高度的依賴。根據2017年的數據,易果生鮮的訂單有九成來自天貓超市。

  轉折則即刻發生在此之後。易果逐漸開始從消費者視野裏“消失”。

  2015年,阿里孵化的盒馬鮮生成立,短短几年內就開出上百家門店,而隨着盒馬的崛起,作用上與盒馬多處重疊的易果生鮮在阿里內部越來越被邊緣化。

  據悉,易果生鮮大多采取中心倉模式運營,也就是將產品從自家的倉庫,直接配送至最終客戶手中。而近年來,像盒馬這樣的前置倉配送模式,從社區輻射的3公里範圍內爲消費者送貨,在配送時間方面和成本方面都更有優勢,與阿里的基因也更契合。因此,易果生鮮在競爭中就自然地被擠佔了空間。

  也正因爲如此,阿里在電商領域逐步轉型。2018年12月,阿里巴巴組織架構調整,將此前給予易果生鮮的天貓超市獨家運營權變爲了盒馬。

  易果被迫從此前的一家to C的企業,慢慢向to B的企業轉型。易果開始專注爲包括盒馬、大潤發、餓了麼等阿里平臺提供生鮮供應鏈服務,也因此進一步加深了對阿里的依賴。

  在銷售渠道方面,易果實現了批發、分銷、零售、線上線下餐飲全渠道的覆蓋,除了天貓超市生鮮區、蘇寧生鮮、易果生鮮,還包括易果旗下的雲象還有B2C、O2O、大賣場、標超、便利店等。

  然而,易果生鮮的痛點在於倉配成本的持續居高不下和高額的獲客成本。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某電商公司離職高管表示,平臺類生鮮電商處境很難,毛利率低、物流成本高,這些企業看似紅火,背後其實都是資本在推動,行業並不是良性發展的。

  “綜合性的電商平臺,除了阿里巴巴,其他都很難盈利,基本每單都是虧錢的。因爲獲客的流量成本太高。” 他還表示。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公佈的數據顯示,目前國內有4000多家生鮮電商,僅4%盈虧平衡,虧損佔到88%,有7%是鉅額虧損,而最終盈利的僅有1%。

  事實上,除了獲客成本與倉配成本之外,近幾年來,電商生鮮的生存困境還來自於行業商業模式的不斷更新。

  生鮮電商行業的多種商業模式,包括以京東生鮮、天貓生鮮、拼多多爲代表的綜合平臺模式,也有以每日優鮮、京東到家、叮咚買菜爲代表的O2O生鮮電商模式。此外,以盒馬鮮生、7Fresh爲代表的“到店+到家”模式,也逐漸向“三公里”生活圈內滲透。

  在這些模式的競逐之下,行業洗牌在持續加劇。近幾年來,陸續倒下的生鮮電商公司包括呆蘿蔔、妙生活、吉及鮮、我廚等平臺。

  對於傳統生鮮電商企業來說,易果生鮮的破產重組,是給這個行業敲響了下注單一巨頭的警鐘,並且倒逼企業始終保持着對行業商業模式的革新。

  (鈦媒體編輯陶淘綜合自21世紀經濟報道、每日經濟新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