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網絡作家評職稱“夢想照進現實”:可直接參評高級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17日 19:45   北京新浪網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網絡作家評職稱夢想照進現實

  最新《意見》:可直接參評高級 上海、浙江此前已評出若干中級

  近日,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文化和旅遊部印發《關於深化藝術專業人員職稱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意見》提出,放寬學歷、年限要求,包括網絡作家、簽約作家、自由撰稿人、獨立製片人、獨立演員歌手等新的文藝羣體從業人員可直接申報評審高級職稱。

  北京青年報記者瞭解到,浙江、上海分別在2015年、2018年就已開始了網絡文學作家的職稱評審工作。截至目前,浙江已有15名網絡作家獲得中級職稱,上海則有20名網絡作家獲得中級職稱。浙滬兩省市還於今年同時開啓了網絡作家高級職稱評審工作。

  浙江

  職稱評審具有連貫性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浙江省根據評定辦法,結合網絡作家多數屬於自由職業、“體制外”,作品有較高社會傳播度等特點,在職稱評定中,側重考覈作品的市場效益和社會效益相統一。網絡作家職稱評審與原有文學職稱評審無縫對接,體現出職稱評審的連貫性,在網絡文學納入文學職稱評審體系之初就已經規劃了中級、副高、正高的完整層級。

  與此同時,浙江省對網絡作家申報文學創作各級職稱應具備的網絡文學作品的質和量都作了明確規定。比如,在申報文學創作三級(即中級)資格上,如果不具備大專學歷的,需從事文學創作10年以上,同時需要發表累計180萬字的文學作品,並出版著作6冊以上。

  “我們從2015年開始,就將網絡文學作家納入職稱評審體系範圍,可以說開全國之先河,成爲推動網絡作家職稱評審最早的省份。”浙江省作協副主席管平潮告訴北青報記者。目前,包括管平潮在內,天蠶土豆、烽火戲諸侯等15位有一定創作影響力的浙江網絡作家都已獲得文學創作中級職稱。

  管平潮還透露,和傳統文學作家一樣,網絡作家獲得中級職稱後,已有一些人通過繼續努力,達到了評審高級職稱的要求,今年開始申報高級職稱。據他了解,今年浙江省預計將有3名網絡作家申報高級職稱評定。

  上海

  走社會化單獨評審路子

  上海於2017年初開始調研網絡作家職稱改革工作,籌備政策立項。評審推進小組通過調研發現了不少難題:絕大多數網絡作家是自由職業者,職稱作爲崗位聘用依據的功能基本是用不上的,作爲居住證積分功能,也可能存在着因沒有工作單位而無法作爲積分依據;網絡文學重在故事性,文學藝術性可能相對比較薄弱,社會影響大而專業認可度低,很難用傳統文學標準做出評判。

  其他的困難還有:網絡文學作品往往都篇幅巨大,動輒上百萬字;網絡文學研究起步較晚,專門從事網絡文學研究的專家人數不多,找到合適的足夠的網絡文學職稱專家評委比較困難;傳統作家對網絡作家存有偏見,認同度不高等。

  推進小組經過幾次深入細緻的交換意見,最終認爲網絡文學職稱評審應該走社會化單獨評審的路子。就這樣,上海市於2018年先實行網絡作家中級職稱的評審(另包括初級實行備案登記制)。考慮到評審剛起步且現有的網絡文學創作人才隊伍現狀,將評審範圍設定爲具有上海市戶籍或持有上海市居住證一年以上且在有效期內的,主要從事網絡文學寫作、評論、翻譯的網站簽約作家、自由撰稿人等。

  上海市網絡文學專業職稱評審辦公室一名負責人向北青報記者介紹,2018年網上註冊申報者共52人,其中成功提交申報材料者22人,經資格審覈最終進入評審程序者15人,經終評委面談和投票,10人獲得中級職稱;2019年網上註冊申報者共28人,最終10人獲得中級職稱。

  今年8月24日,上海正式啓動對網絡作家的高級職稱評審工作。根據要求,申報者按規定獲得中級職稱後每年參加繼續教育的時間累計不少於72小時(學時),並提交一部取得中級職稱以後創作的作品。據瞭解,有4名網絡作家報名參加了高級職稱評審工作,目前評審結果還未下來。

  作家感受

  從游擊隊轉爲正規軍

  北青報記者獲悉,早在去年3月底,上海市爲劉煒(血紅)、蔡駿等10位獲得中級職稱的網絡作家頒發資格證書。其中,劉煒(血紅)是網絡玄幻領域裏最具人氣的作家。2003年6月,他與起點中文網簽約,發表了《邪風曲》《龍戰星野》等作品。2004年,他就已成爲起點第一個年薪超過百萬的網絡寫手;2014年7月,劉煒開始擔任上海網絡作家協會副會長。

  獲得中級職稱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帶來了哪些改變呢?劉煒坦言,以前他參加上海作協座談會的時候,就有網絡作家向作協領導提出缺少“身份認證”的問題——網絡作家急需行內認可,從游擊隊轉爲正規軍。網絡作家職稱評審工作,解決了一些比較優秀的網絡作家的後顧之憂和身份認證問題。

  “另外,職稱評定中的資格條款和比較高的門檻更會讓作者提高自己的網文創作水平,融入到主流社會,被大衆所認可。同時,已獲得職稱的網絡作家在上海市的居住證轉爲常住戶籍政策中會獲得加分,更有獲得小孩入讀公辦小學的機會。”劉煒還透露,他今年申報了副高級職稱,目前正在評審當中。

  管平潮則告訴北青報記者,中級職稱在他申請浙江省宣傳文化系統“五個一批”人才等榮譽中發揮了作用;他要去政府機關做研討會,到學校等事業單位做講座,對方付酬勞時的標準也會跟職稱掛鉤。專業職稱影響到創作事業的方方面面,管平潮對接下來的副高級職稱申報充滿積極性。

  作爲全國最大的網絡文學創作平臺,閱文集團旗下已有20多位作家獲得了網絡文學專業初級及中級職稱。“閱文對獲得職稱的作家,會有作家積分的獎勵政策。作家積分的多少將對作家等級的評定產生影響,作家也可憑藉作家積分兌換一定的平臺福利。”閱文集團副總經理楊沾說道。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副院長肖驚鴻認爲,全國各地陸續推進的網絡作家職稱評審工作,將對網絡文學行業發展產生積極的促進作用,給網絡文學產業生態將帶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記者 張恩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