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Facebook高管解讀2020財年Q3財報:會增強AR和VR方面的投資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29日 19:56   北京新浪網

  Facebook今天發佈了截至9月30日的2020財年第三季度未經審計財報。報告顯示,Facebook第三季度營收爲214.70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176.52億美元相比增長22%;淨利潤爲78.46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60.91億美元相比增長29%。

  財報發佈後,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首席財務官戴維·韋納(David Wehner)回答了分析師提問。

  以下是電話會議實錄: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Brian Nowak:第一個問題給馬克,平臺包含各種各樣不同的消費行爲,信息、發帖、視頻、故事、購物等等。與新冠疫情之前相比,用戶在產品使用上發生了變化。你認爲哪些變化最出乎意料?這些變化將如何影響產品優先級,從而確保今後幾年繼續爲廣告客戶提供價值?第二個問題給戴維,公司對於明年運營支出方面的初步展望中,提到了研發和科技人才方面的費用,有沒有哪些具體的項目或者計劃明確會在將在哪些領域加大投入?

  馬克·扎克伯格:關於疫情帶來的變化,總體而言,所有業務都有所增長,這存在暫時性,目前增長已經回歸正常水平。長期的趨勢方面,越來越多的用戶使用實時通訊業務,音頻和視頻通話需求不斷增加,用戶對社交的需求日益增強,這雖然並不是新出現的情況,但是疫情防控要求人們保持社交距離,因此社交需求的釋放更多地轉移到線上。我們會在這方面加倍投入,爲線上社交構建更好的基礎設施。人們有更多的時間,線上娛樂,視頻、遊戲的需求隨之增長,以上都是持續的趨勢。我並不確定今後將如何發展,如戴維和雪莉所言,疫情更多還是一次性事件的影響,公司還是會長期維持線上業務的拓展。不過至少目前而言,不管是消費者還是小企業方面,電子商務的業務量增長速度都沒有呈現從高點向正常水平回落的跡象。

  戴維·韋納:馬克在總體運營支出展望中,提到了在一系列產品方面的重大投資情況,我來談談長期投資方面的情況,比如在Facebook現實實驗室中,增強現實(AR)和虛擬現實(VR)技術方面的投資,以及持續在通訊,電子商務和短視頻方面的投資。另外,我們預期在更多員工回歸辦公室之後,辦公運營支出和差旅費用將出現增加,據估算,2020年我們在這些費用上節約了大概15億美元,而2021年隨着員工數量的增長,這部分費用必然水漲船高,預計將會消耗掉部分今年的結餘費用。

  瑞銀分析師Eric Sheridan:馬克,公司在增強現實技術方面的長期投資計劃是什麼?如何打造可以滿足大量消費者和企業使用的平臺?未來三到五年公司需要投資解決哪些問題?雪莉,投資者問得最多的問題是公司在電子商務方面做出了很多創新,無論是Facebook Shops電商,或是在Instagram中加入電商因素,公司介紹了在疫情防控的情況下,很多商家向線上轉移,進行數字營銷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那麼公司這部分業務在三季度和四季度的創收情況如何?這個趨勢對於廣告客戶和商家在明年的經營有什麼影響?

  馬克·扎克伯格:我來回答第一個問題。關於下一代的技術平臺,我有幾個關注點。有你提到的VR和AR,以及混合現實技術,類似一種操作系統,一種空間計算,還有爲之服務的3D技術,我們需要做整合的工作。 

  VR方面我們是最先進的,公司所設定的一個目標是,實現1000萬個活躍設備,屆時,我們的VR生態系統將真正能夠實現自我維持和加速發展,獨立開發者也能利用我們的生態系統,優先在Oculus平臺,而非在其他遊戲平臺上的開發,因爲我們的用戶數夠大,幫助他們將獲得良好的回報。目前,公司也在做很多的VR內容開發,希望在未來幾年的某個時候能夠達到這一目標,而且感覺這個時間不會太遠。

  AR要比VR困難一點,VR是可以在家裏體驗的,希望VR頭盔越小,越舒適越好,但是大家可能還是不會把VR頭盔戴到街上,我們需要看起來更有時尚感,而且能爲大家所接受的AR設備,而研製注入AR眼鏡一類的設備,我們需要跨越很多技術障礙,實現技術進步。基於這些考慮,我估計可能還要幾年才能實現AR設備更大範圍內的普及。我們在VR/AR領域所做的事情,包括操作系統,3D技術和空間開發等等也都可以應用在公司其他業務之中,比如短視頻Reels,Instagram拍照和即時通訊服務等等。我認爲未來會有非常不錯的發展,因爲目前我們有幾十萬的開發者在這方面努力創造,完善我們的生態系統,我讚賞他們的工作,以及取得的進展,我所看到的最新版本產品也是非常驚豔的,使用體驗非常不錯,我爲他們感到驕傲。

  雪莉·桑德伯格:關於電子商務,我們努力讓這部分業務在各個app上的使用更加方便,更多的用戶和商家能夠使用到,並且保持非常高的安全性。在發現用戶需求和幫助消費者找到需要的產品和服務方面,公司一直處於市場領先地位,在疫情發生之前我們就看到了不斷增強的數字營銷趨勢,而疫情的爆發促進了這個趨勢的加速,我們也相應地在電商領域加大投資,目前幫助多達1000萬個中小商家銷售其產品,利用我們的免費工具實現向線上營銷的轉移,馬克提到了我們的電商服務Shops,我們在二季度發佈的這款產品,雖然還處於發展的初期,但是已經取得不錯的進展,我們發佈了適用於Whatsapp的電商工具,我們還在做Facebook和Instagram的電商格局,這些都將加速公司廣告業務營收的增長。我舉個例子,Sisters Sage是一家生產手工藝品和家居日用品的本地公司,擁有自己的品牌,疫情之前,他們的產品主要通過當地的農貿市場和攤點銷售,所以隨着疫情的爆發,這種銷售渠道一下子就不復存在了,他們後來選擇使用Facebook和Shopify來在線銷售,使用我們的精準廣告產品,得到了廣告投入9倍的銷售回報,總銷售額增長了2到2.5倍,我們的電商服務確實能夠幫助小企業,同時他們也促進了公司廣告營收的增長。

  美銀美林分析師Justin Post:馬克,你在之前的幾次財報會上提到過,公司的支出增長會和營收增長相匹配,三季度的支出增長了32%,在公司增長的預測範圍的中間點,這是否顯示了公司對於營收增長持相對樂觀的態度?另外,關於即時通信工具業務,公司同巴西的DD公司達成的交易,以及在其他平臺上接入該業務,未來一兩年是否會貢獻營收?

  戴維·韋納:我們沒有對營收增長做過預測,也沒有相關提升,不過關於30%多一點的支出增長,你的計算是正確的,基本同公司的員工數增長幅度相類似,反映了公司在業務增長機會方面的投資,我們在招聘和留住人才方面做得很成功。考慮到目前的疫情,電商化,即時通信業務,以及像Facebook現實實驗室這一類長期且規模大項目上的投入,我們有很多需要優先考慮的業務,既有目前的展望,我們預計明年的利潤率會出現下降,但是目前我們不打算對營收做出展望。

  馬克·扎克伯格:關於你第二個問題,我們的目標是利用所有可能的工具,打造一個商務平臺,從Shops開始,電商功能未來也將加入通信工具應用WhatsApp和Messenger,幫助所有小商家開店,並通過Facebook的各項服務實現交易。公司也在研發服務於商務通信的工具,幫助商戶跟蹤服務,完成交易和支付,得到通信服務的支持。

  我們最早推出的一個能夠創收的產品就是“點擊信息廣告”,效果非常不錯,通過使用這個工具,商家可以在Facebook或者Instagram上發佈廣告,一個用戶在使用Messenger或者WhatsApp通信工具聊天時,將廣告推送給另外一個人,直到完成交易,這個業務增長非常不錯。但是我們優先關注的還是研發商務工具,爲商家在Facebook或者Instagram上做生意,當然都是在聊天工具功能當中的商務。

  傑弗瑞分析師Brent Thill:請介紹一下Reels業務進展情況。

  馬克·扎克伯格:我對目前Reels業務的進展很滿意,雖然還處於發展初期,Reels業務已經擴展到全球50多個國家,發佈了一些新功能,收到了相當積極的反饋,尚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但我並沒有具體的數據可以分享。

  戴維·韋納:是的,我們已經取得了一些令人激動的初期成果,但現在做判斷確實爲時尚早。

  高盛分析師Heather Bellini:兩個問題。馬克,關於AR和VR之前已經有些提問,我想問的是在這些領域有哪些進步能夠推動電子商務領域的差異化?隨着線上商務的加速發展,你們是否能夠在競爭中脫穎而出?戴維,排名前100位的廣告客戶收入佔比最新數據是多少?

  馬克·扎克伯格:我認爲你關於AR的問題非常好。實際上,大多數情況下,當我們談及AR,都將其視爲一個有長期發展潛力的、但又非常新的一個平臺。接下來幾年,相信有機會將這些功能內置到我們的移動應用當中,而且會加速實現,有助於促進人們之間的交流,就像現在Reels、Stories和相機應用中已經實現的那些功能一樣。你可能也知道,我們已經推出了一系列AR購物工具和AR廣告,例如客戶在選購化妝品時試用脣膏,試戴太陽鏡,看到實際效果。今後更多的商品可以實現這樣功能,用戶通過相機就能看見這些商品放到家裏、客廳裏,會有怎樣的實際效果,還可以試穿衣服等等。我們會通過AR技術逐漸實現這些功能。通過把這些全新的體驗植入移動應用,我們將獲得很多優勢。這些都爲我們3D和空間計算長期開發平臺做出重要貢獻,也是我們VR和AR技術長遠發展的基礎。

  戴維·韋納:關於第二個問題,我沒有關於前100位廣告客戶的最新數據,但本季度我們看到中小廣告客戶業務量呈現持續的強勁增長,客戶投放直接反應廣告的需求持續增強,而且廣告客戶的數量也有很大的增長。我們樂於幫助他們與消費者建立聯繫,一同來應對疫情帶來的挑戰。

  摩根大通分析師Doug Anmuth:第一個問題給馬克,你簡短地提到了關於互通/互操作的問題,可否介紹一下目前公司在這方面的進展?公司業務如何從中獲益?第二個問題給雪莉或者戴維,無論廣告商識別符(IDFA)何時推出,公司是否仍然期待其對公司業務產生如三個月前一樣的影響?IDFA的延遲推出是否有利於公司採取對策,使用其他數據集,來減少衝擊?

  馬克·扎克伯格:我來談談互通/互操作的問題,這是我們一個長期以來一直在做的基礎設施項目,幫助用戶在不同app之間發送信息。目前Messenger和Instagram已經實現了這種互通,在世界很多國家,包括美國,都可以使用該功能,我們目前得到的回覆非常積極,在Instagram種加入了一些之前只在Messenger中存在的功能。我覺得一個非常大的好處是,很多國家都有自己國家最經常使用的一個通信工具應用,但是在美國,情況不同,iMessage當然是最爲理想的聊天工具,但是Android手機用戶用不了,而且確實有很大比例的美國人沒在用蘋果的設備。所以同印度,中國,巴西或者很多歐洲國家相比,美國通信市場非常地碎片化,讓用戶使用起來非常不方便,有這麼多選擇,有時候還是聯繫不上別人。同樣的,如此多的app,對於app開發者創建商業生態系統也不容易,因爲如今的商家需要和不同的app合作。我們的目標就是就是能夠讓用戶選擇使用任意一款聊天app,同時能夠跟使用其他聊天app的用戶進行通信。這樣可以讓很多事情變簡單,讓Messenger,Instagram和WhatsApp的用戶在一個互通的系統交流,這是我們的願景,還需要做很多工作,我們當然也希望把WhatsApp也包括進來,也想在Messenger和Instagram互通的基礎上加入更多功能,很高興看到這些都在不斷推進之中。

  戴維·韋納:關於IDFA,或者說iOS 14,蘋果顯然推遲了iOS 14部分跟隱私相關功能的上線,所以跟我們之前預計的不一樣,不會對四季度產生什麼明顯的影響。但是我認爲這種影響遲早會來,應該是在明年推出,因爲跟IDFA相關,所以會對app安裝和我們的受衆網絡產生不成比例的影響,尤其對於那些期待在目前的逆境中拓展業務的app開發者來說,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挑戰。至於是否我們能做些什麼來緩解這種衝擊,很多商家也都同我們聯繫,詢問他們能否在平臺政策改變的情況下,繼續保持其投放廣告的有效性。我們還在持續關注不同的選項,但是我們的目前的觀察是,由於這些改變,行業明年的發展肯定會有非常大的阻力,尤其是在iOS 14平臺上。

  Moffett Nathanson分析師Michael Nathanson:第一個問題給馬克,關於昨天的《通訊規範法》230條的聽證,似乎你是幾位公司管理者之中最偏向修法的一位,請問關於法律內容的挑戰,你會提出怎樣的建議?是否會和6月通過的《平臺問責與消費者透明法案》(PACT Act)修法方向類似?這些修法會對Facebook造成多大影響?第二個問題給雪莉,可否談談在此次疫情之中,更多商家擁抱Facebook的情況,哪些行業在這方面的行動還處在落後的位置?哪些行業的商家因爲疫情比以往投入更多?

  馬克·扎克伯格:我來談談第一個問題,我們看到很多國家有着不同監管措施,有助於我們理解哪些措施可以幫助解決問題,而哪些措施會讓問題更加複雜,甚至導致更壞的結果。我認爲比較有效的方式,如果你看法國和一些其他國家的做法,就是創立透明的程序,要求公司報告在避免極端化方面的工作,比如有害內容的分類,其平臺上的有害內容比例,有多少比例的有害內容可以有公司自動發現,多少比例的內容需要用戶協助報告。這樣的一套系統,需要公司達到某些門檻,或者需要提升某些方面的能力,激勵公司最大限度地減少用戶能夠看到的有害內容。當然也有很多其他負面例子,由於監管不力,對於公司的所做要求,並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比如在某些國家,管理者要求公司在規定的很短時間內尋找到有害內容,我覺得可能聽起來是爲了公衆利益,但是現實情況是,有些內容不會有很多人看到,並不需要那麼急着去處理,當然有些內容需要緊急處理,但這並不意味着有必要去一刀切。關於修法可能對於各家公司的代價,我很難做出評論,因爲這是一個非常微妙的變化,很多情況下需要根據如何評判有害內容的具體語言和細節來決定,但是我覺得目前已經有很多例子說明,在其他國家哪些是合適以及哪些是不合適的監管方式。

  雪莉·桑德伯格:關於你提到的垂直行業,公司的增長來源是非常廣泛的,我們的平臺對於中小企業而言尤其重要,這些企業在疫情中面臨重大挑戰,很多公司都是第一次接觸數字營銷。公司提供免費工具,幫助他們上線,提高線上曝光度,移動端曝光度,這些對於他們的發展越來越重要,個性化廣告的作用也越來越重要。

  在數據使用方面,我們的做法在最大程度上保護了用戶隱私,同時允許商家購買受衆流量的做法也變得越來越重要。大公司往往能夠負擔得起大規模的廣告營銷,讓其影響力傳遍各國和世界各地,而小公司無法做到這一點,生存,經濟增長和保持運營的能力才是他們最重要的事情。不同行業受疫情影響的也不一樣,電商可能是受益的,還有其他可以通過在線模式實現業務拓展的行業,比如交易,零售,但是像旅遊,汽車等行業受到的衝擊就會很大,但是這些行業同樣出現了反彈。關於垂直行業,我還想說一點的是,對於公司平臺上政治廣告的數量,外界可能有些誤解,第三季度,在美國國內以及全球範圍來看,政治廣告和來自政府的營收,合起來佔公司美國/全球廣告總營收的比例仍然都不到4%,不是對公司營收貢獻最多的10大行業之一。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Mark Mahaney:一個給雪莉的問題。你提到說來自社交電商的廣告營收出現加速的增長,這方面情況可否詳細介紹一下?是否跟公司的廣告庫存交易度提高,導致更多廣告主願意爲之競價付費有關?可否解釋一下商務行爲的增長和廣告營收增長之間的關係?

  雪莉·桑德伯格:我所提到的加速增長是指商家上線的數量,疫情前,很多商家的活動都是線下的,本地銷售,本地推廣,顧客到店購買商品,這個模式其實其實在疫情前已經出現了逐步的改變,但是疫情讓這一切加速,無論是線上招攬消費者,通知他們還在營業,還是銷售產品還是線上賣,路邊取。當全世界都不能隨意進出商店的時候,他們就需要找到接觸消費者的辦法,保證生意的正常運轉,這是爲什麼有成功2億商家使用我們的免費工具,因爲他們需要邁出這一步,這也是爲什麼我們有超過1000萬名廣告客戶,通過線上廣告來提高知名度。這是電子商務的整體加速發展。

  Truist證券分析師Youssef Squali:馬克,在線遊戲對你而言是一個新興的機遇。你如何看待公司目前在這個領域所處的位置,面對Twitch和YouTube這些實力強勁的競爭對手,如何才能贏得長期競爭優勢?隨着時間的推移,VR、AR以及公司其他方面的業務能否轉化爲公司在遊戲領域的競爭優勢?雪莉,剛剛也提到了資產負債表上的現金額,過去一個季度裏,由於行政管理方面的變化,以及預期資本收益和股息稅增加,公司增加了59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那麼你們的管理方式,或者說資本分配和短期回報的管理有何變化?謝謝。

  馬克·扎克伯格:我認爲遊戲業務有巨大的增長空間,也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領域。 因此,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認爲你是對的,長期的VR和AR項目確實在短期和長期都對此有所幫助,這也是令遊戲業務十分令人激動的技術。但是大多數人會通過我們的Facebook遊戲計劃來玩遊戲,用我們的實時工具玩遊戲。

  大家都希望能夠建立一個社區,我們的產品功能以及對社交的關注,意味着我們可以更好地爲那些希望使用我們各項功能建立社區的遊戲玩家們提供服務,這部分業務進展良好,並且增長迅速。我們剛剛啓動了雲計劃,該計劃服務於Facebook遊戲業務,以及爲幫助遊戲公司獲得新客戶而開展的廣告業務。 這並不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方法,它植入了我們所做的核心工作。 因此,基本上你會看到遊戲與視頻、社區業務相結合,從而實現全面的增長。

  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我認爲VR顯然也會加入進來。我們在做的一些雲遊戲內容也將對VR有所幫助。 我們正在Oculus上建立一個大型社區。但是,我確實認爲在未來幾年,這將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增長點,能夠提供很多的創新機會。

  雪莉·桑德伯格:資本配置方面,我們的重點是對增長點進行投資,要持續確保我們的投資能夠推動業務的長期增長,其中包括對我們的核心產品以及一些長期規劃的項目進行投資,比如Facebook 現實實驗室。過去的這個季度,我們對Jio平臺做了一項重要的戰略投資,因此有一筆大的資金支出。我們得到董事會的授權,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股票回購計劃。當然我們會考慮到稅收方面的任何變化,但我不認爲這將導致我們基本策略的轉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