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老乾媽拖欠騰訊廣告費千萬資產遭凍結?去年營收超50億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3:17   新京報

  原標題:老乾媽拖欠騰訊廣告費千萬資產遭凍結?去年營收超50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閻俠

  搞互聯網的馬化騰和搞食品的陶華碧“幹仗”了,誰會想到?但就在今天,他們跟他們的公司騰訊、老乾媽同時出現在一份民事裁定書裏:騰訊起訴老乾媽拖欠千萬廣告費。

  此事迅速引起熱議,並登上新聞熱搜榜。“老乾媽這麼大企業不至於欠錢不給,可能是在騰訊投放效果不及預期?”“疫情持續了這麼久,老乾媽或許遇到了困難,一時週轉不開?”

  對此,6月30日,騰訊回應新京報記者稱,此事系老乾媽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的市場合作,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資產保全,法院裁定凍結對方企業賬戶。

  截至發稿,老乾媽方面未作回應。

  老乾媽拖欠騰訊廣告費?騰訊:無視合同長期拖欠廣告費千萬元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昨日發佈的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與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服務合同糾紛執行實施類執行裁定書可知,“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名下價值16240600元的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財產。”

  事件發酵後,騰訊方面今日已對媒體做出解釋,而老乾媽方面尚無回應。6月30日,新京報記者多次致電老乾媽,暫未能與其取得聯繫。

  根據騰訊方面的解釋,2019年3月,騰訊與老乾媽公司簽訂了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騰訊側投放資源用於老乾媽油辣椒系列推廣,騰訊已依約履行相關義務、但老乾媽未按照合同約定付款。騰訊多次催辦無果,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目前案件在法院具體審理過程中。

  然而,老乾媽也給外界留下過不打廣告的印象,又是何時與騰訊合作的呢?

  新京報記者自公開報道獲悉,“2019年4月26日,QQ飛車手遊S聯賽2019年春季賽正式開幕。在開幕現場,騰訊互動娛樂事業羣QQ飛車手遊運營總監趙斯鵬介紹了過去2018年裏S聯賽所取得的一系列成績,並解讀了2019年全新的賽制體系。除此之外現場還宣佈了這個步入第二年的電競賽事,將與國民辣醬品牌老乾媽展開合作的消息。老乾媽將成爲S聯賽最新的行業年度合作伙伴,這是老乾媽首次與電競的跨界合作。”

  堅持不上市的老乾媽,去年營收超50億

  拖欠千萬廣告費不支付,堅持不上市的老乾媽怎麼了?經營狀況如何?

  市場上有聲音質疑,“疫情持續了這麼久,老乾媽或許遇到了困難,一時週轉不開?”果真如此嗎?

  衆所周知,“不上市”已經成爲老乾媽的標籤之一。

  據媒體報道,老乾媽曾多次拒絕地方政府的上市提議。貴陽市政府官員曾表示,“和她談融資的事情比引進外資還要難,她心裏拿不準的事誰也說不動。”對於意欲投資入股的機構同樣如此,據老乾媽內部人士回憶,這些年來受到老乾媽接待的投資機構只有兩家,這兩家機構都是先赴當地,然後直接由政府部門的人引見,但老乾媽均回絕了其洽談的要求。

  陶華碧也曾親自在採訪中回應:“不要貸款,不要參股,不融資,不上市,這樣子好,我有多少錢就做多少。”

  雖然老乾媽堅持與資本市場保持距離,但卻有券商“執着地”對其進行研究。2016年,華泰證券出具了題爲《“老乾媽”的品牌塑造之路:注重產品質量,維護品牌形象》的研究報告。

  報告指出,公司每天賣出200萬瓶辣椒醬,2014年銷售收入接近40億元,實現利潤9億元,而據多家媒體報道,老乾媽2016年產值已達45億元。

  在外界看來,老乾媽之所以能堅持不上市,得益於其充裕的現金流。

  報告指出,老乾媽採取“不欠賬、不賒賬”的現銷模式,一方面公司應收賬款週轉期爲0天,公司現金流充裕;另一方面,應付賬款週轉期亦爲0天,而同行業主要公司應付賬款週轉期均在30天以上。雖然公司“不欠賬、不賒賬”的現銷模式沒有充分利用供應鏈資金,但“老乾媽”不欠賬的管理模式亦吸引了優秀的上游原材料供應商,公司較好的信譽贏了上游供應商信賴,在很大程度上穩定了上游供貨渠道,保證了生產供應和產品質量的穩定。

  2019年老乾媽收入突破50億元。這是老乾媽業績連降兩年後,首次停止下滑。

  陶華碧兩個兒子財富排名躋身2019年度胡潤榜前1000

  陶華碧白手起家的故事已是廣爲流傳。因丈夫早年離世,陶華碧一開始與兩位兒子靠賣米豆腐、賣涼麪艱難度日,後來通過去附近公安幹校撿磚頭搭建了一個棚子,就開始在棚子裏做小生意,陶華碧說:“熱天的時候我可以挑起擔子,背起背篼做生意,我背爛了20多個背篼,才到今天,一個背篼一背就是一百斤。”

  後來,陶華碧開飯店,爲了讓客人有佐餐的調料,她製作了辣椒醬,加上對學生、來往司機等都特別關照,“口味+感情”讓她的辣椒醬廣受歡迎,隨後便開始專門製作辣椒醬。

  陶華碧說:“‘老乾媽’不是我自己起的,是人家全部喊我老乾媽,80多歲的車隊長也喊我老乾媽。”

  陶華碧說:“可以用老乾媽來蒸排骨,買幾斤排骨,倒它一瓶,或者兩瓶,這一頓吃不完,下一頓下面條吃。”

  誠信、質樸加上獨門祕方,陶華碧把老乾媽的品牌越做越大。2015年和2016年,陶華碧分別以70億元和75億元財富,排在胡潤百富榜的487位和473位。2017年和2018年,陶華碧不再上榜,取而代之的是兩位兒子李貴山和李妙行,他們分別以財富37億元和38億元、40億元和39億元,排在1162位和1141位、1007位和1080位。

  到了2019年,李貴山和李妙行均以45億元的財富排在胡潤百富榜的第912位。

  企查查顯示,老乾媽(全稱爲: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位於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龍洞堡見龍洞路138號,註冊資本爲1000萬元,註冊時間爲1997年10月5日。成立之初,陶華碧及其兩位兒子李貴山、李輝,共同掌握着老乾媽的全部股權。2014年6月,陶華碧退股保留董事長職位,二兒子李輝更名爲李妙行,繼續與大哥李貴山一同持有老乾媽股權。

  目前,李妙行持有老乾媽51%的股份,李貴山持有老乾媽49%的股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