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共享電單車廝殺下沉市場:燒錢、押金仍是繞不開的老話題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09日 05:20   新京報

  截至目前,已經在下沉市場屯兵的,除了美團、滴滴青桔、哈囉等巨頭之外,還有小蜜、松果、小遛、芒果、永久等中小玩家。下沉市場似乎成了共享電單車的新賽道,但燒錢、押金、運維仍是繞不開的老話題。

  來源:貝殼財經

  記者:陳維城

  原標題:共享電單車廝殺下沉市場

  “3月前後,泰安街頭出現了好多共享電單車,有美團的,有青桔的,還有一個叫小遛的。”家住山東省泰安市的林女士突然感覺居住的城市一下子“潮流”了許多,“我騎過,體驗還不錯。”

  與林女士所見相同的人不在少數。去年下半年開始,一批共享電單車企業“涌進”了二三線,甚至縣城。這個過程還在持續,截至目前,已經在下沉市場屯兵的,除了美團、滴滴青桔、哈囉等巨頭之外,還有小蜜、松果、小遛、芒果、永久等中小玩家。

  一如當年共享單車“燒錢”競爭的場面,初入下沉市場的共享電單車也推出了不少優惠活動,比如美團的新手禮包免費卡,每天2次,前30分鐘免費,青桔電單車則贈送2張10元體驗券。

  共享電單車在下沉市場崛起,與政策的鬆動不無關係,也得益於資本的加持。下沉市場就這樣成了共享電單車的一個新賽道。但是,共享電單車馳騁下沉市場的同時,有用戶卻擔憂,它會不會重蹈共享單車的覆轍?燒錢、押金、運維仍是繞不開的話題。

  01

  共享電單車的小城故事

  小巨頭與新玩家縣城相遇

  “去年以來,我們縣城陸續進來不少共享電單車,現在至少有3家品牌在運營。”家住東部一旅遊城市的陳先生說,目前他所在的城市已有松果、哈囉,以及一家小品牌的共享電單車。

  其實,共享電單車並不是新事物。2017年隨着共享經濟的興起,共享電單車也應運而生。當時共享電單車主要在一二線城市運營,就北京而言,小蜜單車與芒果電單車全城布點,7號電單車基本佈局在北四環以北,小鹿單車則深耕朝陽區。

  然而,沒過多久,小鹿單車最先暫停運營。此後,小蜜單車、芒果電單車、7號電單車陸續出現一些經驗困境,玩家如流水。

  行業調整的背後,有資本退潮的原因,也有政策因素。2017年8月,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聯合出臺《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提到,“不鼓勵發展租賃電動自行車”。

  共享電單車在一二線城市發展的步伐放緩,但在下沉市場卻慢慢萌發,2017年8月,松果電單車註冊。當時還是共享單車行業“黑馬”的哈囉出行,也在一年後開始嘗試電動助力車業務。縣域市場逐漸被拓荒。

  2019年4月,電單車新國標的實施成爲共享電單車發展的新機遇。這一年中,哈囉助力車、松果電單車、小遛電單車加速在縣域市場佈局。當年下半年,哈囉出行負責人曾對外表示,“目前哈羅助力車已經回本盈利,在沒有新投車輛的情況下,助力車是整個公司最賺錢的部門。”

  美團點評收購摩拜單車後,對出行業務更加審慎。不過,出於與外賣配送業務協同的考慮,美團還是把共享電單車納進了業務邊界內。近期,有傳言稱,美團與富士達、新日電動車等企業達成了車輛供應的合作。

  2019年6月,滴滴出行將單車事業部、電單車事業部整合爲兩輪車事業部。今年4月,滴滴CEO程維公佈未來3年戰略目標時提出,兩輪業務將更受重視。

  目前共享電單車領域有美團、青桔、哈囉、小蜜、松果、小遛等全國性玩家,也有一些區域性玩家如芒果電單車、永久電單車等。小蜜是人民出行的前身;松果電單車背後有天天用車的人馬。

  “除了哈囉、滴滴、美團外,還有數十個家企業,說明大家都看好兩輪車出行領域。”清華大學交通研究所副所長楊新苗認爲。

  與此同時,與共享電單車相配套的共享換電業務也在發展。易騎換電、e換電獲得多輪融資,騰訊、阿里等巨頭資本參與。哈囉出行、螞蟻金服、寧德時代戰略合作鋪設兩輪基礎能源網絡;美團配送與鐵塔能源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滴滴出行旗下青桔品牌與國網電動汽車公司旗下國網什馬圍繞兩輪出行能源服務展開合作。

  02

  你免費我補貼

  競爭戰火在下沉市場繼續燃燒

  在下沉市場,共享電單車企業在各地的收費標準並不相同,各家的起步價也有差異。泰安市有3家平臺,青桔電單車收費標準是半小時內3元錢;美團助力車半小時內3元錢一小時6元錢;小遛電動車5分鐘收費1元錢,依次累計。

  初入縣域市場,各家共享電單車推出不同的優惠活動,低價競爭的情況也時有出現。比如,美團在一些城市推出新手禮包免費卡,每天2次,每次前30分鐘免費,爲期3天。青桔在一些城市向用戶贈送2張10元體驗券。

  共享電單車企業的用戶,是這樣一個羣體:考慮出行時間和舒適度,3-10公里的通勤。這是靠人力騎行的單車已難以滿足的出行需求。因此,體驗性對用戶羣體而言很重要。

  “比共享單車省力,騎着挺舒服的,但運營區域有限,超出區域就斷電了,還有停車有限制,需要在規定的區域停,要不然要扣10-20元的調度費。”用戶陳先生說起他的感受。

  陝西的張先生則表示,“體驗不好,價格貴,服務範圍小,支付必須充值,不夠人性化,超出區域不提前提醒,功能優化不夠。如果改進,還考慮繼續使用。”

  儘管用戶提出很多意見,但艾媒諮詢調研的數據顯示,當前共享電單車用戶對共享電單車的價值認可度逐漸提高,對於共享電單車行業的持續性發展,58.7%的受訪用戶持積極態度,34.3%的用戶持觀望態度,這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行業發展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單車是淘汰的出行工具,效率不高,使用場景侷限於休閒運動。人們出行更需要省時方便的體驗,共享電單車未來會取代共享單車。”人民出行CEO李如彬認爲。

  “中國有上千個縣區行政單元,幾億人口,長期以來未被關注。這些羣體的出行需求也是很強烈的,他們也要追求有品位的產品和服務。”清華大學交通研究所副所長楊新苗認爲。

  深耕縣域市場的松果出行,深諳下沉用戶的使用特點,將車身帶貨的空間加大,滿足了一些用戶使用習慣,這個配置也令松果電單車的使用率高於哈囉助力車等車型。青桔、美團、哈囉最新車型車身都有帶貨的空間。

  李如彬認爲,任何一個好的產業,一旦被發現、被驗證,就有無數的創業者,無數的投資人加入進來。縣域市場火熱是正常的現象,但會有大浪淘沙。

  “行業應該也容不下這麼多玩家,未來將會出現併購事件。”人民出行CEO李如彬說。

  03

  運維“公主病”尚未治癒

  先充值後消費又被嫌棄

  如同押金難退壓垮ofo一樣,前期採用押金模式的共享電單車企業也面臨困境,後來者免押金情況增多,卻出現了充值消費的現象。

  “我們縣城也有共享電單車了。”陝西的張先生體驗了小遛電單車,他發現無法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寶支付,需要提前充值才能消費,充值金額10元起。

  截至2019年底,起家於寧波的小遛已經覆蓋全國60城,註冊用戶突破千萬。而在網絡投訴平臺上,小遛充值消費的投訴量不少。

  如同共享單車的出現侵蝕了“摩的”生意一樣,共享電單車也觸動了縣城出租車的利益,不斷有媒體報道出租車司機藏匿或破壞共享電單車的事情。比如,2019年8月,四川仁壽縣部分出租車司機涉嫌丟毀共享電單車,被警方要求寫檢查。

  除此之外,各地對共享電單車的態度也影響着行業的發展。目前,已有昆明、長沙、銀川等地明確發文鼓勵發展共享電單車,但還有一些城市的“限摩限電”的政策依舊嚴格。

  今年3月,武漢市交通運輸局發佈消息稱,哈囉出行未辦理相關手續違規投放電單車,緊急約談哈囉出行武漢地區負責人,要求立即終止違規投放行爲。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去年下半年以來,縣域市場成爲共享電單車重點投放的方向,但主要玩家的佈局策略並不同。哈囉、松果、小遛深入城鎮市場,青桔、美團、人民出行更看重大城市。

  縣域市場車輛翻檯率高,但破壞率高,運維成本重;城市市場單一客單量大,但受城市管理政策影響大。兩條路線都有實踐者,但吸取共享單車的經驗,共享電單車依舊是一門易受政策影響的生意。

  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谷樹忠在今年兩會期間表示,“從國家層面來看,仍未給予共享電單車明確定位,缺乏準確的發展政策導向和鼓勵發展的政策環境,各地政府對政策方向仍持觀望和審慎的態度。”

  共享電單車還面臨另一項新規的考驗——騎車須戴頭盔。儘管目前這一要求尚未在全國嚴格執行,但是這無疑會給共享電單車企業帶來技術上的問題:頭盔是車企配備,還是騎手自備?據瞭解,目前,哈囉、小遛等平臺已着手解決共享電單車配置頭盔等問題。

  馳騁縣域市場,降低運維成本也是一個考驗。運維,是共享出行企業在大城市都沒治好的“公主病”。目前各平臺傾向於採用定點停車的方法,但是這肯定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用戶體驗。

  “共享電單車整體挺方便快捷的,目前價格都挺實惠,但以後收費是否合理,以及充值消費是否會出現退款難,這些都不好說。畢竟有共享單車是前車之鑑,用戶現在很謹慎了。”林女士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