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澎湃評論:愛錢進“爆雷”,汪涵有責任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02日 22:00   澎湃新聞

  原標題:馬上評丨愛錢進“爆雷”,汪涵有責任嗎?

  澎湃特約評論員 陳宇

  近日,主持人汪涵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原因是他代言過的愛錢進APP“爆雷”。據報道,有超10萬人共被騙超過100億元。目前,公安機關已對該平臺立案調查。

  7月2日,汪涵發聲明致歉稱,曾於2016年—2018年期間代言這款理財產品,對大家遭遇資金兌付困難感到十分痛心,自己和團隊一直在聯合相關部門督促平臺解決問題,其律師團隊也會積極跟進此事。 

  投資者的錢來之不易,如果就這麼“打了水漂”,說不過去。汪涵的表態,值得肯定。但根本問題是要釐清,作爲前代言人的汪涵,是否需要爲愛錢進的“爆雷”負責,如果要,應擔什麼責?

  有人認爲,汪涵沒責任。因爲他不是愛錢進的合夥人,只是與該公司有過商業合作關係,談不上“合夥犯罪”,即不涉嫌構成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 

  這種說法要成立,有一個前提,即汪涵不知曉愛錢進涉嫌違法犯罪行爲。如果明知道還代言,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就應以相關犯罪的共犯論處。不過,按常識判斷,代言人大概率是不知道產品或服務存在違法問題的。 

  但即便擺脫了刑事追責,也很難說沒有行政和民事責任。 

  理財投資不是菜市場買菜那樣的“一錘子買賣”,消費者投資金融理財產品,是帶着一份“母雞下蛋”的期待。考慮到風險問題,《廣告法》對這種帶有投資回報性質的商品或服務廣告進行了嚴格限制,要求應有風險提示和警示,並禁止保證性承諾,利用受益者等名義或者形象作推薦、證明等。

  再有,《廣告法》規定,廣告代言人在廣告中對商品、服務作推薦、證明,“應當依據事實”,“並不得爲其未使用過的商品或者未接受過的服務作推薦、證明”。如果壓根就沒有用過,卻裝作滿意、大肆宣揚,而受到有關部門的行政處罰,就不能把自己當竇娥。 

  因此,判斷汪涵是否要承擔行政和民事責任,一要看汪涵是否在代言時盡到了風險提示和警示義務,並且沒有承諾不該承諾的;二是看其是否真的使用了代言的產品或服務,代言作出的推薦、證明是否出於自身體驗。 

  如果因爲自己的過錯,給他人造成了損失,就有賠償的責任和義務。《廣告法》規定,如果“明知或者應知廣告虛假仍設計、製作、代理、發佈或者作推薦、證明”,“應當與廣告主承擔連帶責任”。雖說汪涵的代言是幾年前的事,可一旦侵權事實確認,法律責任就不能視而不見、“一筆勾銷”,該有的賠償還得給付到位。 

  捲入汪涵類似風波的明星爲數不少。這也是一個警示:明星代言互聯網理財產品,不能搞成一團烏煙瘴氣。執法部門要加大監管查處力度,以法律和事實爲依據“一錘定音”,明確權責,爲受害者要回公道;明星有責任規範自身代言活動,防止濫用形象斂財。公衆也要擦亮眼睛,用理性守住錢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