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澎湃評論:長租公寓租金貸爲何還在“坑”人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12日 23:32   澎湃新聞

  澎湃特約評論員 畢舸  

  成都大學畢業生張潔,通過“蛋殼公寓”租房時,原本說好短租兩個月,租金1030元/月,最後卻在中介人員的“引導”下,簽下了一份借款12360元網貸的合同,租期1年,如今陷入維權難境地。據紅星新聞報道,有多位大學畢業生有類似的經歷。

  這些畢業生生缺乏社會經驗,面對蛋殼公寓中介人員的口頭說詞,加之“首月立減”“免押金優惠活動”等誘導,最終踏入“租金貸”陷阱。等發現不對後,中介人員以各種理由推脫,甚至稱“已離職”而撒手不管。而蛋殼公寓要麼將責任歸咎於員工個人,要麼認爲畢業生們拿不出正式證據,以“按合同辦事”作爲逃避責任的擋箭牌。面對蛋殼公寓及其員工的嫺熟操作,畢業生們難以招架。

  實際上,變傳統的“租客付租金租房”爲“租客借網貸——分期還貸租房”,已是長租公寓企業普遍的套路。背後無非一個“利”字作祟。租客一次性向長租公寓企業指定的金融公司或貸款公司貸款一年房租,這些公司隨即將租客的貸款全部打給長租公寓企業,然後由租客逐月償還,同時還要支付一筆不菲的“服務費”。這意味着,長租公寓企業可以先期套取一大筆房租,形成巨大的沉澱資金,轉而投入到其他利息和回報更高的領域。這是長租公寓企業熱衷向推銷“租金貸”的原因所在。 

  當然,他們也知道這麼做,是損害租客知情權及其他權益的,甚至涉嫌違法。爲了給自身行爲披上合理化外衣,讓租客因門檻高、難度大而放棄維權,長租公寓企業想出了種種招數:比如利用信息不對稱,設計出針對性的誘導性話術;在租客籤合同時,想方設法不讓租客看清摸透條款內容;利用種種“優惠”,誘惑租客;隨意作出口頭承諾穩住租客,但就是不留下書面證據…… 

  這些亂象,加重了租客負擔,讓本就收入不高的租客,除了每月支付房租外還要承擔利息。而長租公寓企業一旦在“租金貸”資金投資上不利,會造成資金鍊斷裂,甚至因此而倒閉。房東也會因收不到房租與租客發生糾紛,形成連鎖反應。這些危害,絕不是長租公寓企業個別工作人員能負責的。 

  去年12月,住建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六部門印發《關於整頓規範住房租賃市場秩序的意見》,要求對“高進低出”“長收短付”經營模式的租賃企業加強監管,嚴格管控“租金貸”業務,要求“租金貸”收入佔比不能超過租賃企業租金收入的30%,超過比例的應當於2022年底前調整到位。然而,經歷專項整治之後的長租公寓企業,“租金貸”亂象仍時有發生。 

  就此,除了租客要擦亮眼睛,在與長租公寓企業簽訂合同時不輕信口頭承諾、對合同條款認真查看外,相關部門也要對長租公寓企業“租金貸”加強常態化監管,如建立每月長租公寓企業“租金貸”信息彙總機制、對逾越30%紅線的長租公寓企業予以罰款、停業等嚴懲,如此方能確保廣大求租者權益,避免“租金貸”所產生的不良後果進一步擴散。

  尤其是,眼下衆多大學畢業生進入求職季或走上實習、工作崗位,他們的租房需求較大。保護剛走出大學的他們不被長租公寓企業“坑”,責任重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