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帝敲鐘,華爲斷供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3:01   DoNews

  圖/ICPhoto

  文/DoNews 李昊原

  責編/楊博丞

  華爲手機漲價了。

  這是這些天科技圈經常談論的話題之一,很多消費者以及經銷商們卻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漲價主要集中在幾款搭載麒麟芯片的機型上,據悉,現在渠道分享商從華爲手中拿到貨的數量比以前少,價格卻更高,所以導致經銷商們也提高了出售的價格。過去一年多,國際政治、經濟上的交鋒博弈,最終轉化成肉眼可見的價格變動。

  美國時間9月15號起,華爲將徹底斷絕芯片來源,未來搭載麒麟芯片的手機會賣一部少一部,讓這種漲價多少帶上了“物以稀爲貴”的情懷感——雖然消費者並不樂於看到,自己成爲被情懷消費的一方。

  這一天,蘋果如期舉行發佈會,而華爲卻遭遇了斷供,也正是這一天,媒體報道蘋果發佈會的聲音少了。很難想象在一年前,我們還在思考一個問題——華爲追上蘋果要多久?如今,前者風光依舊,後者悄無聲息。

  即使在2019年的3月6日,華爲被列入實體清單後,全國從專家到網友還在積極地出謀獻策,期待華爲挺過去,其中不少方案的確具備可行性,可以避開禁令的制裁。也可能是美國注意到了這一點,今年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將禁令升級,所有采用了美國技術和設備的企業,爲華爲生產和提供產品,都需要得到美國的同意。

  這一禁令有120天的緩衝期,到9月15日才會正式施行。「DoNews」在美國商務部網站看到,其對於華爲的禁令並沒有任何新的補充。

  在過去120天中,從華爲到其以往的供應商和合作夥伴,也曾通過各種方式獲得許可或者延長緩衝期,不過最後都沒有成功,臺積電、英特爾、高通、聯發科、美光等芯片製造廠商,包括國內的中芯國際,相繼宣佈將無法繼續爲華爲供貨。

  “芯片沒辦法生產,很困難,目前都在缺貨階段,這可能是麒麟高端芯片的絕版,最後一代。”華爲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這也讓華爲將全球掃貨進行到底。9月14日,一架滿載着芯片的飛機從臺灣飛回了大陸,之前曾有報道稱,華爲向臺積電追加了7億美元的訂單,後來又向聯發科提出過億芯片的訂單,至於實際收回了多少芯片,這個數字作爲華爲的商業機密無人知曉。有分析師估計,臺積電爲華爲代工的麒麟9000芯片數量約爲1000萬左右。

  不過幾乎沒有人相信,在缺少芯片來源的情況下,華爲的手機業務能支撐超過一年。

  2018 年,華爲在採購元器件上花費了約 700 億美元,其中有92家進入華爲當年的核心供應商獲獎名單,即使極力國產化,這樣大的缺口也很難補上。這一點對國外廠商來說也是一樣,美國芯片巨頭高通就曾估計,封殺華爲將導致其失去80億美元年收入的市場。

  華爲《2019 年年度報告》顯示,2019 年華爲來自消費者業務的銷售收入高達4673億元,佔到集團總收入的54.4%,當年華爲的手機銷量也達到了2.4億部,位居全球第二。今年上半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公佈報告稱,4月華爲手機出貨量首次超越三星成爲全球第一,佔到全球出貨總量的21.4%,約1484.5萬部,不過隨着禁令升級,這一數字也開始下滑。

  研究機構策略分析公司(Strategy Analytics)最新報告稱,截至目前2020年華爲手機銷售1.9億部,市場佔有率15.1%,回到全球第三,並預測庫存用完後華爲手機的市場佔有率將大幅下跌至4.3%,推出一線行列。

  由於芯片徹底斷供,華爲即使通過提高出廠價,減少出貨量等手段來延長時間,也沒辦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也許華爲還在期待別的轉機,比如11月美國大選之後,美國政府對華的策略會發生轉變,不過,從戰略的角度來說,等待來自敵對方的轉機本身就是一種被動和幼稚。

  幾天前的華爲開發者大會似乎提出了另外一種可能,如果華爲轉向做類似谷歌那樣的軟件提供商呢?雖然目前華爲還是被其他廠商視爲手機領域最強大的競爭者,但如果華爲徹底放棄手機銷售業務,即使是被動的,那麼在已經被“殺雞儆猴”過的手機廠商眼中,華爲會成爲更值得期待的一個備選項。

  現在的華爲顯然不捨得放棄年收入幾千億的手機銷售業務,只是有些事情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沒有芯片供應的手機,就是無以爲繼。華爲曾表示希望建設國產化的芯片製造產業,但這要多少年才可能成功?華爲的手機能等那麼久呢?

  實際此時很多手機“友商”,已經在線上線下,開始搶佔華爲的市場和渠道。但即使國產芯片製造發展一路順利,華爲成功轉型像三星那樣的巨頭,到時華爲可能又會從“民族脊樑”,變成“行業公敵”了。

  華爲的牌不少,但壓力更大,而比壓力更困難的是,在極度複雜的形勢下,做出長期正確的判斷並堅持執行下去。對華爲來說,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是活着面對黑暗的現實,還是走向永遠的安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