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報告:4G主導當前移動通信市場 2G/3G退網進程加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1日 09:5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 Strategy Analytics:2G/3G退網及用戶向4G遷移

  來源 199IT

  最近,Strategy Analytics基於其免費報告《低成本4G手機:市場動態和機遇》,並結合最新的產業發展情況,分析了當前2G/3G的退網趨勢和4G用戶遷移機會。

  4G主導了當前的移動通信市場

  根據Strategy Analytics最新的無線市場預測,今年初,2G和3G用戶佔全球移動用戶總數的46%,但貢獻的收入卻只佔全球移動總收入的27%。到2023年,這一收入佔比將下降到10%。非洲可以認爲是一個特例,在這個地區,各國的ARPU值低於2美元,因此通過補貼促進用戶遷移可操作空間有限。

  然而,非洲和其他發展中地區在促進4G業務方面也取得了不錯的進展,例如,非洲Airtel 的4G網絡擴容和“大套餐包”推動了用戶向4G遷移,在數據平均使用量和數據ARPU值方面都得到大幅提升,過去的一年有3/4的收入增長來自於數據,2020年3月,4G在數據用戶中佔比從去年的18%上升到29%,4G收入在Airtel數據收入佔比中超過60%。

  2G/3G退網進程緊鑼密鼓

  類似於Airtel,運營商驅動用戶向4G遷移的主要動力包括:提升收入,提升頻譜效率,減少由於多網運營帶來的OPEX CAPEX支出,此外由於5G的部署,原來多網運營帶來問題也被放大,例如EMF限制,站點或天面空間受限。

  越來越多運營商發佈了2G/3G退網計劃,北美和亞太一些國家走在了全球2G/3G退網進程的前列,其他區域的2G/3G退網進程也緊鑼密鼓,例如,受JIO的顛覆性影響,印度市場加速轉向4G,印度Airtel分期關閉了其3G網絡;

  VodafoneZiggo 2月份在荷蘭關閉了3G;Telia和Telenor在丹麥的合資公司TT-Netvaerket從2021年4月起將逐步淘汰3G;而Vodafone的CTO在最近的Vodafone商業分析師會議上也談到要在2022年前在歐洲範圍內關閉3G。從3G向4G遷移相對來說容易一些,運營商很容易說服用戶從3G智能手機更換成4G智能手機,然而說服擁有2G功能機的人更換成4G智能手機則難得多。

  2G的退網通常也需要較長的準備時間,尤其是涉及到2G物聯業務的遷移,這種情況下,運營商也許會聚焦關閉2G手機業務,僅保留一張2G薄網爲2G殘留物聯用戶提供服務。在非洲,也需要關注2G USSD功能對移動支付業務的重要性,這對一些運營商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收入來源。

  低成本手機是加速用戶遷移的關鍵

  向4G遷移的最終進程取決於對運營商收入貢獻最低的那部分用戶,這些低ARPU用戶甚至對2G和4G手機之間5美元以下的價格差異都很敏感,這一價格差涉及範圍太廣的話運營商補貼也存在困難。在一次線上圓桌會議上,Kaios VP Joyce Wang分享了低成本4G智能功能機的成功經驗,Strategy Analytics認爲4G低成本智能功能機是促進發展中地區用戶遷移成功的重要因素。印度Reliance Jio推出了基於Kaios操作系統的Jio Phone,成功的將競爭對手的部分2G和3G用戶發展成Jio的4G用戶,此舉也影響了印度市場4G進程,受其影響,Airtel關掉了3G網絡,將資源轉向4G。

  再舉幾個運營商與終端價值鏈夥伴合作推出低成本手機的例子:泰國True Move近年來市場份額大幅增長,部分得益於其推出的True Smart系列廉價智能手機;而在印尼,XL Axiata引入當地電子裝配商生產Evercoss Xtream等系列智能手機,目前4G在XL的數據流量中已佔據了主導地位,XL計劃在2020年大力優化其頻譜組合,匹配23G流量的下降趨勢,逐步減少23G網絡容量直至關閉,並將頻譜釋放出來給4G使用,以應對4G網絡日益增長的容量需求。

  除了在生產製造方面外,運營商也在尋求其他降低終端成本的途徑,終端補貼雖然有限,但我們看到產業鏈中是有玩家願意出資補貼的,如零售商Alfamart補貼的WizPhone WP006在印度尼西亞售價下降到7美元;低成本的分銷戰略能使運營商業務延伸到更多的農村社區,如尼日利亞MTN的輕資產合作模式,由分銷鏈上的合作伙伴採購和銷售設備,而MTN則專注於SIM卡;手機貸款也是增加可負擔性的一個極好方法,這與當前發展中市場日益增長的移動貨幣和小額貸款趨勢是匹配的,在Kaios Joyce Wang的發言中也提到了手機貸款計劃。

  以上這些舉措都被用來提升價格敏感人羣的可負擔性,由於2G和3G網絡收益與它們對成本和資源的需求越來越不相符,因此這些措施非常必要。東南亞、非洲和拉美地區越來越多的運營商成功的找到了面向4G進行網絡資源配置優化的策略,並找到了將4G技術進一步推向價格敏感人羣的方法,這很令人鼓舞。

  在發展中國家,政府對手機和服務的減稅政策也是降低終端成本,提升用戶可負擔能力的重要措施,這包括進口關稅和銷售稅。在終端價格之外,運營商需要認真考慮的是,一旦制定了退網時間表,就需要管理好2G和3G的用戶發展策略,包括手機和物聯網終端,此外,4G網絡開通VoLTE是2G/3G退網的重要先決條件(當然在終端側默認開通VoLTE也至關重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