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廖定海:“北斗+5G”將使中國成最早實現智能化的國家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3日 12:08   北京新浪網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專訪中海達董事長廖定海: “北斗+5G”將使中國成最早實現智能化的國家

  今年5月,珠穆朗瑪峯迎來了我國第三次登頂測量工作。不同以往的是,這次採用的所有測繪裝備全系來自國產,也是首次用上了我國自主研發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

  這是我國完全獨立自主的衛星導航系統在極端環境取得一大突破,而實際上產業鏈公司在這期間已經伴隨着系統迭代成長了幾十年。

  隨着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全面組網的完成,以“新基建”爲代表的產業將爲“北斗+”的落地打開巨大空間,甚至將改變人類未來的生活模式。

  近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中海達董事長廖定海指出,5G打開了產業新生態,隨着逐步把北斗精準位置服務加載上去,前景將非常廣闊。“我們國家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在高精度衛星導航應用方面走在世界前面。我認爲未來中國通過北斗系統和5G,是能最早實現智能化的國家,這個步伐會相對在全世界都走得比較快。”

  星基增強系統部署提速

  《21世紀》:北斗系統與其他三大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的技術路線差異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廖定海:第一是短報文通信,並且能結合位置發送短信,有位置報告等功能。在汶川地震等救災過程中,這個功能曾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第二是現在在建的星基增強系統,因爲存在後發優勢,我們國家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應用,尤其在高精度衛星導航應用方面是走在世界前面的。

  《21世紀》:業內認爲衛星導航系統會存在傳輸的信息容易被物理條件阻擋、隔斷等弱點。那麼行業接下來會從什麼方向克服這一難題?

  廖定海:國家在推進高精度衛星導航應用時,在地基增強系統上發展很快,很多企業都在部署相關的技術。我們也在大規模幫助產業鏈建設地基增強系統的基站。

  但是這過程中基站太多、管理難度會很大,可靠性也受制於地面通訊,會有死角。所以我們在4年前開始佈局星基增強系統,目前中海達的星基增強系統已經可用了。

  前段時間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總設計師楊長風到中海達交流時說,北斗系統將來本身會自帶星基增強系統,只是現在還有一個過程。

  從原理上說,星基增強系統是通過地球靜止軌道衛星廣播衛星導航增強信號,向用戶播發精密衛星軌道參數信息,實現對原有衛星導航系統定位精度的改進。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的北斗導航系統部署成熟後,將來應用落地肯定會優於其他系統。

  《21世紀》:目前國內在星基增強系統的部署方面,行業進展是怎樣的?

  廖定海:目前我們國家相關企業已經在普遍採用地基增強系統,星基增強系統還不是很普遍,但這是未來的應用方向。我們在上市後就開始準備,已經佈局好了。

  星基增強系統在國外有一些商業化公司在做,但是僅限於面向海洋、石油等領域用戶,收費很高。我們希望接下來能把星基增強系統做到大衆化應用場景中。

  相比之下,地基增強系統屬於早一代的技術,其優點是初始化很快,但缺點是運維成本高,可靠性難以保障,而且有死角,不能做到全覆蓋。

  星基增強系統不依賴於地面通訊,可以通過衛星直接向用戶播發信息。因此成本更低、沒有死角,而且是全天候、全時都能用。

  目前它唯一的缺點就是從開機到可用的初始化時間較長,當然隨着技術的發展,這在將來都可以得到解決。

  未來可能是地基增強系統和星基增強系統聯合應用,兩個系統同時運行,可靠性更能得到保證。當然這還是過渡時期,再到後續星基增強系統成熟之後,或許地基增強系統就會消失了,完全使用前者就可以。

  系統升級考驗底層設計能力

  《21世紀》:隨着北斗系統的不斷升級,中海達如何滿足前面兩代已經落地產品的升級需求?是否有難點?

  廖定海:此前在使用北斗二號系統的民用場景問題不大。因爲知道產品在不斷升級,我們以前設計的產品沒有做芯片流片,因爲做流片以後就無法升級,一旦升級就要換芯片,需要送回廠家才行。

  我們選擇用FPGA做設計,這是可以升級的芯片,當然成本比較高。所以我們產品都是可以直接隨着系統升級,民用類產品受升級影響問題不大。

  現在已經在做相應工作。包括地基增強系統的基站升級,需要通過增加模塊或者機器來解決。不過這屬於過渡階段的做法。待這次北斗三號全球組網完成,以後針對北斗三號設計的芯片都會向前兼容北斗二號,但如果是從北斗二號向北鬥三號的向後兼容就不能實現,這也是之前我們的基帶芯片沒有流片的原因。

  當然在一些特定場景比如軍用,很多可能無法升級,就要直接更新換代。

  《21世紀》:5月份中海達曾助力珠峯測量,那裏客觀環境比較特殊,在落地過程中的難點是什麼?

  廖定海:珠峯項目更多是標誌性的意義。顯示出我們國家實力強了。在珠峯上這麼惡劣的環境條件下,全部採用的是自主國產化測繪設備,包括技術、北斗衛星系統等,這很有意義。

  對於我們來說,技術都是現成的,唯一要做的是設備設計要符合珠峯的惡劣環境。可靠性肯定是排在第一位考慮。

  爲此要從技術、工藝、穩定性、輕便型等方面綜合考慮,比如配備足以應付零下40度低溫的電池;把所有作業流程定製化配置,只要按一個按鍵就開始工作;甚至考慮到在高海拔情況下稍有磕碰容易受傷,我們還把裝備上的螺母改成了內沉式等。

  《21世紀》:你怎麼看待埃隆·馬斯克前段時間提出的“星鏈計劃”其可行性?

  廖定海:我承認馬斯克是偉大的企業家。但是要實現這一目標並不容易。

  因爲這要求發射的衛星數量一定要至少超過8000顆,這不像衛星導航系統發射幾十顆衛星就可以實現的。否則通訊連接不上,而且這上萬顆衛星的發射和運營成本難以想象。

  發射1萬多顆衛星即使是國家在背後助推都不容易,更別說是一家民間公司在做。我認爲這能否實現還不一定,現在看還是在概念階段。

  “北斗+新基建”打開想象空間

  《21世紀》:公司在“新基建”領域的佈局狀況怎樣?

  廖定海:“新基建”的定義跟我們基本都符合。

  未來“新基建”會帶來更大規模的信息化,就演變成在5G時代龐大的信息流裏,篩選哪些信息加以應用的問題。基於北斗系統的精準位置服務可以應用在智慧城市解決方案、未來海洋戰略的信息化採集裝備手段和解決方案、軍事應用等領域。

  我們的戰略定位,就是做“北斗+精準位置服務”的領導者。做好精準位置服務和裝備,往下游延伸,做時空數據。在5G龐大信息流中的時空數據很重要,這是由時間、空間、位置等信息形成的數據生態鏈。

  爲此我們在產業下游佈局了很多,比如收購地理信息企業、智慧城市應用企業等,也在佈局智能應用比如自動駕駛等方面。

  《21世紀》:5G時代的到來被認爲對北斗產業的發展帶來歷史性機遇。你怎麼看待“5G+北斗系統”打開的市場想象空間?

  廖定海:5G的發展相當於原來是兩車道的公路,一下子擴展到八車道的高速公路。解決了流量問題。在這個道路上,可以跑很多車流、物流、信息流。衛星導航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信息流之一。

  大量的位置信息以前都存在,但以前沒有系統,現在有了北斗系統後探測更簡便,更容易形成精簡的信息流。

  5G打開了產業的新生態,把我們做的北斗精準位置服務加載上去,前景將非常廣闊。

  有了位置服務的解決方案,有了時空數據,整合起來可以用到自動駕駛、物聯網、智慧農業等領域,將來全部是自動化應用。現在看來已經不遠了。

  《21世紀》:中海達在“北斗+”產業落地過程中遵循的核心邏輯是什麼?

  廖定海:北斗系統是國家戰略,國家重視也對產業帶來了希望。從技術來說,我們經歷過北斗一號到二號到三號的跨越,不是很難。只是在芯片上增加一些通道,同時可以接收更多衛星的信息。

  但應用就廣泛了。尤其是“新基建”推動接下來廣義的信息化發展。我認爲未來中國通過北斗系統和5G,是能最早實現智能化的國家,這個步伐會相對在全世界都走得比較快。

  尤其是高精度應用上,中國肯定走在前面。包括自動駕駛、AI、物流、機器人等各行各業的精準位置的移動應用,行業會大幅度快速發展。

  其中我覺得自動駕駛未來會發展很快,再過幾年可能開始普及L3級別的自動駕駛,法律法規配套很快會跟上,當然這只是在快速道和公路上。L5級別自動駕駛可能還需要至少5年以上時間。

  但可以肯定的是,未來科技發展會對人們的生活模式和價值觀都帶來巨大變化。

  《21世紀》:在當前的巨大機遇面前,中海達下一步突破的方向會主要着力在哪些方面?

  廖定海:北斗系統更多用在室外場景,其侷限性是在室內場景。將來解決室內定位方面,還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室內和室外實際上是兩大類技術流派。

  未來衛星定位和慣性導航相結合的組合導航,可以比較好解決室內等空間的導航問題。中海達在慣性導航方面已經佈局得差不多了,在部分領域已經可以落地,而且精度很高。但問題在於太貴,怎麼讓成本降低,體積更小巧一些,是我們在探索的方向。

  所以在佈局方向上,室外衛星定位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所在,要保持行業地位,然後拓展應用空間。未來肯定是芯片化、低成本化,落地到更多大衆應用中,比如自動駕駛。

  所以第一方面是,進一步把衛星導航、精準位置服務更加往大衆應用延伸和拓展。

  第二方面是往大的解決方案走,尤其是國家層面大的解決方案。現在我們技術很齊備,精準位置定位、三維激光、海洋聲吶、室內定位等技術我們都具備,如何去爲國家的某些領域做解決方案和服務,或者爲企業、相關部門提供服務,是我們未來要往下游延伸的新方向。

  這麼多年我們都是在上游做裝備、技術佈局,向上走天花板很低,下游的延伸應用空間會很大。

  (作者:駱軼琪 編輯:張偉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