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賣身傳聞頻出 斷供下的榮耀命運難料|觀潮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14日 16:51   北京新浪網

  新浪科技 張俊

  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的一紙報告,讓榮耀手機站上風尖浪口。雖然有“內部人士”出面否認出售傳聞,但華爲和榮耀官方都未對此置評。

  作爲華爲旗下手機雙品牌之一,榮耀在早年完成了學習和趕超小米的任務,新階段的目標是全球前四、中國前二。

  但在美國芯片禁令之下,這一目標蒙上了一層陰影。甚至有業內人士指出,在華爲麒麟芯片庫存有限的情況下,華爲或將棄車保帥,優先供應華爲品牌。

  那麼榮耀品牌又該何去何從?賣還是不賣?

  供應艱難

  華爲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近日剛剛宣佈,華爲Mate40系列將於10月22日正式發佈。這款新旗艦也將會採用華爲新一代麒麟芯片麒麟9000。

  而在今年8月的一次公開活動上,餘承東親自對外坦承,在美國第二輪制裁之下,華爲麒麟9000芯片只接受了9月15號之前的訂單,因此麒麟高端芯片將成爲絕版。

  有外媒援引業界消息指出,在9月15日之前禁令進入倒計時階段,華爲海思專門包下一架貨運專機,前往臺灣運走芯片,以提高備貨庫存量。

  業內有消息稱,預計麒麟9000的備貨量在1000萬片左右,也意味着有約1000萬臺華爲Mate40系列手機可以用上這一芯片。

  如果從上一代Mate30系列的銷售情況來看,華爲Mate30系列上市兩個月出貨量超700萬臺,當年底出貨量超千萬。按照這一速度,麒麟9000的備貨量也只夠支撐華爲Mate40系列供應到今年底而已。

  每一代麒麟旗艦芯片,華爲採取的策略是,Mate系列首先採用,其次才會下放給榮耀的V系列使用。2019年9月,採用麒麟990的Mate30系列發佈;兩個月後的2019年11月,榮耀V30系列也用上了麒麟990。

  從今年麒麟9000的備貨情況來看,如果華爲選擇優先供應華爲的Mate40系列,那麼榮耀V40系列的備貨將十分艱難。

  從現實的角度考慮,這也會成爲華爲利益最大化的選擇。從兩個品牌的定價體系來看,華爲Mate40系列的溢價要遠遠高於榮耀V40系列。優先供應華爲品牌,也可以讓麒麟9000的備貨收益最大化。

  但無論如何,從目前的形勢來看,華爲和榮耀品牌今年都會十分艱難。此前餘承東也預計,今年華爲手機的整體出貨量要低於2019年的2.4億臺。

  這一態勢在今年上半年已經顯現。華爲官方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華爲手機的全球出貨量爲1.05億臺,相比2019年上半年的1.18億臺,下滑了11%。

  上游的壓力也正在傳導至下游。一位線下手機經銷商表示,華爲+榮耀在自家綜合門店的銷量佔比接近50%,但目前華爲和榮耀貨源極爲有限,分貨十分困難。但他同時強調,“我們經銷商轉向還是十分容易的,華爲和榮耀沒貨,也可以多賣些其它品牌的產品,換一個門臉就可以了。”

  賣還是不賣?

  雙品牌策略之下,華爲品牌和榮耀品牌也存在着一定的左右手互博的現象。

  榮耀誕生於2013,以對標當時依靠線上渠道正風生水起的小米。榮耀一方面補足了華爲當時缺失的線上市場,另一方面是實施類似小米的高性價比模式。榮耀品牌的推出,成爲華爲系手機出貨量的重要支撐。

  但2016年,OPPO和vivo依靠深耕低線城市和縣鄉市場的線下渠道崛起,華爲品牌再次推出了nova系列對標。

  不過,由於nova和榮耀都面向年輕人羣,並且共享華爲的供應鏈,因此兩者在產品定義、用戶人羣等方面存在着內部互博的狀況。隨着榮耀在線下渠道的拓展,這一矛盾更加凸顯。後來,榮耀乾脆撤出了華爲的線下渠道體系,運用自身的輕資產模式來獨立開拓線下渠道。

  實際上,近兩年華爲也在有意單獨拿出資源支持榮耀。比如華爲的第二款5G芯片麒麟820由榮耀30S首發搭載,第三款5G芯片麒麟985也讓榮耀30首發,這極大加強了榮耀與華爲、nova產品之間的差異化。

  但隨着麒麟芯片成爲絕版,這一資源支持也將無法成行。

  榮耀的獨立運作還有更加明顯的表現。今年4月,榮耀終端有限公司成立,這也意味着榮耀將正式以獨立公司的形式運營。其中,餘承東擔任該公司董事長,趙明擔任董事,華爲投資控股有限公司100%持股。

  不過獨立與出售的概念還是差別極大。

  如果華爲將榮耀品牌部分出售,在仍舊保留華爲一定股份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是否會放鬆對榮耀的禁令仍未可知;假如完全出售給第三方品牌,那麼無疑給華爲在市場上增加了一個新的對手。

  另外,榮耀的崛起與華爲在品牌、技術等方面的支持密不可分,如果失去了華爲光環的加持,以及華爲技術的支撐,榮耀對用戶的吸引力、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也將大打折扣。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也撰文指出,從接收者來說,收購榮耀有很多不確定性,並不一定能繞開美管制,而且收購後,能否立足,都有很多變數。他還認爲,郭明錤指出的出售榮耀品牌後,採購零部件不再受華爲禁令影響,這可能性不大,除非賣給外資企業,但目前並未傳有外資企業接盤。

  如此之下,榮耀的處境可謂進退兩難。不出售品牌,很可能面臨着無貨可賣的尷尬境地;出售品牌,也難說一定能夠擺脫美國的制裁,並且保持原有的市場份額。

  IoT補位

  實際上,榮耀手機缺貨的現象已經出現。

  以京東平臺爲例,在榮耀京東自營旗艦店中,榮耀30的很多版本已經缺貨,榮耀30 Pro的某些版本也出現缺貨。

  值得注意的是,9月15日禁令生效之前,榮耀在9月9日舉行了一場2020榮耀手機渠道峯會,榮耀總裁趙明、榮耀中國區總裁王班親自出席與衆多線下渠道商交流。

  榮耀還給“與榮耀同進退”的渠道商頒發了多個獎項,其中一個是“和衷共濟獎”,可謂十分應景又意味深長。

  手機供應出現問題之外,榮耀也在將更多資源向IoT產品投入。9月16日,榮耀舉行了一場智慧生活秋季新品發佈會,這一次沒有手機新品,而是發佈了榮耀獵人遊戲本、榮耀手錶GS Pro、榮耀手錶ES三款新品。

  這也是繼今年5月之後的又一場單獨的IoT產品發佈會。這一次,IoT的戰略地位也更加凸顯,榮耀單獨爲IoT產品推出了Honor Hunter(獵人)品牌,獵人遊戲本是這個品牌下的首款產品。據悉,除了獵人遊戲本之外,Hunter未來還將推出顯示器、平板、手錶、音箱、車機、耳機、眼鏡等產品。

  這是個不得不做的選擇,榮耀內部定下的目標是,要構建與手機業務相併列的IoT業務體量。這無疑也將一定程度上緩解美國禁令對榮耀整體業務帶來的衝擊。

  在9月16日的前一天,趙明又親自出席了一場智慧生態渠道大會。除了對外傳達榮耀未來仍將陸續推出新品,以安撫現場的渠道商之外,他還強調了榮耀內部在IoT方面的新策略。

  趙明透露,目前IoT部門是榮耀內部所有組織當中人員增長率最高的。同時,榮耀對於IoT產品的渠道,未來會與手機渠道相互隔離開,“以後不會出現打下來的江山被別人摘桃子”,趙明說。

  更長遠的應對之策

  在手機芯片問題上,華爲前後尋求了多種對策,比如向聯發科、紫光展銳等採購芯片;或者通過中芯國際來生產麒麟芯片。但後來美國禁令的再次升級,讓這些方式都被堵住。

  在9月底的華爲全聯接大會上,華爲輪值董事長郭平坦言,華爲的芯片儲備對於2B業務十分充分,但華爲手機每年要消耗幾億支手機芯片,手機相關的儲備還在積極尋找辦法。

  “我們期望美國政府能夠重新考慮他們的政策,如果美國政府允許的話,我們仍然願意購買美國公司的產品。“他說,如果高通申請到許可,華爲很樂意使用高通芯片製造手機。

  據外媒報道,高通公司正在遊說川普政府,呼籲取消該公司向華爲出售芯片的限制。等待高通申請許可,是華爲度過此次危機的短期方案;而更長期的方案是,培育國內自主的芯片生產供應鏈。

  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9月16日表示,未來10年將針對一些“卡脖子”的關鍵問題做一些新的部署,其中就提到了芯片生產環節重中之重的光刻機。“面臨美國對中國高科技產業的打壓,我們希望在這方面能夠做一些工作。“他說。

  而在白春禮表態的第二天,華爲創始人任正非就到訪中國科學院,與中科院的專家學者們就基礎研究及關鍵技術發展進行探討交流。任正非在座談中稱,希望與中科院在現有合作基礎上,向基礎性科學技術前沿領域拓展。

  實際上,近期任正非還親自帶隊密集走訪了上海交通大學、復旦大學、東南大學、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多所國內頂級高校。任正非在座談中都無一例外的強調要重視基礎研究。

  從長遠來看,打造國內自主的芯片供應鏈,無疑是應對美國禁令的釜底抽薪之舉。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近日就因爲芯片斷供一事警告美國,他表示:美國斷供芯片是在逼迫中國實現芯片獨立自主,這意味着未來美國會有部分人失去高薪工作。

  不過,這不會是一個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任務,這個過程可能會長達數年。對於當前的華爲和榮耀而言,如何熬過短期的供貨危機仍是燃眉之急。

  而榮耀品牌何去何從,需要華爲給出自己的答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