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榮耀單飛後的變與不變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17日 09:35   北京新浪網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榮耀單飛後的變與不變

  11月17日一早,隨着一紙聲明的發佈,華爲出售榮耀的傳聞坐實,收購方也浮出水面。作爲華爲的兩大手機戰略之一,榮耀近年來銷量水漲船高,已經能在手機市場獨當一面。而未來,脫離了華爲的榮耀將去向何方,單飛路上會有哪些挑戰和障礙,都備受關注。

  塵埃落定

  多家企業在《深圳特區報》發佈聯合聲明,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已與華爲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簽署了收購協議,完成對榮耀品牌相關業務資產的全面收購,出售後,華爲不再持有新榮耀公司的任何股份。

  聲明指出,此次收購既是榮耀相關產業鏈發起的一場自救和市場化投資,能最大化地保障消費者、渠道、供應商、合作伙伴及員工的利益,更是一次產業互補,全體股東將全力支持新榮耀,讓新榮耀在資源、品牌、生產、渠道、服務等方面汲取各方優勢,更高效地參與到市場競爭中。

  聲明還稱,所有權的變化不會影響榮耀發展的方向,榮耀高層及團隊將保持穩定。投資新榮耀的經銷商和代理商也承諾,未來只享有財務上的投資回報,在業務側將遵循公平交易的市場化原則,與其他經銷商、代理商享受同等機會。

  隨後,華爲在官網發佈聲明表示,在產業技術要素不可持續獲得、消費者業務受到巨大壓力的艱難時刻,爲讓榮耀渠道和供應商能夠得以延續,華爲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決定整體出售榮耀業務資產。對於交割後的榮耀,華爲不佔有任何股份,也不參與經營管理與決策。“共有30餘家榮耀代理商、經銷商聯合發起了本次收購,這也是榮耀相關產業鏈發起的一場自救行爲。”

  此前一段時間,華爲計劃將榮耀整體出售的傳聞就甚囂塵上,上週還有消息稱,華爲計劃以1000億元(152億美元)或2000億元的價格,將榮耀品牌出售。如今這一紙聲明,算是坐實了榮耀被出售的傳聞,至於收購價格,聲明中並沒有透露。

  國資背景

  天眼查App顯示,收購方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於2020年9月27日,註冊資本爲1億元,法定代表人爲饒俊祥,經營範圍包括開發、生產、銷售:通信及電子產品、計算機、衛星電視接收天線、高頻頭、數字衛星電視接收機、醫療器械(第一類、第二類、第三類醫療器械)及前述產品的配套產品,並提供技術諮詢和售後服務;增值電信業務經營等。

  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共有兩大股東,第一大股東爲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有限公司,持股98.6%,第二大股東爲國資協同的深圳國資協同發展私募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在收購官宣前夕的11月13日,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其註冊資本從約2億元增加至約32億元。

  產經觀察家丁少將分析,收購方有國資背景,有渠道資源,能最大限度地盤活榮耀資產,實現可持續運營。

  通信專家馬繼華則指出,榮耀收購方有不少是經銷商,相對比較分散,它們對品牌沒有過多的控制慾望,從這個角度來講,榮耀的管理團隊可以有比較大的話語權,能夠執行原來制定的發展規劃,包括市場經營的目標。

  至於榮耀新公司的管理,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華爲召開的股東會議已確定了新榮耀公司的管理團隊以及人員安排,將會有多位華爲管理層空降至新榮耀,包括華爲消費者業務首席運營官萬飆、榮耀總裁趙明、華爲產品線副總裁方飛、華爲消費業務中國區零售管理部部長楊健等。其中,萬飆將出任新榮耀董事長,主抓其擅長的供應鏈管理,以確保新榮耀公司產品所需各類芯片的供貨;趙明將出任新榮耀CEO,負責公司日常運營,主抓渠道;方飛將出任新榮耀產品線總裁,負責新榮耀產品線規劃。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向榮耀方面求證,對方表示目前沒有消息。不過,趙明的微博認證已經從“華爲榮耀業務部總裁”變更爲“榮耀終端有限公司CEO”。

  市場挑戰

  自2013年推出榮耀品牌後,華爲在消費者業務上一直採用華爲和榮耀雙品牌戰略,榮耀對標小米,華爲則發力高端市場。在手機業務方面,榮耀是華爲重要的組成部分,2017年,榮耀以5450萬臺的銷量、789億元的銷售額,登上中國互聯網手機第一的寶座;綜合各方渠道的數據估算,在國內市場,榮耀佔華爲智能手機銷量的比重約爲33%。根據公告,榮耀目前的年出貨量已經超7000萬臺。

  但是脫離了華爲的背景,榮耀未來的市場規劃該如何進行呢?對此,北京商報記者也採訪了榮耀方面,對方只表示以聯合聲明和聲明爲準。不過,受供應鏈的影響,榮耀已有一段時間沒有發佈新機,往年的11-12月是榮耀V系列旗艦機的發佈時段。

  在馬繼華看來,榮耀單飛後的主要挑戰應該來自於兩個方面:一是消費者信心的穩固。“榮耀離開華爲以後,消費者還會不會繼續支持榮耀,認爲榮耀能夠滿足自己的需求,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榮耀既要解釋自己跟華爲脫鉤,又要讓大家相信未來還能得到華爲的支持,這是難度比較大的一件事情。”

  “第二個挑戰是榮耀以後技術上的可持續性,榮耀能不能比較順利地得到市場化的一些技術支撐,包括華爲未來在技術方面是不是還能夠持續供給榮耀,這一點還是很重要的,不僅要真正得到,還得讓市場相信它能得到。”馬繼華說。

  丁少將認爲,榮耀的出售目前來看還是比較平順的,沒有太明顯的斷檔期,小米Ov們的所謂利好,還是源於華爲包括榮耀被斷供,而不是榮耀的出售。“實際上,隨着榮耀的出售,榮耀供應鏈的恢復可能會很快,對小米、Oppo、vivo來說利好的時間會縮短。但榮耀獨立後,如何與華爲做技術和供應鏈方面的剝離,如何磨合新管理運營團隊,如何實現品牌再造,這些依然是考驗。”

  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